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其他 正文

下汛之前(微型话剧)

作者:文章作者:季志恒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7年07月26日
人物:小 刘 大石峪水文站职工

马大娘 水文站邻居

时 间:2006年9月中旬

舞台背景:办公桌、椅子、小凳各一个、电话一部

幕启(小刘拿着水位本上)

人 物:小 刘 大石峪水文站职工

马大娘 水文站邻居

时 间:2006年9月中旬

舞台背景:办公桌、椅子、小凳各一个、电话一部

幕启(小刘拿着水位本上)

小刘:小伙我今年28,谈了个对象要成家,只因来到这大石峪,唉,三个多月不见了,我真想她。

(桌上的电话铃骤然响起)

小刘:(接电话)您好,大石峪水文站。站长?站长在楼下。对,我是小刘。好的(拿笔记电话内容)提前半月下汛?望各站安排好枯季值班,好的,寇主任,我马上转告!哇!真是天助我也!

(兴奋地一声欢呼)站长!(向外冲出,与迎面进来手里拎着菜的马大娘撞上。)

大娘:小刘、小刘,看我给你们买……

哎哟!我的小宝贝,你可撞死大娘了!

(小刘赶忙把大娘扶住。)

小刘:大娘!对不起,没撞坏您吧?快坐下。

大娘:没事儿,没事儿,做什么好梦了?看把你高兴的。

小刘:大娘,真的有好事,您都看出来啦?

大娘:小孩子家没正经的,你那高兴劲儿都往脸上写着呢,还能瞒得了大娘。

小刘:大娘,是这么回事。刚才,我接了局里一个电话,通知16号下汛!这不,我得赶快跟站长说一声去。(高兴地在原地转一圈,下。)

大娘:你看,今年的雨水多,涨水的次数也多,河里一涨水,这俩人就没日没夜地测流、取沙、发报,连饭也顾不上吃。唉,看得我真是心疼。所以呀,我也就常过来帮他们拾掇拾掇。今天我给他们买了点鱼,我这就给他们贴饼子熬小鱼去。(大娘下)

(小刘上。满脸高兴,哼着歌,坐到桌子边开始整资料)

(大娘戴着围裙上场,坐到小板凳上边择菜边和小刘说话)

大娘:小刘呀,这一说下汛咋这么高兴?

小刘:大娘,不瞒你说,这一下汛可真救了我的急了。

大娘:怎么,急还这么高兴?

小刘:那当然,救急如救火,我当然高兴了!

大娘:哟,是吗?赶快说来给大娘听听。

小刘:这样我和她就有充足的时间攻克“泰山”啦!

大娘:瞧把你美的,我可是越听越糊涂了。

小刘:大娘,您也知道,去年我谈了一个对象,在医院工作。

大娘:我听你说过。怎么着,要结婚了?

小刘:哪儿呀,离结婚还远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我对象那里挺满意的。

大娘:那不就行了。

小刘:可是我那未来的丈母娘有意见,嫌我这工作不好,整天钻山沟。

大娘:这老太太真是有点糊涂了。水文站的人多好。再说了,这儿女婚姻凭的是缘份哪!

小刘:我对象态度很坚决,明确表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不我和她说好了,下汛后我们一块集中火力争取把老太太拿下。

大娘:还集中火力呢!

小刘:是呀!我也老大不小了,差不多也该考虑结婚了。我妈电话里催我好多次了。

大娘:小刘呀!老人们图什么呀?还不是为儿女们生活得好,只要丫头愿意,爹妈同意是早晚的事儿。现在没有那么糊涂的老人喽!

小刘:我对象也这么说,她也正动员她七大姑八大姨做老太太的工作呢!

大娘:这不就结了吗?是你的就是你的。就凭我们小刘这么帅的小伙子,还怕她能把你甩了。

小刘:大娘,瞧你说的。理是这个理儿,可是我心里还是不踏实。

大娘:相信大娘一句话:千里姻缘一线牵。可你这一走,就剩你们站长一个人啦!

小刘:是啊,站长说了下汛先让我回家,他也知道我这事。这不我还得抓紧时间再把资料整一遍。

大娘:小刘啊,我见站长这几天眼圈都是黑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小刘:噢,我们这些天,天天加班整资料,熬夜熬的呗!

大娘:那你没发现站长这几天瘦了,有些强打精神?

小刘:嗨,站上工作多,操心,累的呗!

