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其他 正文

“五0后”的情怀

作者:文章作者:王碧光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9年10月30日

群口词

时间:二OO九年国庆

地点:武汉市汉口九万方

人物:甲、乙、丙、丁

群(甲、乙、丙、丁)

群:我们都是“五O后”,

嘿,新中国的第一代!

我们幸福我们豪迈,

我们赶上了好时代。

华夏龙腾是我们的姓,

我们的名字都叫建华,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

一路走来一路风采。

甲:我家在金沙江畔的苗家寨,

乙:我家在洪湖岸边的莲花街,

丙:我的家呀,到了岳阳楼向东拐,

丁:我的家在地球人都知道的地方

——东方都市大上海。

甲:我们都系过红领巾,

乙:我们都唱过红色歌,

丙:我们都听过红色故事,

丁:董存瑞、黄继光、小兵张嘎、小英雄雨来,我们个个都崇拜。

群:那时的天空蓝湛湛,

祖国的花朵处处盛开,

党的阳光雨露滋润着我们,

我们和祖国共向未来。

甲:我们的爷爷奶奶常常说:

乙:吃水不忘挖井人,

幸福不忘毛主席,

人民江山来之不易,

千万个先烈生命换来。

甲:我们的爸爸妈妈常常说:

丙:听话要听党的话,

戴花要把大红花戴,

做人要以德为邻与人为善,

做事讲原则要有大气概。

甲:我们的老师常常说:

丁:革命事业需要接班人,

建设祖国需要人才,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学好本领创造未来。

甲:我曾想当一名科学家,

要把祖国建设强大,

卫星上天航母下海,

敢教豺狼虎豹不敢再来。

乙:我曾想当一名文学家,

赞美新生活是我最爱,

思想有多远我就走多远,

耕耘不断笔杆子不歪。

丙:我曾想当外科“一把刀”,

用武之地在手术台,

救死扶伤剐除坏组织,

关爱生命健康常在。

丁:我曾想当一名建筑师,

科学规划蓝图胸中揣,

把家园建设得象天堂,

看我锦绣中华放异彩。

群:我们都是“五O后”,

嘿,新中国的第一代!

祖国前进道路有曲折,

我们成长过程不平坦。

甲:上山下乡那段往事,

乙:记忆犹新仿佛在眼前,

丙:朗朗读书声顿失去,

丁:学子们浩浩荡荡告别校园。

甲:辗转来到广阔天地间,

乙:我们什么都得学什么都得干,

丙:动员会上壮语豪言:

丁:立志要当新型庄稼汉。

甲:小小油灯送走寂寥的夜晚,

乙:六畜交响曲抚慰背疼腰酸;

丙:村姑娘们的笑声沁人心田,

丁:我们用青春托起压弯的扁担。

群:我们把汗水和泪水洒向大地孕育希望,

我们在一把把老茧结茧的酸痛中收获磨炼,

我们在风里雨里写人生,

我们踏着春夏秋冬向前向前!

风霜包装了知青特色的脸,

体验和感悟打造了世界观,

我们是史上最牛的“老三届”!

“老三届”是新中国的一道风景线!

甲:后来我应征入了伍,

革命熔炉再把我炼,

有了知青的底子苦累踩脚下,

干着干着就被提了干。

心系金沙江我爱水,

转业正好来到长科院。

乙:后来招工我当了钳工,

工作之余把书本翻一翻,

恢复高考赐良机,

做梦没想到考上武汉水院。

我从洪湖到东湖,

别了农田又学“农田”,

我这一生离不开农和水,

毕业时二话没说分来长科院。

丙:我当知青时入了党,

上大学那是被推荐。

看惯了岳阳楼我向往黄鹤楼,

毕业时要我留校实在不情愿,

哭了几次鼻子才分来长科院,

班主任在欢送会上还提了意见。

丁:我后来弯了几道弯,

曲线来到长科院。

甲乙丙:你墨水喝多了故弄悬念,快快说出来听听看。

丁:招工后先到工厂当门卫,

从门卫考上华中工学院,

毕业后又回厂当技术员,

边干技术员边考研。

研究生毕业时有点麻烦,

父母要我回上海在他们身边,

可我的心飞向了大三峡,

毅然选择了长科院。

群:我们都是“五O后”,

嘿,新中国的第一代!

长江把我们心相连,

来到长科院是我们的缘。

甲:我们在长科院的故事多,

乙:七天七夜也说不完,

丙:今天一人只讲一段,

丁:要想续听咱们在茶馆里见。

甲:我这人成家有点晚,

是单位里知名的大龄青年,

谈了几个没谈成,

七晃八晃成了老大难。

乙丙丁:怕是你七挑八挑挑花了眼!

甲:那年春天三月三,

我的垂直领导叫我到他家玩,

一进门见到个女青年,

她打扮入时名叫艳艳,

她胖得还苗条长的是桃红脸。

见面后都回话说有好感,

可以约会再谈一谈。

乙丙丁:爱情鸟飞来了不要再挑拣!

甲:不巧约会那天我临时出了差,

在葛洲坝工地一呆30天,

工作我认真踏实干,

就是一日三秋饭量有点减。

乙丙丁:那是正常反应爱的思念!

甲:好不容易盼到回武汉,

她却在电话里怒气冲天,

她说长期出差这恋爱怎么谈!?

她说将来夫妻生活怎么过!?

她说将来有了孩子怎么办!?

我的头是大的还没有开口,

她电话一挂就没再谈。

乙丙丁:爱情鸟又飞走了有点烦!

