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其他 正文

夏日青海行

作者:文章作者:张家发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9日
  青海省引大济湟工程是该省一项大型调水工程,由石头峡水利枢纽、调水总干渠(输水隧洞)、黑泉水库、湟水北干渠、湟水南岸提灌工程组成。
  正在建设的石头峡水利枢纽位于黄河一级支流湟水河的支流大通河。已建成的黑泉水库位于湟水河支流北川河上游的宝库河上。20多公里长的输水隧洞串联起这两个水库,将7.5亿立方米大通河水调入宝库河,所以引大济湟工程是黄河上一级支流湟水河流域内的调水工程。
  石头峡水利枢纽大坝位于青海省东北部的门源县苏吉滩乡,为面板堆石坝,最大坝高114.5m,坝顶长度424米,坝顶宽10米。工程实施过程中发现料场的砂砾石料特性与勘察资料有一定出入,为此业主委托长江科学院开展了填料特性试验和掺配方案研究。
  2012底开展现场考察和项目策划,2013年春、夏开展紧锣密鼓的试验研究工作,并两次对中间成果进行会议讨论,并增加了试验研究内容,成果已经为工程施工提供了依据,为控制工程工期提供了保障。
  2013年7月底,青海方面来电要求我们再去现场,就工程实施中的新情况进行讨论咨询。于是,7月31日飞赴西宁,在去年11月的冬日青海行后,与5位同事一起开始了这次夏日青海行。

(一)工地之行
  盛夏的7月,武汉最近一直是高温。青海属于大西北,最高温度约相当于武汉的最低温度。最关键的是,武汉的日间温差不到10度,而青海的日间温差可以达到20度。
  7月31日下午约4点1刻飞抵西宁,机场上天气晴好,阳光强烈。而走出候机楼时,恰好一片云彩遮住了太阳,凉风袭来,宛若是武汉的春天。
  与青海朋友接上头后,分乘两部越野车直奔门源县苏吉滩乡,行程190公里,约7点半抵达石头峡水电站工地。路过近3800米海拔的收费站时,又感受到了高原反应,隐约有些心慌。山岭下的油菜花景观又一次只能凭想象。据说6月份是那里油菜花盛开的时候,门源号称10万亩油菜花也是西宁附近的旅游景观之一。
  沿途有零星下雨,甚至是太阳雨。伸手探向车外,感到雨滴沁凉。到达工程营地时,突显两道彩虹,其中一道颇为壮观,仿佛是迎接远方客人的拱门。
  营地远近有了绿色植被,与去年冬天相比,不仅有蓝天,更有青山,景色更美了。
  营地的住房内,自来水刺骨的冰凉,床上厚厚的棉被,与武汉的酷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8月2日首先勘察工程现场,大坝填筑施工进展顺利。筑坝料场又有调整,新增了0#号料场。一一查看0#、I#、II#料场以及混凝土骨料场。大坝分区也有调整,增加了爆破碎石料过渡区,大坝填筑工程量已经完成过半。围堰工程固若金汤。
  接着的技术讨论会上,业主表达了适当调整配料要求的愿望。在充分讨论有利和不利条件后,会议形成了在我们的研究结论范围内优化配料方案的意见,会议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午饭后即告别工地,驱车途径西宁市内,前往探望夏季的青海湖。青海湖离西宁市约160公里。在日月山、倒淌河,都没有停留,为的是赶上青海湖的日落一夕阳美景。
  约6点钟,就可以远远地望见青海湖了,同行的D君也同意,那青海湖似乎是立在远处。湖东南角,还有一片片的油菜花,惹得许多车辆在那里停留,甚至有婚纱摄影团队在忙碌,虽看不清新娘的模样,但那洁白的婚纱在蓝天、绿水和黄花的印衬下,甚是惹眼。

