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海深—长江水利委员会_长江水利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散文 正文

师恩海深

作者:刘洪宙 文章来源:人民长江报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7日

去年冬天,我意外见到湖南水校89级水工四班毕业的何良辉同学,闲谈中我问他回乡下老家过年帮父母做了点啥?他说:我上面哥哥姐姐几个,啥都不让我动手,但我必须做一件事,就是把堂屋里神台上边那张贴了一年已经掉了色的写有“天地君亲师之位”的红色神主牌,重写一张换上去,供我们一家老小祭拜,这是我的专责,年年如此。

我反问道:“这事你为何如此上心?”他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像刚打开盖的香槟酒,激情喷涌,动容地说:“拜天:感恩苍天,用阳光雨露滋润众生;拜地:感恩大地,以无私的奉献养育人们;拜国君:感恩他们对国家对人民的护佑,确保国泰民安;拜父母:感恩他们给了我生命和深沉的爱;拜师长:感恩他们呕心沥血教我们养品立学,学会做人做事、服务人民、报孝祖国。尤其是我们水校的老师,爱生如子,是他们的恩情润泽了我一家三代,恩重如山,永世不忘!”接着他给我讲了发生在25年前的一个感人肺腑而鲜为人知的故事:

“那是1993年夏末,烈日炎炎,正值应届毕业生分配之时,酷暑难耐,好多人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我属于自费不包分配的这类生源,工作需要自己去找,于是我怀着十分焦虑的心情在长沙到处寻找接收单位,一个星期过去了,四处碰壁,身上的几元钱车费也差不多光了。这时,命运之神将我引进了井湾子的中建五局,我忐忑地敲开了人事处长办公室的门,说明来意之后,处长说:“水工专业的中专生我们也要,但你不能空口说白话,请给我单位介绍信吧。”

我说:“没问题,我回学校去开。”处长指了指墙上的挂钟说:“现在是11点,12点下班前你必须把它拿来,下午我去北京出差,你就不用再来了。”

我心里特别的高兴,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同意接收我,是多么的难得!但是,他只给了我一个小时啊!一个小时从井湾子回学校开介绍信,来回40多公里,这在当年的情况下,无专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急中生智,我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拨通了学校办公室唯一的电话,找到了学生科的周时梁老师,她知道情况后,只说了一句话:“你等着,我一定设法给你送到。”但我心里明白,周老师和学校都没有车,靠挤公交车赶过来几乎是无望了!我在人事处门前急得团团转,一个小时转瞬即逝,五局的下班广播已经响起,处长起身锁上了办公桌的抽屉。我眼巴巴地盯着一辆辆开过的汽车,心像要从胸口崩出似的,泪也不知什么时候已挂在眼角,正在我极度恐慌几乎绝望的时候,一眼望见挤下公共汽车奔跑而来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周老师,我迎上去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信封,几步追上人事处长递上来介绍信,他终于在上面签上“同意接收”这关乎我一生命运的四个字。

这时,我情不自禁地紧紧抓住老师的手,满腔的感激之情不知如何表达,声音梗在嗓子里,挤出“谢谢了,辛苦您了……”老师笑着对我说:“好了,好了,我们一起回学校吧。”

到学校已经是下午1点多,我们早已肌肠辘辘,学校食堂早已经关了门,周老师说:“学校的饭你吃不上了,就去我家对付一下吧。”于是我跟着去了她家,推进门去,我傻了眼,家里宾朋满座,餐桌上满满一桌佳肴,三岁的女儿扑入她的怀抱,哭着说:“妈妈,你去哪里了……”婆婆和丈夫略带嗔怪地说:“你到哪儿去也不吭个气,今天是你的生日,都在等着你吃生日饭啊!……”

晚上,我失眠了,白天的一幕幕不停地在脑海翻腾,庆幸!庆幸!!我真的有福气啊!从那时起,心里的这块神主牌便牢牢地钉在了我的心里。每当逢年过节或喜庆的日子,便要更换新牌,让它永远在我心中亮堂堂、红彤彤的。”

讲到这里,何良辉坐了下来,一字一句的接着说;“如今我在五局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也算得上是‘五子登科’的人了,是周老师帮我彻底改变了命运,我幸福得很、满足得很!师恩深似海啊!”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