甲:不久后一个星期天,

我和几个同事逛商店,

我们刚走到收银台前,

忽见一小偷靠近一女青年,

那女青年竟然是跟我拜拜的艳艳!

说时迟呀那时快,

等小偷把钱包扒窃到手,

我一箭步上前逮了个现,

鼓鼓的钱包回归艳艳,

她顿时说不出话脸红一遍。

乙丙丁:“老三届”救美人这回有好戏看!

甲:世界上就有这么巧的事,

天赐良缘让我闹表现。

星期一上班有电话,

艳艳说晚上要见一见。

自从那天晚上后,

我和她相伴至今没再换。

乙:记得我新婚的第二天,

正要陪知心爱人旅游西安。

一大早室主任打来电话,

说是泥沙成果已通过专家审查,

但要补充资料后才能呈报“三建办”。

他说抓紧了还要再抓紧,

时间只有七、八天。

甲丙丁:好办好办很好办,武汉的新娘就地游武汉!

乙:我是项目的主要参加者,

任务一来似泰山。

我俩对视片刻呼吸能听见,

我们无言胜有言。

忽然她拿起火车票就要奔出门,

可把我急得直冒冷汗!

甲丙丁:新娘子要耍单边了!

乙:我正要上前向她解释,

她一转身贴我耳朵说“退票”!

我在心中惊呼“我的天”!

一时间仿佛见到两个太阳转!

我飞她一个深深的吻,

拿起行李跑去做补充试验。

虽然蜜月刚开始又要分居,

但我的心里比蜜甜!

这样的爱妻我下辈子还要,

因为她是我的另一半。

甲丙丁:下辈子可没有那么简单,

“老三届”们要平等竞争你的另一半!

丙:上世纪九十年代最难忘,

三峡工地热火朝天。

我搞监测吃住在工地,

日夜读取数据保工程安全。

儿子要高考我管不了,

妻子手术住院我也无法管。

甲乙丁:这叫爱岗敬业无私奉献,

丙:突然有一天老家来电话,

说父亲心脏病复发又住了医院。

不到一小时又有电话来,

说父亲抢救无效已离开人间。

我在电话里哽咽了又哽咽,

“回不去”这三个字几遍没说完。

老人家去世一年以后,

我才泪湿衣襟跪在他墓前。

甲乙丁:这个“老三届”舍小家为国家众人称赞,

当年被评为部级劳动模范。

丁:湖南有座大布江水电站,

一到汛期机组就被淹。

基础漏水一小时200立方,

电厂岌岌可危存在大隐患。

业主为堵漏处处求援,

即便堵到七、八成他们也情愿。

咋一看这要求并不高,

可有实力的单位都不敢承担。

我和我的同事们不信邪,

鼓足勇气要闯闯看。

甲乙丙:心里有没有砣砣哟!?

丁:不去看你肯定不知道,

看了你一定吓坏胆。

钻孔冒出了小螃蟹,

淘空的漏区竟能把人站!

堵漏的难度超乎想象,

技术风险经济风险险上加险!

甲乙丙:“老三届”呀“老三届”,看你这回怎么办?!

丁:我们盘算了又盘算,

科学堵漏计谋在心间,

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十八条汉子胆子粗,

八般武艺都上演,

水泥化灌双管齐下,

动水堵漏不畏难。

一排一排把漏水撵,

步步为营把漏洞封填,

80个日日夜夜连续作战,

堵漏效果竟达九成三!

甲乙丙: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哪里有“老三届”哪里就有奇迹出现!

丁:锣鼓回荡山谷间,

电站处处是笑脸,

业主拇指高高翘,

长科院名声扬南山。

群:我们都是“五O后”,

嘿,新中国的第一代!

甲:我们工作生活在长科院,

风雨同舟30多年,

情同手足亲如兄弟,

团结友谊常互勉。

乙:我们工作生活在长科院,

大江上下都跑遍,

葛洲坝、三峡、隔河岩,高坝洲、水布垭、构皮滩,

无论是寒风刺骨烈日炎炎,为了水利建设毫无怨言。

丙:我们工作生活在长科院,

见证了长江水利阔步向前,

大坝矗立象雨后春笋,

座座平湖盛蓝天。

丁:千里长堤得加固,

支撑发展保安澜,

新时期要合理开发保护水资源,

促进人水和谐科学发展。

群:请君再来长江委大院,

地覆天翻旧貌变新颜;

长江委人欲穷千里目更上了几层楼,

快马加鞭再谱新篇。

甲:我们工作生活在长科院,

见证了长科院发生巨变。

新的科研设施拔地而起,

非营利研究大步向前。

乙:科研园里鸟语花香,

科研果实沉沉甸甸;

博士硕士们纷至沓来,

人才济济春色满园。

丙:科技创新科学发展,

奋斗目标是一流强院;

全院上下开拓进取,

前程似锦风光无限。

群:我们工作生活在长科院,

是这个大家庭的光荣成员。

我们的满腔热血已铸成长科院大厦的那瓦那砖,

我们的青春之歌饱含着对长科院不尽的热恋。

群:我们享受和正在享受大家庭的甘甜,

我们体感和正在体感大家庭的温暖;

我们祝愿长科院明天更美好,

我们祝愿大家庭成员幸福永远。

虽然皱纹已悄悄爬满我们的脸,夕阳也把我们紧紧追赶,

但我们心里却晚霞红遍,

我们的情感涛声依然,

那就是——爱水爱江更爱长科院。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