(二)青海湖晚霞
  行前通过网络预订酒店,发现西宁和青海湖的酒店都比较紧俏,有的还需要信用卡担保,充分说明了当地正值旅游旺季。按照网络和酒店提供的信息,寻找酒店时很费了番周折。
  从酒店房间窗户可以看到青海湖,且正对着日出的方向,但是看日落的角度不好。不清楚究竟是几点开始日落。晚餐一催再催后,菜都没有开始下锅,于是决定先去湖边。
  与上次一样,去湖边的路上有藏胞收费,每人5元。咱说上次从湖边返回时又有人要收钱。藏胞闻言,一再承诺不会来人重复收费。
  约8:15,也就是刚刚到湖边不久,日落过程就开始了。湖面辽阔,四周贴近湖面的天际散布着不规则的灰黑色云朵。西沉的红日放出霞光,将近处的云朵染得通红。落日与低矮山脊和湖面越来越贴近,水面上印出一道红光,就好像是太阳要与远方来客友好地握手示意。霞光中劲飞而过的水鸟似乎在炫耀这里的景色有多美,甚至偶尔得意地盘旋起来,惹得众人  惊呼,相机快门更加频繁地卡卡作响。西边的云朵不断地变换着色彩,直至落日沉下去约一半,收起了那只友好示意的“手”;天边云彩逐渐暗淡,湖面渐渐抹成单一的墨绿色;远处鱼鳞一般的细碎波纹,惹人想伸手去探摸那种粗糙的质感。
  湖边的游人骤然减少了,大概都是与我们一样没有来得及吃晚饭,急于去填肚子了。咱从口袋里掏出一袋饼干,高呼十元钱一块,却被D君抢去,并高喊一百元一块。物价要是这么涨,那可就真要命了。大概是都饿得不行了,那袋饼干再也没有回到我手里。
  意犹未尽地往回走。风越来越凉,也越来越大,尽管我们都穿了外套,还是冻得直缩脖子,尤其感觉到手中相机的冰冷。青海湖之夏与武汉的酷暑差别太大了!
  落日和晚霞的美,使我们对第二天的日出更加期待。天气之凉爽,也提醒我们第二天早上一定得全副武装。

(三)青海湖日出
  8月2日早晨5点,闹钟响了。抬头望望窗外,虽不是漆黑,但也不像是行将日出。于是又赖了一会床。但是猛然想起,那是月光吧?咱没有赏月呢!不禁为厚此薄彼而深感惭愧。速速起床,简单洗漱,穿上所有的御寒衣服,似乎瞥见窗玻璃上印照的弯月,但顾不上仔细端详,拿起相机,直奔湖边而去。
  路上果然望见皓月当空。农历六月廿六,下玄月,月在东空,晨星稀朗。路上空无一人,藏胞也没起早收费。遥见湖边有一越野车灯光闪烁,很快驶离,莫非当我是赶来收费的藏胞?
  快步来到湖边,六点不到,已然晨曦淡显。支起三脚架,单反机、卡片机、手机,明月和晨曦尽收。惊见有镜头对我,原来是D君已尾随而来。
  一道篱笆挡在日出方向,翻将过去,喜见岩质岸滩,地更开阔,视觉更妙。俺和D君相互拍照,不断地找寻拍摄日出的更好机位和角度,也有两个姑娘不知何时来到我们附近不断摆拍。
  不一会儿,收费的藏胞来了,开价每人一百。咱边拍照边问,昨天不是5元吗?答曰篱笆那边是五元,这边要一百。看咱在继续忙碌,他又去跟D君和那俩姑娘交涉。
  待藏胞又来烦我时,咱发现自己已然孤立,刚刚还在附近的那几位已经乖乖地翻回篱笆那边去,加入到了一大群游客之中。藏胞提醒,就剩你一人,他们都走了。咱不甘心放弃这绝佳的阵地,一番讨价还价,二十元成交。于是,咱独占了那一大片岩质岸滩。疑惑地望向篱笆那边的人群,看见有人呼喊,有人挥手,咱不明就里。突然接到来自篱笆那边的电话,说是俺占据了他们观赏日出的角度,他们拍的所有照片都有俺的剪影。咱恍然大悟,赶紧知趣地避开。待后来翻回篱笆那边后,问他们即使受到咱的干扰,也干嘛不肯去与我分享那一大片阵地。W君指向篱笆上的告示,大意是:翻越篱笆者罚款500元。面对为什么独独给俺特权的责问,那位藏胞对众人的解释是:他给的钱多!W君说当时一直担心俺是否带足了500元。就这样,无意中咱被众人当作了一回款爷。
  约6点半,东方显出“鱼肚白”,印亮了湖面,早起的鸟儿在飞翔。少顷,红日跃上山脊,霞光形成了晕圈。被染红的是晨雾,而云朵却固执地坚守着灰黑色,很酷!印在湖面的那道霞光又像是热情伸过来友好示意的手。湖面波浪比昨天傍晚略大,在朝霞印照下,湖面波光粼粼,金光闪闪。
  当朝日已经脱离山脊而跃入空中时,阳光已经很强烈,大概是觉得凭相机再难以驾驭,游客们很快散去。除了东边,天已蔚蓝,湖面墨绿。
  咱们也恋恋不舍地往回走,却一步一回头。突见一大片黑色云彩挡住朝阳,很是霸道!仿佛是一只身披霞光的巨鹰在展翅翱翔。
  当朝阳越过那巨鹰一般的云朵,又见云头霞光四射,那巨鹰已经宛若金鹰、神鹰!

