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散文 正文

方寸映万千

作者:孙又欣 文章来源:人民长江报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1日

时令至冬,寒冷渐劲。与阴冷相反,在省水利厅老干活动中心里,因举办老水利摄影作品展,充盈着暖暖春意,让人在唯美画面前流连忘返。

退休了的水利人镜框焦聚,依然离不开爱水的秉性。一帧闲趣的照片,将人们带进紫阳湖公园阳光下的一角:远处,水面波光粼粼、沿湖林带绿意浓浓;中处,高低错落青褐色的太湖石圆润透漏,几位白发老人神态安详依石而坐;近处,高树上挂着几笼画眉,鸟中的歌唱王子震翅引吭高歌。绿树奇石、老者笼鸟、婉转天籁,好一幅老翁颐养孙又欣天年的奇趣画面。然而,托于此景的是一湖清水。

紫阳湖是武汉主城区少有的大湖之一。新中国建立之初,首任市长就号召市民捐款治湖兴园添景,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随着人口增加、经济发展,湖内污水多了起来,一度因成为臭湖而门可罗雀。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特别是随着人水和谐理念的确立,政府逐年加大投入,截污治污还水于清,沿岸植树布景还园于民,紫阳湖得以重获新生,市民也得以再获青睐,好水好湖好景,游园者、休憩者络绎不绝。

治江亦有佳作。汉口的龙王庙夜景,将江堤一角的流光溢彩拍摄到极致,夜色下鳞次栉比高楼上配置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景观灯,与万千人家的生活灯,绽放辉映,不夜天的色彩斑斓之美,撩人心神,也醉人心魄。作者已年过八旬,在堤防部门工作了大半辈子,深知龙王庙之险,更深知安宁祥和来之不易。

为镇险,历史上人们曾祭拜龙王,向图腾祈福平安。然而险段依旧,1998年大水期间,更是险象环生,岌岌可危。大水大治,在大规模堤防建设中,这里的堤段实施了根治性的除险加固,辅以三峡工程的建成运用,防洪能力更是大幅提升,江险变江安,江危变江景。夜色下,江流平缓东去倒映着的高楼彩灯,仿佛在诉说着这里的静好岁月。依江鼎足而立的武汉三镇,依托锻造的水上长城,也底气十足亮出了大江大湖大武汉的靓丽名片。可以说,正是治江事业的发展和进步,使一座九省通衢之重城得以涅槃新生。

微水亦彩,池塘美色关不住。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说走就走的旅行已成为常态,老水利亦不例外,随手拍更是乐此不疲。在小池塘里,清水浮睡莲、绿叶托紫花,满眼望去绿叶片片、繁花点点,池水和莲花依托共生,营造出一派和谐的美景,而最惹眼的当属一株并蒂莲,作者命名为还是两个好,借自然之美,俏皮而又幽默地讴歌了国家实施的二孩政策。照片借景抒情,让人触摸到的是满满的正能量。

宏村早已声名远播,游者如云,美照更是满天飞。在老水利摄影的视角里,有了另辟蹊径的美。照片中,池塘占据着大幅的空间,水中微波轻漾,几只头顶黄冠的白鹅悠闲嬉闹戏水,而池塘的水则清晰地倒影出古村落的奇妙之美,在一池清水中依稀看得见斑驳的白色房壁、黛色的连片盖瓦、高挑的马头墙、接踵而至的八方游客。一方水土一方人,或许正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水的本能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使这口池塘和发育的封闭型微小水系,既可以保证自给自足,又能保持生活的从容淡定,才能不被外界眼花缭乱的建筑巨变所惑。从某种方面来看,正是水的润泽,保住了如原始化石般的这一徽派古村落建筑群,也留给了当下人们的另类审美空间和敬仰之景。

诗言志,照片是无言的诗、彩色的诗。大海上、山林间、湖岸旁、旷野处,一帧帧拍摄朝阳的作品,从不同的空间,展示出太阳喷薄欲出之伟力与为霞尚满天的雄浑壮阔。看着这些带着些许震撼的照片,让人感觉到,这里丝毫没有老人因坠叶而悲秋的落寞与颓唐,更多的是借物抒怀的豪情激烈,那是一种如太阳般炽热,老而弥坚,心态健康老水利的自况。

岁月如歌,女人如花。退下来的一些女水利人,依然保持着对美的追求与向往。无垠的菜花地、满树的红梅下,都留下了她们敢与花色竞比俏的影姿。虽然无情的岁月,已使她们曾经的黑发银霜乍现,青春脸庞爬上皱纹,但依旧服饰亮丽、笑靥如花。工作期间,她们能顶起水利的半边天,在老去的路上依然要留住春色容颜。衰老是不可违逆的自然法则,心智却是把控心态的钥匙,始终保持着这种不服老的健康心态,即使容颜老去,又何愁女人逊于花呢?

一帧影展照片满不盈尺,却犹如流动着的画面,带着它背后的故事,折射出了呼啸着、奔腾着、变幻着的万千大世界,那里充盈着老水利的初心、挚爱与真情。坚守与续航的自拍的照片,既是他们老有所乐、老有所为的匠心佳作,又映照出了水利乃至社会的进步。影展与观众共鸣,便在冬天寒意的人心里生出了暖意。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