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记忆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7年10月19日

《跨世纪的青春》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纪实文学集,它以有别于史学的形式填补了二野军政大学史的空白,更以珍贵的回忆为我们记录了一段不该忘却的历史。这不仅是回忆,更是一种教育、引导。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主流意识如果没有回忆,没有教育,没有引导,就没有了未来,这也是此文学集真正的价值所在。

《跨世纪的青春》的作者现在都是一些当爷爷、奶奶的人,有的已到耄耋之年。可从书名得知,他们对青春却情有独钟。他们用亲身经历和感悟回忆他们的青春,回忆他们的热情,回忆他们用血与火编织的战斗历程。也许,他们的青春是那样的千姿百态、历程是那样的各不相同,但有一段经历却能唤起他们相同的记忆,那就是他们曾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的学生,这本文集也就因他们这一特殊身份撰写的回忆文章而结集出版。

笔者以为,本专集“春华”、“胆剑”、“秋实”三部分基本上囊括了军大的发展史和军大人的成长史,读后让人能够赞叹、欣佩、继而转为沉思。思索军大人的足迹对当下的启示,更思索如何开拓我们共同的未来……

一、军大是解放军的缩影,春华更为玫瑰似火的黎明

在历史长卷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在炮火硝烟,在血雨腥风中诞生、发展、壮大。在近70年的岁月里,它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政治结构,政治走向;而中国南来北往的政治飓风,也一次又一次影响了解放军。在全面埋藏蒋家王朝进军号已经吹响、新中国的曙光即将到来的时候,刘伯承、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延续抗大未竟的事业,将军队一部分力量转入了另一条教育战线,创办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同时还开始了进军大西南、解放全中国的战斗。谈到创办该校的目的时,时任校长刘伯承同志说得好:

“军大是人民解放军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我们把军队里的经验拿到军大研究,再把研究的东西拿到军队中检验和再实践,因此,人民解放军是军大的扩大,而军大是人民解放军的缩影。”

“我以千百倍的热情欢迎大家来到军大。”

众多学员在“春华篇”真实地再现了学校开始创办与组建的过程。这些作品向我们展现了奉命参加改编为二野军大的原中原军政大学的三千多学生在张衍等首长的带领下从许昌出发,在数万人民的热烈欢送下,浩浩荡荡地向南进军的情景;同时还展现了华东大学皖北分校转入二野军大,向武汉挺进的情景;记述了吴伟坤和弟弟、未婚妻三人相继走进了军大,从此他们在政治上获得了解放,思想上受到了革命熏陶,业务上学到了专业技术的过程,吴伟坤由衷地感叹到:二野军大改变了我一家三个人的命运,我永远也忘不了军大的培育之恩的经历;还有作者记叙了来自苏、沪、浙、皖及粤等地众多青年学生踊跃报名参加军校的情景。谈到在军校接受教育,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记叙了听军大校长兼政委和邓小平政委作的报告。刘伯承关于“治水先治校”,“军校应该成为军队的模范,因此,治校必严”等,邓小平《关于过关问题》的政治报告至今还能成为经典。还有学员回忆起建校初期,创办军大校报《实事求是报》时的情景。“实事求是”在延安时被毛主席提出,军大又将它作为校报名,如今它越过半个多世纪,越发显得意义深远、博大精深。在这一部分,还有学员回忆成为军大学员不久,随二野“打到西南去,解放云、贵、川、康”,参加最后解放全中国时的情景。

在以后流动的岁月长河里,由军大一批批学员汇成的洪流为什么如此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只因为她一开始就站在一个令人仰视的高度。军大是解放军的缩影,春华更是为了玫瑰似火的黎明。

二、 军大人是解放军形象的缩影,赤胆忠心更是为了祖国的和平

一翻开“胆剑篇”,扑面而来的就是上甘岭的炮火硝烟,厮杀阵阵,悲壮惨烈。社会主义新中国如晨曦刚刚升起,美帝国主义就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并将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直接威胁着新中国的安全。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军并肩战斗,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侵略者,打破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二野军大不少人也参加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斗争,“胆剑篇”的前半部分篇目记述了他们的战斗经历。他们中间有的人参加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与以身堵枪眼的黄继光,拉响爆破筒与敌同归于尽的突击排长孙占元等英雄并肩战斗。尤其作者对黄继光堵枪眼过程真实描绘,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使读者更对这个伟大生命的壮举肃然起敬。有的学员本人就是英雄的通信兵,他不仅讲述了战时通讯保障的经历,还讲述了他亲眼目睹的美国的立体战争,与中朝人民组成的钢铁运输线。尤其是韩德彩中将讲述他痛击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席尔的经历,生动的描绘让读者如同身临其境。最可珍贵的是,本书彩页刊登了半个世纪后,这一对昔日对手又奇迹般地会面的照片,这时他们已成为一对在一起亲切交谈的朋友。