(四)沙漠与草原之行
  8月2日离别青海湖那家酒店后,沿着青海湖南岸的109国道向东,再转向环湖东路往北,完全是重复咱去年走过的那条路,直至海晏县城。只不过这次时间充分,可以让几位不曾到过沙漠的同事多些体验。
  在汽车由西向东行进中,再次眺望头一天来时所见的湖光山色、绿草黄花。折向北不久,公路两边都是沙漠,向西还能望见青海湖。多年来环境恶化,沙进人退,青海湖在萎缩。为了防沙治沙,路两旁的沙漠都已经用铁丝网圈起来,不让人随意进入。对游客开放的沙漠,需由政府指定和限制。
  车行不多久,打头的张师傅停车了。咱们在车上打量,路右侧停了些车,左侧有不少人,两侧都是沙丘。下车一看,右侧有藏胞立的广告牌,写明每人交十元钱,可以进入公路左右两侧的沙漠,不限时滑沙、荡秋千等。右侧沙漠少有人去,可以去感受那种圆润的曲线美,那种吹弹击破的肤质感受,以及人迹罕至的那份荒凉和无助。左侧离青海湖更近,从沙漠远眺青海湖,可以感受到全方位的强烈反差,身处沙漠却望水而生的那种希望和安全感。
  左侧沙丘上不断有大人小孩从坡顶一滑而下,甚是欢快。几个年轻同事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顾不得讨论取舍就已经跃跃欲试。那就不用多说了,众人跨过公路,捡起那滑板一看,就是一块简陋的蓝色塑料板,类似于常见板式房所用的房顶材料。好动的几位完全忘记了3000多米高的海拔,拿起滑板就往坡顶上冲。咱高声提醒:不要跑,防止高原反应!也许是太兴奋,也许是沙漠风使然,咱的提醒无效,他们已经很快冲到坡顶。
  坡顶上的人在左右查看别人的玩法:滑板的方向,启动时的方式和坐姿,行进中的姿态调整,等等。留在坡脚的人则端着相机,跟随坡上的在变换位置和角度,猫着腰等着抓拍。几乎每个第一趟滑下来的都有些笨拙,有滞涩而滑不动的,有滑得太快而追尾的,有中途打转侧着、甚至倒着下来的,好在都很安全。众人兴致不减,拿起滑板又攀上坡顶,一个个都在第二趟显出了进步。有人捡起滑板,督促起俺来,逼着老夫聊发少年狂。第一趟就追尾,撞翻两个小女孩,不过人家没有嗔怪,都挺乐呵。第二趟则直冲坡脚,成为老手也挺快的啊!
  咱提醒大家,一定要往沙漠深处走走,去眺望青海湖,去感受真实的沙漠。咱们四个人向沙漠中的一个个沙丘前行,另两位大概是刚才冲顶太猛,留原地在观赏我们的背影吧。
  这里的沙丘形状比较浑圆,没有明显的方向性,说明这里的风向多变。大家都想找到制高点眺望青海湖,于是翻越了一条条沙丘脊。边行进,边交谈,包括以往的沙漠经历,沙漠现场的入渗实验。咱也给大家回忆起曾经在雨后内蒙古乌海市金沙湾观察到的沙漠湿润峰。不知道那几位有没有如我初次到达沙漠时由沙进人退而生的那种压迫感,那种荒凉和孤独感;有没有我第一次在这青海湖边沙漠里的强烈对比感。
