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散文 正文

窗与窗外

作者:杨涵璟 文章来源:人民长江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6日

窗外,一个人,一头牛,一张犁,一幅画,挂了几千年——这是父辈的诗,父辈的窗外。

我的窗外是高耸的楼宇,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是东逝的江水,是寂寞的老槐。

窗,让我成长。

幼年很寂寞,父母工作忙,小区里又没有同龄的孩子,父母当然也不放心让我在外面野着玩,所以就把我锁在家里。我那时很乖,没有哭也没有闹,就乖乖地待在家里,坐在靠窗户的电脑前,自己陪自己玩。

长久地坐在窗前,上网、听歌,电脑看久了,也觉得厌倦。就捧本书坐在窗边晒太阳,当然幼小的我拿的书也仅仅是那些画册和带拼音的读本,但我觉得这是种快乐,有时候兴致来了也会取一张白纸,在上面信手涂鸦,画一些连自己都看不懂的“抽象画” 。

更多无聊的时候,我就趴在窗子上看窗外,极目远眺是浩瀚的长江,远远望去,只看得见江上的桅杆。看得久了就把目光移到近处来,窗外有一棵老槐树,葱茏的树叶像一把大伞,树枝里有一些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很是热闹,我就想,鸟儿们一定在玩游戏吧,不然它们为什么那么开心呢?那时我多想变成一只鸟,因为变成一只鸟,就有了同伴,就有了游戏,就可以玩耍。想终归只是想,我根本就长不出翅膀。槐树那边有一条街道,商铺里有进进出出的人。再看过去,就是一排排的楼房,很高很高,一家家的阳台上晾晒着五颜六色的衣裳,有时候,太阳会将那些窗玻璃的光反射过来。我常常想,那些窗户里面,是不是也有像我这样自己陪自己玩的小孩?我恨不能拥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本领,我想我只要有一变就行,让我能飞到那些反光的窗子里看看,有没有能找到的玩伴?

我最喜欢在有阳光的午后,随性歪在一把躺椅上,这时会有一些飞虫喑喑嗡嗡地在窗口飞来飞去,此时慵懒的我与它们仿佛有了通关密语,我似乎听懂了它们的语言,我想像那一定是他们吃完午饭后举家出来散步了,齐享这温暖的午后阳光。有时看到这一幕我也会感到一丝悲伤,我会想做那个不知名的小虫,我羡慕他们能有父母的呵护,兄弟姐妹的陪伴,我想他们一定是快乐的吧。

一天结束,迎来父母回家,晚饭后他们会带着我出去玩耍一会,这时小区里有一些熟识的人与父母打招呼,说起我,他们会微笑着夸我真乖,能那么安静地待在家里。我真想说我一点也不想待在家里,一个人好无趣。可看着他们异口同声地表扬我,我也只好微微笑着闭紧嘴巴随他们戏说。也许她们真的不懂小孩子的感觉吧?难道他们没有童年吗?他们的童年也是像我一样关在笼子里长大的么?他们一点也看不出我的笑容里的那一丝落寞?

黄昏的玩耍是伴着大人的交谈而结束的,他们大多谈的是一些家长里短,生活琐事,这也是一扇窗,这扇窗子里,我了解到了大人们的世界,有温暖、有真情,也有虚伪、有圆滑。或许大人之间的夸赞也仅仅是礼节上的寒暄而已罢,我就这样在孤独中慢慢长大。

窗,与窗外,让我成长,让我在思考中深刻,在寂寞中通灵,在了解中懂得,我渐渐看到了生活的真实面目,我在沉静中学会了思索与自省,慢慢读懂生活。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