在“胆剑篇”里,不仅收录了反映军大人在朝鲜战场英雄事迹的作品,同时也收录了反映军大学员们进军大西南后,为了巩固新生政权与国民党的残余势力进行斗争业绩的作品,这些作品也为历史留下了另外一些铮铮铁骨似的钢铁硬汉。他们中间有独胆闯鸿门杨子荣似的英雄王靖,更有与土匪进行殊死搏斗,直至壮烈就义的杜其昌、荣先治等烈士。我们从他们的描述中,不仅看到了土匪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兽行,更看到了军大战士钢铁般的意志、岩石般的精神。

“胆剑篇”里再现这些英雄形象的本身,就是一个个巨大的警示,使国民在充分享受和平阳光的同时,永远不要忘记为这一切的到来而献身的烈士们,包括军大的这些英魂们,他们的英雄主义精神永远在燃烧,散发着永恒的灼人的热力。是抗美援朝和解放全中国的战争,给了军大人有别于校园生活的另一番舞台,它印证了刘伯承元帅在军大学习动员大会讲话中的一句名言:“干革命就是要准备流血牺牲的,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啊!”军大人因在战场上英雄无畏的作为,为军大在中国战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三、 军大人是解放军成长的缩影,秋实带来了满山遍野的丰收景

军大更多人随着新中国进入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从那以后在祖国大地上已听不到山呼海啸的炮火声,看不到军人在战场上厮杀的场面,更多地转入到另一个战场——经济战场。由于中国有一段特殊的政治环境,他们和每个中国人一样都有一条“政治生命”,他们每个人又是政治密切参加者,漩涡裹挟者,有的人上下沉浮,身不由已。但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都与解放军一起成长,向祖国奉出忠诚,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贡献自己的青春年华,聪明和才智,显示出了军大学员另一番作为。秋华终于带来了满山遍野的丰收景,他们终于开始回报军大的培育之恩

在这一章里,我们知道了被刘少奇主席誉为“继仓颉之后中国第二大文人”祁建华身处逆境对创造速成识字法痴心未改;更知道了那首唱了几十年脍炙人口的《唱支山歌给党听》的词作者是一位煤矿工人,叫姚筱舟,他也是军大学员。从20世纪60年代创作这首小诗,到80年代被人知晓,他整整被埋没了20多年,无怨无悔,他说:“这是二野军大给我的终生信念和力量。”

南京军区总医院著名心血管专家、主任医师李露言也曾深情地说过:“如果人生之旅有启蒙之地的话,二野军大正是我人生光荣之旅的起点。”军大学员和共和国一起成长,许多军大学员都像李露言一样在多条战线上显示出自己的价值。无论是酒泉导弹发射基地,还是远程导弹通信联络配套工程,无论是开发北大荒、“向地球开战”,还是当一名收购废旧物资和农副土特产品的“破烂王”,不管是身处要位,还是一介平民,军大人都在不同的岗位上展示着自身的价值。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起点,源自军大给以的品质——那就是在逆境中奋进,在艰辛中自强。许多军大人终于用无悔的青春获得了最饱含敬意的喝彩,他们应是跨世纪的民族之魂,民族的脊梁。

最后,我想谈一下《跨世纪的青春》的写作特点。本书的作品属于回忆录,也应归在纪实文学范畴,真诚、原味、质朴、自然是本书作品的最大特点。

纪实文学是一种“现成品艺术”,它为读者提供的不是由想象力冶炼后的结晶体,而是生活矿床本身裸现的原始矿物。它以天然未凿,纯朴真诚见长,有时甚至使丰富的想象力变得苍白着羸弱,让读者为那些未经漂洗的历史原色而击节。

另外,就是该书的史实性较强。在记叙这段被封尘的历史时,军大的老学员们摊开泛黄的记忆,掀开残破发霉的旧时记录,支撑着羸弱的身躯,戴着老花眼镜,写下了他们记忆深处最可珍贵的一段往事,而且是一段永不褪色的记忆。穷源竟委,只缘于一种对二野军大挥之不去的情结。这一段段往事显示出军大的力量,更显示出做人的强度与力度,这恐怕是对后人最有益处的启示。

责任编辑:王君立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