  返回途中,好动者又补了几回沙滑,玩了几把大转盘式的秋千,才依依不舍地乘车继续北行。
  快到海晏县城时,两位师傅又停下车来。下车一打量,左侧是环青海湖自行车旅游综合服务基地,难怪沿途不断地遇到了装备齐全的自行车骑行队伍,那车、盔、鞋、杉、裤,色彩绚烂,几人成群,快速驶过,构成一道道靓丽的风景。上坡路段,一些身材娇小的女孩子下车推行,显不出飒爽英姿,却赢得了咱的尊敬,暗暗地为她们加油。
  跟上次一样,Y军是个好向导。告诉我们右侧就是金银滩草原。那是王洛宾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取材之处。据称这是一片达1100平方公里的大草原,是典型的牧区,藏族同胞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块热土地上,有30多万只牛羊在这里生息。又说每年的7、8、9三个月是金银滩的黄金季节,鲜花盛开,百鸟飞翔,尤其是百灵鸟儿的歌声,动听迷人。去年冬天到此,曾经感慨:可惜花儿已谢,草儿已枯黄,美景只有凭想象。这次本来满怀希望去一睹美景,奇怪的是花儿不见,鸟儿不鸣,只见草青青,远处牛羊一群。
  遗憾地收起相机,跟同事们一起品尝起当地的西瓜。烈日下的瓜滩,没有任何冷藏设备,可瓜瓤沁凉,有如咱们武汉从冰箱里取出来的一样,只是那瓜不如想象的甜美。回到武汉后才明白,咱最近一直吃的是宁夏西瓜,享受了物流业发达带来的好处,不能怨那金银滩边摊主的货不好。
  驱车进了海宴县城,目的是参观原子城纪念馆。这海宴县城是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在这里成功研制出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故称为“原子城”。 2005年原子城被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7年原子城纪念馆正式开工建设。馆内大量的历史照片、仪器设备实物,展示了我国原子弹、氢弹研发的艰辛过程。
  我们到达时恰逢正午,当天预报的最高气温达30度,是西宁今夏以来的最高温。虽然与武汉相比,气温远不算高,但是阳光很强烈,烈日下已经有盛夏的感觉,不过只要避开直射的阳光,马上就感觉到阴凉,这与武汉的盛夏相比差别太大了。纪念馆外停着各色车辆,进出的人群涌动着,还有身着校服的中学生,足见这座原子城,以及从事核武器研发的老一辈在国人心中的地位。
  由于去年刚刚参观过,俺担起了找地儿充饥的任务,让大家放心地去认真参观学习,保证结束参观后就可以吃上午餐。约一个多小时的参观后,吃过简单的午餐,咱们就打道回了西宁。
  这一天的行程,对于我来说是重走一遍,重在有了与同事们分享体验的经历。

