毛公词章越千年 杨花轻飏淡九天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8年12月26日

毛泽东诗词凌跨百代,夐绝千古,毛泽东的爱情与悼亡诗也是丽典新声,横绝六合。当我们将其从毛泽东诗词中撷取,以类相从,排比史料,追寻毛泽东心路历程时,我们就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永恒的爱情,不朽的诗篇。

1920年冬,毛泽东与杨开慧结为良缘。两心相悦,绮意绸缪;偶有波折,爱之愈深。翌年,情之所至,笔即相随,毛泽东写下平生第一首情诗(词)——《虞美人》,书赠杨开慧:“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皆灰烬,剩有游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毛泽东与杨开慧的婚恋,是人类史上一曲韵飘清汉的爱情之歌,而毛泽东缠绵悱恻的《虞美人》,正是这首爱情之歌的龙吟虎啸的序曲。

“雄豪亦有流年恨, 况是离魂易黯然。”1923年,或革命工作的需要,或恶劣环境所迫,毛泽东与杨开慧几度别离。毛泽东蓠翰振藻,重铸情词,再赠杨开慧:“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往。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自东坡首创《贺新凉》(后为《贺新郎》),千百年来,填词者代不乏人,时有佳构,而毛泽东的这首《贺新郎》,时而如玉笛横吹,低迴婉转;时而如入金声古调,激越奔放。离仇别恨,情韵遥深;思家系国,神理俱足。诚如评家易孟醇所言,她“既是脉脉情深的恋歌,又是昂扬慷慨的革命宣言。”

1957年2月,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师李淑一女士将怀念亡夫柳直荀烈士的旧作《菩萨蛮》寄给毛泽东,同时恳请毛泽东书写《虞美人》一词(杨开慧曾将该词告诉密友李淑一),作为对杨开慧烈士的纪念。5月11日,毛泽东回信婉拒,另填《游仙》为赠,这就是日后广为人知的《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国老章士钊曾就“骄杨”二字求证毛泽东,毛泽东不无自豪地说:“女子革命而丧其元(头),焉得不骄?!”“骄杨”二字,万斛深情;游仙 一曲,魂灵欢会。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灏瀚流传,家弦户诵,她是中国化的 《英雄交响曲》,是《英雄交响曲》的诗词化。当毛泽东应毛岸青、邵华夫妇之请,书写《蝶恋花•答李淑一》时,毛泽东信笔将“骄杨”写为“杨花”,并说,“称‘杨花’也很贴切。”诚然,在毛泽东心目中,杨开慧是爱情之花,革命之花,永不凋谢,千古流芳。

1961年,毛泽东收到周士钊、李达、乐天宇三位老友合寄的九嶷山碑铭、斑竹等珍品和乐天宇随寄的七古《九嶷山颂》,逸兴泉涌,壮思云飞,挥毫写下了《答周周士钊、李达、乐天宇》一诗(公开发表时为《七律•答友人》。诗中颔联为“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表面上,似乎是毛泽东重彩描绘以涕挥竹、身披红霞的帝子——娥皇、女英二妃,契合乐天宇诗中“长林共护紫霞红”的诗意,乃至九十年代尚有评家如此评注,实际上,却隐寓着毛泽东对杨开慧的怀念之情。1975年,毛泽东与芦荻谈及《七律.答友人》时,推翻异解,直抒胸臆:“‘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就是怀念杨开慧的,杨开慧就是霞姑嘛!可是现在的解释,不符合我的思想。”杨开慧,号霞,字云锦。1919年,正如杨开慧致信毛泽东的信中只有一个字——“润”一样,毛泽东的回信中称呼也是一个字——“霞”。《七律•答友人》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其抒情性、幻想性构成色彩斑斓的华彩乐句,将毛泽东谱写的爱情之歌推向高潮,成为中国旧体诗词爱情和悼亡篇的千古绝唱。

毛泽东诗词以豪宕雄伟著称于世。在人们心目中,毛泽东独有“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迈之情,绝无“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的缠绵之态,而毛泽东的崇高地位也迫使他不愿《虞美人》、《贺新郎》两首情诗(词)流传于世,为时人所病——尽管他曾于1961年书写《虞美人》一词并嘱托卫士张仙朋妥善保存,尽管几十年来他豪兴不减地屡改少作《贺新郎》。古往今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之旧说折挫英雄,曲解雄词,纵使毛泽东也概莫能外。其实,明代学者周铨早在《英雄气短说》中就一反旧俗,旗帜鲜明地指出:“古未有不深于情,能大其英雄之气者。”“有拔山跨海之概,乃亦不能不失儿女之一戚。”“惟儿女情深,乃不为英雄气短。”毛泽东乃一代伟人,当今诗伯,周公锦言,堪以移证。毛泽东百年之后陆续发表的《贺新郎》、《虞美人》声声丽曲,句句清词,使我们更觉毛泽东的亲切,亲切就亲切于“情致之语,别有一副肝胆。”使我们倍感毛泽东的伟大,伟大就伟大于“天下无大存者,必不能大割。有大忘者,其始必有大不忍。”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结合,是理想与浪漫的结合,是革命加爱情的结合。毛泽东的爱情和悼亡诗词,是毛泽东与杨开慧绵延不断的爱情的忠实记录。毛公词章越千年,杨花轻飏上九天。

作者注:1996年3月14日首发于《南海报》(摘要),继发于同年6月22日《人民长江报》(全文)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