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散文 正文

烟消云未散

作者:孙又欣 文章来源:人民长江报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6日

父亲离世已近八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往的同事,亦或亲人,常常会追忆一些往事,在这样的温馨怀想氛围里,仿佛他历历在目并未走远。

行走在我居住的水利大院里,经常会与一位拄着拐杖蹒跚锻炼的退休老水利相遇。这位女高工早已越过八十岁的门槛,头发虽白,但大脑清晰,只要看到我,便会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嘘寒问暖。工作期间,她鼓励我干出成绩;退休以后,她叮嘱我多锻炼身体;对我远在美国的子孙,她也是关怀备至,每有进步,便会送上祝福。

这样的特殊关怀,源于一段尘封近七十年的往事。那时她大学刚毕业,分在省水利局农水科工作,我的父亲正是她的首任领导。新中国初建,湖北水利建设如火如荼,一线急需技术指导,她很快背起行囊到了大山深处的工地。在那里,住着芦席草棚、三餐难继,条件艰苦难不倒她,只是夜间呼啸的山风常常会带来野兽的嚎叫,甚至还有狼蹄踹门,加上当地匪患未尽,昼伏夜出袭扰,工地上干活的农民晚上四散回家,留宿的管理者者寥寥,且只有一个女同志,住宿无伴,更使她恐惧,在自保本能的驱使下,只得向父亲至信求助。接信后,父亲在第一时间用手摇电话机联系上了乡政府,经商量同意下班后让她到乡政府住宿。免除后顾之忧,使她能全身心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水利工程建设。父亲这样的安排,是直抵人心的暖流;这样的关怀,让她感恩了大半辈子,直至延续到对他子孙们的关心。

她对我讲,那时省直机构层级简单扁平,科长都是由省长一人一纸签署的任命,够权威,但在我们眼里,你父亲更多的时候就是学长、兄长。这样的肺腑之言,何尝不是超越同事之职的一种别样亲情的流露呢?

与人为善,方能拨云开雾知人善任。一次偶遇耄耋之年的老水利,他也向我谈起对父亲的感激之情。半个多世纪前,初到机关工作,父亲是他的领导。面对新的环境和新的压力,他勤奋学习、拓宽知识。父亲看到了他的求知欲和可塑性,在水利部组织爆破知识培训班时,极力推荐他参培。正是把握了当时这次难得的学习机遇,加上水利专业知识的综合运用,他不仅在机关工作中站住了脚,而且成为全省水利行业爆破方面的顶级专家、人称“爆破大王”,担当起了为大规模水利工程建设开山劈石的先行者重任。

回首往事,他由衷地对我说,如果没有当年你父亲的知人善任,就没有我的人生工作成就。虽是短短一席话,但却出自肺腑,更昭示出了与人为善,真心示人,方能消弭偏见的羁绊,抓得住机遇、用得对人、干得成事的铁则。

以善意化敌意,则是我亲身经历父亲的一段往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一次傍晚回家,只见一位满头白发的太婆一把鼻涕一把泪赖着不走。原来在五十年代的“三反五反”中,组织上抽调父亲临时担任武汉一个街道的工作队长,按照当时的政策,查没了不法资本家的一些财产,这个不速之客就是当年其中一个人的老婆。她虽寡居多年,但从那时起敌意仇恨达数十年,刻骨铭心牢记着了父亲的名字,进大院一打听很快就找到了我家,要求落实政策,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大闹架势。

一段时间,这个太婆天天来,父母亲离休后颐养天年的快乐时光被打碎。母亲劝父亲把这件事交给组织处理,父亲则说,既然当年组织信任我,这件事就要负责到底,绝不给组织添麻烦。在父亲劝说下,母亲想通了。于是两位老共产党员,找来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政策书籍和文件,带着老花镜仔细学习研究领悟,一些更小的字,还需拿放大镜慢慢移动着看清,唯恐漏掉关键词。政策的明晰与积累,父亲有了底气。在不厌其烦地劝说中,父亲始终把握底线,坚持实事求是出证明,但只能依靠属地政府解决。政策的威力、父亲的善意,消磨了太婆的戾气。后来,还是依靠属地的街道政府为她落实了政策,给予了纠偏后的部分补偿。一天,太婆最后一次来到我家,向父母亲和其他家人被她多日扯皮打扰分别鞠躬致歉,特别是对父亲帮助落实政策深表感谢。

父亲为人厚道、与人为善,构筑起了他的人生底色,且终生不渝,这些身体力行的各种事,形成了一种家风。这样的家风,既是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又契合着当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大力倡导的“友善”这一组关键词。或许正因为如此,父亲虽早已化作缕缕青烟,但并未走远,在天国里总是慈祥地看着后辈们。

每逢清明倍思亲。怀想父亲,他仿佛时时刻刻在叮嘱我们,不论身处在国内还是国外,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与人为善的纯正绵长家风不能丢,要代代传续立于世。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