(五)七彩峰丛与黄河
  8月3日上午,咱们再次从西宁启程,往西南前往贵德县,主要目的是参观贵德国家地质公园,并拜谒黄河。
  途经塔尔寺,几位不曾到过西宁的同事都进寺内去凑了热闹。汽车抵近之前就发现寺外停留的汽车排成了几公里的队伍。从寺内转一圈出来的同事说,寺内人挤人,容不得停留,可见这个季节确实是青海旅游的旺季,与咱去年冬天看到的状况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难怪这季节西宁的酒店很俏,价格明显比武汉贵,很多酒店客满,网上预订甚至需要信用卡担保。
  咱们当中没有一个佛教徒,对于塔尔寺的兴趣不大。参观的几位一出来,青海的Y君在得知他们没有去看酥油花之后,大叹:你们白去塔尔寺了!其实咱也不记得去年是否看过酥油花,甚是汗颜。查询得知,酥油花是藏族独有的雕塑艺术,用洁白细腻的酥油为原料,调入各种矿物质颜料制成,造型精妙,丽彩柔嫩,花色品种层出不穷,充满吉祥喜庆的视效。藏族同胞常以酥油花供养诸佛菩萨和护法者。
  出了塔尔寺后继续前行。沿着S101省道前行至拉鸡山时,两位师傅特意没有走已经试通车的拉鸡山隧道,而是继续走S101省道,为的是让咱们领略拉鸡山风光。
  拉鸡山又名拉脊山,是贵德县与湟中县的界山,最高峰海拔4524米。公路需要经过海拔3800余米的拉鸡山山口。拉鸡山北坡险峻,山岩多有裸露,除夏季外,山坡常常白雪覆盖。南坡平缓,宜牧草生长,是海南地区著名的高山牧场。说是每年夏季,山坡上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牛羊成群,牧歌声声,配以空阔的蓝天、悠悠的白云,是闹市人向往的佳境。
  汽车多次停留,让我们从不同的海拔、不同的角度感受到了高山草原的辽阔和气魄。只是拉鸡山草儿覆盖得并不厚实,也不像咱们南方那样葱绿,从风蚀地貌和海拔判断,那里的生态环境应该算是脆弱的。好在牛羊群并不多,村庄很少,植被和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尚未受到挑战。
  驱车继续南行约20公里,就可看见公路两侧的丹霞地貌。其中一片七彩峰丛地貌景区已经建成国家地质公园,公园内乘电瓶车可以看到更多景观,而且有两个展览馆。如果不曾参观过地质博物馆,那就应该进馆看看。不过说实话,对自然地质现象和大自然的瑰宝有兴趣的人,更应该去参观地质大学的博物馆,那里有丰富的藏品,多数是来自校友和许多地质机构的赠品,对于自然现象的阐释更加专业到位。
  景区的地层主要是白垩纪至第三纪的陆相沉积物。所有文字介绍都称岩性主要为红色砂砾岩,但实际上应该是砂砾岩、砂岩、泥砂岩互层,在地壳运动中抬升并被侵蚀切割,形成了丹霞地貌。当地的气候条件与南方不同,冻融和风蚀作用对于岩层的风化和丹霞地貌的渐进性改造意义较为显著,雨水的淋蚀和冲刷作用虽不是常态,但可能会对形貌造成突然性的变化。从这个角度讲,该景区的丹霞地貌是不稳定和动态的,若干年后再去,没准就会看出变化。
  这片丹霞地貌看起来很美,可实际上就像是地球母亲的伤口,就那样袒露着让地球村民观瞻,想来有些残忍。公园方面应该换一种思维方式,从反面角度告诉游客这样一个水土流失、环境灾难的实例,通过影像与监测数据展示水土流失的原因、机理、演进过程,以及水土保持科学理论与方法,使受众在欣赏丹霞地貌的同时,更深刻地领悟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与科学理念。
  站在壁立且裸露的岩层之下,同事们在讨论地层和各种微地貌的成因;咱介绍了针对这样的陆相地层,地质勘探工作可能出现的疏漏,选其作为防渗依托层应该注意的问题,分析了一些堤防工程全封闭防渗墙未能达到理想渗流控制效果的原因。
  大西北的夏天,晴日正午的阳光异常强烈,再加上园区内均用浅色石材铺路,其反射光的能力很强。当时在园区内行走,就已经觉得两眼难以正常地睁开,要是想照张纪念像,那是非得要借助于墨镜不可。联想到国内许多城市和景区的过度讲究,热衷于锦上添花,占用了大量的资源,花费了很高的成本,却未必有好的效果,甚至可能贻笑大方。
  出了公园继续南行,很快就到了黄河岸边。对岸的贵德县城是众多游客目的地,而咱们作为水利人,就是为拜谒黄河而来。咱们曾经在多个河段拜谒黄河,这条多泥沙河流,黄色是其主色调。然而,在贵德则不然,“天下黄河贵德清”,所以在贵德河段黄河也许该称为清河了。
  贵德县城的上游干流有龙羊峡、拉西瓦、尼那水电站,下游有李家峡、苏只、刘家峡等水电站。求问当地水利人关于黄河在贵德变清的原因,回答是植被的作用。而目前在网络上查询的结果多数是用上游水电站的作用来解释。无论从哪个角度,作为水利人都更愿意相信前者是主因。
  也许是前一阵的降雨,以及尚处于汛期的缘故,上游水电站加大了下泄流量,使得当天的河水微浑,水流较急。

满河清水向东流,
莫把黄河当长江。
深情拜谒贵德段,
治黄事业可效仿。

  拜别黄河,咱们的这次夏日青海行就算圆满结束了。水电站工地、湖泊、沙漠、原子城、地质公园、黄河,都与自然环境和水利有关。这次夏日青海行,咱权当是向导,希望几位同事的收获是多方面的。


长江科学院:张家发

 

责任编辑:张曼舒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