大娘:小刘啊,来,大娘给你讲个故事。

小刘:好啊,我从小就喜欢听故事。

大娘:我问你,你知道你们站长他爹是干什么的吗?

小刘:不就是我们退休的老站长吗?

大娘:这话说起来有三十多年了,那时的水文站就是租的我家的房。那年冬天,天刚擦黑,还下着雪。可你们老站长愣是背着铺盖卷,冒着雪,走了四十多里的山路来站上报到,这一住就是半年。

那时候干水文的哪有你们现在这个条件?点的是煤油灯,租的是我们老百姓的房。一个人忙完工作,还要自己生火做饭,过年都不能回家呀。我问他想家不?他说,“想呀,可站上就我和老张俩人,只能走一个,我负担轻,老张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他比我困难多,更需要回家呀!”

小刘:看来我们老站长年轻时就是个热心人,老一辈的敬业精神真是太感人了!

大娘:(站起来)这就叫老虎枕着门槛睡,一辈传一辈。我和你们水文人打了大半辈子交道,我打心眼里佩服你们。你们除了干自己的工作,还给我们测了盘山渠,搞了远景规划。要不老百姓哪能敲锣打鼓把金匾送到你们小小的水文站呢?

小刘:老一辈水文人真是令人钦佩!

大娘:你们干水文的同老百姓心连心,吃苦都成了你们的传统了。你知道不,你们站长出生时更让人揪心呢!

(背景音乐《为了谁》骤起)

小刘:是吗?大娘快讲讲!

大娘:生你们站长那年正是大汛期,这日子你们老站长是清楚的。可因为工作,就是回不了家。孩儿他娘偏偏又赶上难产,是乡亲们套上小驴儿车把产妇送到的医院的,二、三十里路呀,母子俩差一点就没了命!孩子生下来家里又没人照顾,他娘自己洗尿布、烧火做饭,落下了一身的毛病。孩子,你是没这个体会呀!女人生孩子就是往阎王殿里走一遭哇!

小刘:要不人们怎么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道父母恩”呢?

大娘:听你们站长说,老站长退休以后,整天陪着老伴,他这是还年轻时的债呀!

小刘:干水文的家属也不容易。军功章有我们的一半,也有他们的一半。

大娘:你小子还挺会整词。

小刘:大娘,我可说的都是心里话呀!

大娘:咱们村里人给你们编了个顺口溜,你知道不?

小刘:什么顺口溜?

大娘:“单位不大,管事不少。夏天下雨往外跑,冬天下河去洗澡,防汛抗旱搞预报,社会和谐离不了”。

小刘:大娘,我原来总觉得只有水文人才理解水文人,没想到您老也这么理解我们。看来,天地之间真是有杆秤啊!

大娘:叫得声大的驴不一定是干活的驴呀!可话又说回来,人好不见得命好啊!

小刘:(面对观众)大娘这话里有话啊,(转向大娘)怎么回事,大娘您有话就直说吧!

大娘:前几天,你们去测流,我正好接了你们站长媳妇一个电话。

小刘:嫂子说什么了?

大娘:她告诉我,站长他爸在县城住院了,是胃癌,要做手术。

小刘:胃癌?怎么没听站长说?

大娘:他知道他爹有病,但不知道这么严重。老站长就是硬不让通知他这唯一的儿子,说现在还没下汛,洪水随时有可能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还说,国大家小,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干水文的跟解放军战士一个样,没有命令绝对不能离开岗位。

小刘:那家里、医院就嫂子一人顶着呢?

大娘:是呀。站长媳妇我见过,也是钢杈子挠痒痒——硬手一个,听说是多年的先进了!

小刘:嫂子是多年的先进,站长更是以身作则。老爷子为水文工作辛辛苦苦大半辈子,现在又重病在身,他把水文工作看得比他的生命还重要。我的眼前闪动着老站长那无助而期盼的眼神,这眼神也是对我们新一代水文人的殷殷嘱托呀!比起这些,我的事儿算什么?大娘,我马上去找站长,我留下值班,让站长尽快回去。

大娘:那你的事呢?

小刘:没事,我回头在网上给对象说一声,把你讲的故事也给她讲一讲。

大娘:我算看出来了,这些干水文的都是拿工作当命,以测站为家啊!咳,什么也别说了,理解万岁吧!

小刘:大娘,你闻闻,这是什么味?

大娘(手打膝盖状):哎哟,坏喽,咱的鱼!(急下,落幕)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