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其他 正文

此间的少年

作者:文章作者:王悦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10日

成长是一条漫漫长河,每个人都在其中浮沉,也许快乐,也许沮丧,但日子永远匆匆向前,在你还来不及遮挽的时候就带着你呼啸着冲向下一个转弯,每天都在结束,也同时在发生。

最近,科室来了四位前来实习的北大学弟学妹,看着那一张张稚气却又意气风发的脸,我开始怀念自己的学生时代,想起也是大学时代看过的一本书《此间的少年》,书中使用的人名无一例外出自金庸先生的十五部武侠小说,我也曾不止一次想过我身边的人是否像江湖的某人。记忆中也有那样洁白的棉布格子衬衣,利落飞扬的短发,无论多么疲惫却依旧燃满自信与期望的眼眸,那一颗憧憬并渴望改变世界的心。那时候还有很多事情,我想我一生再也不会经历。但就是这种不完美的日子却有人怀念,正是同样的怀念在驱使我记录那时的往事,用这些点滴为已经失去的时间画一幅素描。

那时的欢乐与幸福都来的那么简单,一次实验的成功,一段paper的顺利解读,一封研究合作者的回信都能让人雀跃不已;导师赞许的目光,每周组会上自信满满的汇报,实验记录本上密密麻麻的protocal,都是那么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世界一点点在我年轻的手中改变;校门前那一株株高大的梧桐,无论心情怎样每天路过总是会抬头看看,然后淡淡微笑。

那时的天空似乎永远是那么蓝,即使有流泪与悲伤,还是那么不顾一切地想念那时的时光。抑制不住内心涨涌着的思念,于是周末我回到校园,初春的空气中还有些料峭的寒意,一洗的蓝天下站着小小的我,抬头仰望天光,阳光灿烂的有些不真实,略显萧索的梧桐叶尖、斑驳的水泥地上都跳跃着一束束光尘的精灵。汉口路的大门依旧巍然伫立,无数次路过却从未认真审视的校训,此时我却用目光描摹地温柔缱绻,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是多么思念这里,这个我挣扎与奋斗的地方。

现在的我变得有些喜欢回忆过去,记忆中似乎总有些画面能随着时光的流逝显得愈加清晰。校门到蒙楼的一段小路植满郁郁苍苍的桂树与松柏,无数个雨天,撑着雨伞梳理着思绪走过这里,一路上如镜的积水浅坑,虽然绕开却也总忍不住伸头看看水里倒影着的自己,湿漉漉的空气中蕴着植物的清香,清冽而不妖,很像我喜欢的女子,不宽的道旁总有赏花的人,或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或笑声如铃的姑娘,一季又一季地变换着。等到冬雪降临,路面变得湿滑,学校也很体贴地把光滑的地砖磨出了纵横的沟壑,那时的我总是喜欢偷偷握一把雪带到实验室,一路滴滴答答却又是满怀欢悦的塞给实验室的同学,邀约着那场永不会实施的打雪仗。等到春暖花开,夏鸣蝉噪,晚归的我便能与各种小动物离奇的相遇,有着黄黑毛皮的狡黠小兽在路灯下幽幽地凝视着,下一瞬便转头钻进树丛;叫声吵闹的灰背喜鹊总是不断冲着淡定路过的流浪猫咪聒噪;胖头胖闹的麻雀总是低头捡拾着什么,人群靠近也不愿离去,等到你伸手抓取,才不慌不忙地展翅而起,化为近处树上的一个个啾啾的句点。

生命中更多的时候并不是快乐,很多时候突然疼了,疼的失去呼吸和继续的勇气,变得像个孩子,渴望回到母亲的怀抱寻求最初生的庇佑,只是一切早已回不去了,曾经那个充满花香的怀抱早已容不下长大的我们,而我们自己也将成为别人的庇护所,生命要求我们学会自己坚强。于是这时,我喜欢去北大楼广场,那边是整个学校风景最美的地方,有着最鲜嫩的草坪和最慷慨的日光。找一块阴蔽的草地坐下,看来往的人们,或许匆忙或者快乐的脸庞,远处有灰墙红瓦的小礼堂,一扇扇雕花镂空的红门是关闭着的。爬满爬山虎的北大楼永远顶着红星,端庄地立着。翻两页自己喜欢的书,或随便抹两笔涂鸦,暂时逃离这个世界,或者干脆什么都不想,在温暖的日光下假寐,任日光一寸寸爬上身体,熨帖每一寸皮肤,直至有些火辣辣的痛楚,才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叶,收拾书本去完成必须面对的一切。

那时的时光都已匆匆远去,一如匆匆的少年。想起学生时代的自己,的确是轻狂和稚嫩的,所以失去了一些东西,结果总是不容易弥补。然而,所有的痛苦与跌跌撞撞,快乐与精彩绝伦最终必将化为闪着耀白星光的回忆,化为内心中那平和的微笑,我一点都不怀疑,一如我不怀疑太阳明日依旧升起。

此时此刻,此心此景,透过北大学弟学妹忙碌的身影,我依稀又看到了那个年少的曾经的自己。

记得大学接近毕业的入秋之夜,趴在窗前和同学无声静看一场流星陨落,校园静谧无语。

不知道那时可有晚归的同学也在抬头凝视同样的夜空。

谨以此文,怀念那些永远活在此间的少年。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