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其他 正文

歌飞画阁 舞艳华堂

作者:文章作者:周洪宙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8年09月08日

神秘的大幕尚未拉开,爵士乐却挟着大西洋彼岸的西风透过重重帷幕,由弱至强,由低至高,使人心旌摇曳,不由自主地在软沙发上合着音乐摇动上身--我前排的几个女大学生因为动作过大,不慎穿帮的后背裸露在我们眼下,使我们又气恼又无奈。美国百老汇经典音乐剧《42街》就是这样在江城观众的渴盼中粉墨登场。

我是陪同侄子鼎鼎观看《42街》的。他是外语系大学生,虽然此前一度在海外游学,却并未看过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剧—音乐会倒是看过—林俊杰曾到他所在大学用歌声探视其弟及学友,所以,鼎鼎一直向往欣赏原装的美国音乐剧,以此提高他的外语听力水平。此次“八艺节”正好圆了他的梦--美国百老汇经典音乐剧《42街》应邀在江城献演。

我们提前进入武汉剧院后,我买了两本剧情介绍,并租用了一个同声翻译的“秀麦”,在楼上13排的座位落座。位置是倒首第二排,偏远,但可以俯瞰舞台全场,何况我带着望远镜。鼎鼎拿着事前下载的英语台词,一一对应地看着表演,而我借助“秀麦”的提示和舞台前左右两端的幕布中文对白欣赏该剧。

《 42街》是一部戏中戏。剧情并不复杂,演绎的是个灰姑娘神奇变身白雪公主的故事,一个美女的星路历程。

纽约百老汇名导朱利安借债策划排演新戏——《漂亮女人》,企图在大萧条中东山再起。小镇女孩佩琪到剧院应聘合唱队员时,受到冷落,怀着羞愧和失望逃离剧院,仓促之中却与朱导撞个满怀,匆忙中落下她羞涩的钱包。不过,这一撞却撞出佩琪的也是朱利安的人生好运。

朱导对《漂亮女人》的现任女主角达罗西的有些担心,害怕这位过气明星毁了他借助此剧在事业上和经济上翻本的好事,但因为达罗西的新情人埃伯纳愿投资10 万,并指定达罗西为女主角,朱导不得不降格以求。佩琪回剧院取钱包时,剧院的几个女孩邀她共进午餐,谁知阴错阳差地被朱导安排作了合唱队的临时演员,佩琪未能吃饭就直接参加了高强度的排练。结果,在排练中,佩琪在台上因饥饿昏厥,被送进达罗西的化妆室休息。在这里她遇到了达罗西的舞伴和前情人派特,派特安慰佩琪时,恰好达罗西进来,达罗西醋意大发,与派特争吵,而闻讯赶到的朱导害怕两人旧情不断,从而导致埃伯纳的投资化为乌有,他果断命令达罗西与派特断绝一切关系,达罗西断然拒绝,于是,朱导唆使两个黑社会的打手武力威胁派特,派特被迫远走费城。

《漂亮女人》的预演因故改在费城进行。虽然朱导对彩排非常满意,但是失去了真心恋人的达罗西却闷闷不乐,在一次醉酒后她终于提出和埃伯纳分手。穷凶极恶的埃伯纳立即以撤资相威胁,但达罗西仍然不顾一切地和派特重归于好。朱导再次雇佣了打手准备惩罚派特,佩琪在一侧偶然听到,赶紧找到派特,暗示派特快点离开,偏偏达罗西再次误解了佩琪,顿生疥蒂。

几经波折,《漂亮女人》终于迎来首演。但达罗西在第一幕最后亮相时被演员无意中撞倒,脚踝被摔断,首演因此功亏一篑。朱导执意认为是佩琪所为,一怒之下,当场解雇了佩琪,无辜的佩琪只得满腹委屈和怨怼地准备乘火车回家。

绝望至极的朱导痛定思痛,准备完全放弃这部使他倍受煎熬的新戏《漂亮女人》。合唱团的一个女孩子却大胆提议用佩琪取代达罗西出任女主角,她的奇思妙想得到大家的积极响应。她们立即找到朱导,劝说他把佩琪找回来并委以重任,朱导思索再三,这才意识到佩琪在《漂亮女人》中的重要性—佩琪—令人耳目一新的舞台新人--《漂亮女人》的真命仙子--《漂亮女人》的定海神针。求贤若渴的朱导赶往火车站,在火车即将开动的那一刹那拦住了佩琪,降尊纡贵地恳请,再次唤起了佩琪早已心灰意冷的明星梦。

天才就是天才。佩琪在公演只剩下36个小时的时间里,必须学会6首歌和10种舞步。在超强的排练中,佩琪因疲惫不堪而频频出错,心理几乎崩溃。演出前夕,达罗西坐着轮椅赶到化妆室,她欣喜地告诉佩琪自己已和派特结婚并将从此离开舞台。最后,她真心地祝福佩琪,并毫无保留地将自己赢得观众的秘诀悄悄告诉了佩琪。两个漂亮女人在歌声中捐弃前嫌,结为姊妹。佩琪也由此在短暂的瞬间完成了灰姑娘到白雪公主的华丽转身。

《漂亮女人》的幕布再次拉开,光彩照人的佩琪以精湛的歌声和眩目的舞技征服了全场观众,一夜成名。演出结束后,佩琪没有参加饭店举行的豪华宴会,而是邀请朱导一起参加剧组的派对。这时,朱导才真正意识到佩琪是一个多么难得的女孩。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他简直不相信,如此的幸运会落在他的头上。他想再次亲吻佩琪:刚刚排练时的几次吻是剧情需要,现在是发自真心。

纵观整部音乐剧,对于江城观众来说,最引人入胜、最刻骨铭心的是《42街》中奢华绚丽的场面。在闪烁着巨强灯光的阶梯式舞台上,20多名亮丽的女演员和几位身着华服的男演员一起上场边唱边跳,特制的舞鞋在木制地板上整齐划一地发出动人心弦的“踢踏”声。星光灿烂的布景、华丽炫目的服装,集百老汇舞台剧之大成。那律动的大腿、荡漾的峰谷、飞扬的衣袂、耀眼的足饰,牵引观众的视线,激荡观众的魂魄。如果说芭蕾舞是展示足尖轻盈飘逸的美,那么,踢踏舞则是展示足跟厚重深沉的美。如果说芭蕾舞展示的是花之阴柔,那么,踢踏舞则是展示根之雄强。

剧终时,为了答谢热情的江城观众,演员在阶梯上再次表演激情四射、动感十足的踢踏舞,热情的观众也情不自禁地全然不顾刚入剧场时的那种绅士风度和淑女矜持,站起身来,手舞足蹈,与台上遥相呼应,那眩然的场面几乎要将偌大的剧院屋顶掀个地覆天翻。

“五脏六腑里,熨斗熨过,无一不服贴;三万六千毛孔,象吃了人参果,无一毛孔不畅快。”刘鹗《老残日记》里有这样一段话,如果以此作《42街》的观后感倒是十分熨贴。

散场后,哥专程接我们。哥说,这次“八艺节”使江城观众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原汁原味的百老汇音乐剧大餐。须知,2001年,他在美哥大作高级访问学者时,欣赏百老汇音乐剧,需38美元,合计人民币320元。至于在法国欣赏“红磨坊”时,需110欧元,合计人民币1100元。而且,“红磨坊”不像百老汇世界巡演,不断在巡演中扩大其影响,而是只在那个特定区域演出。百老汇这次来中国是花钱赚吆呵啊!--企图打开中国除京沪津渝等大城市的文化市场。当然,也可视作“文化入侵”。

在社会转型时期,“一夜成名”、“一夜暴富”成为众多国人征逐的对象。《42街》佩琪的成功,犹如一根火柴头,“呯”地擦向这部分国人心中的磷片,点燃这些国人的“理想”的火炬。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