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其他 正文

北大与政客

作者:文章作者:海石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7年06月15日
昨日,在网站上读到了一篇文章,是《南方周末》一记者关于“中国最伟大的学府”——北京大学的一篇报道,标题是“北大学生崛起政治舞台 副省部级以上官员57人”。文中将正部级的官员名单进行了罗列,紧接着还列出了一张表单,名曰:中国校友网2007年中国高校杰出政治家校友排行榜。看了这则消,想到了南京高速公路上的一则广告:至尊南京——厅局级的享受。看来,不管是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洗礼,还是文革扫除牛鬼蛇神 走资派的冲击,官本位在中国民众思维中间还是根深蒂固,连一向被大众奉为中国最开明、最自由和代表报纸发展方向的《南方周末》也不能免俗。

滑稽的数字游戏

其实统计57名副部级以上干部也没什么,满足了大众的猎奇心理,又赚取了炒作的噱头。耐人寻味的是,文中在“拥有北大教育背景”后面加了个括号,括号内容是“曾在北大就读的本科生、研究生等”,这个等字给人很大的联想空间。现在读研究生的很多,有的是在校读的,有的是在职读的,按常理推算,在职读研当然被统计在这个背景之内。“学而优则仕”,其实也可以反过来,“仕而优则学。”官当大了,自然需要学历的支撑,补学历当然就至关重要。北京的官多,要补学历的当然多,北大、清华当为首选,学校主动做说客,劝导官员到本校就读也未可知。或者,曾就读于某一学校,后来该学校为北大合并,这也可以算作拥有北大背景之列。如果能算上旁听生,我想毛主席当选最伟大的校友肯定当值无愧。计算的方法多了,弹性大了,官员校友队伍自然壮大。统计出57人,如此之精确,如此之多,也就不足为奇。

对于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分,中国人历来都十分模糊。什么样的人能算做政治家?什么样的人又只能算是政客?这是需要大家讨论的问题。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政治家的定义:其中有很多衡量的纬度指标,单就影响力来看是这样的:最大程度的影响着一个国家或民族的进程,个人的思想和行为都对社会产生一定的作用。如果仅按这一个标准,新中国成立以,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称得上是政治家。“杰出政治家校友”是文章中引用的一个表格标题,而这个标题恰恰是有歧义的。

如果是杰出的校友还能过得去,毕竟校友是一个学校的事,关起门,爱怎么意淫怎么意淫。但如果说是杰出的政治家或者政治家校友,则显得有些幼稚可笑。一个人是不是政治家,不是自己家人说了算,也不是同学老师或者老乡说了算,而是要经过社会历史的检验的。大众不认可,只是一家之言,或者自说自话,是算不得数的。

大学之本:学术?官僚?

一个大学出几个政治名人,的确是值得庆贺是的事。哈佛以肯尼迪为荣,剑桥以撒切尔夫人为傲。出了名人,学校有光彩,校友的脸上也有光,这无可厚非。但如此大张旗鼓地细数本校副部级以上的名人,并将此作为本校的资本加以炫耀,在世界历史上恐怕惟中国一家。不同的级别,有不同的待遇;级别越高,当然也就意味着才华越高。而才华越高,当然就意味着学校的实力越强,品牌含金量越高。随之而来的就是名校效应带来的滚滚财源。朝中有人好办事,必要的时候,找找飞黄腾达的老校友,套点近乎,拉点赞助,拨点经费,也够自己喝上几壶……中国人的逻辑就是这么清晰明确,熙熙攘攘,皆为名利而来。

在名利的诱导下,中国大学变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名利场,怪象杂陈,丑态百出.急功近利的思想和功利肤浅的价值成为主导,毒害着大学这个曾经最纯洁的社会躯体。一只母鸡的价值,不在于他拉了多少鸡粪,滋养了多少庄稼,而在其下了多少鸡蛋,孵出了几只小鸡。“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一个大学最杰出的成就,不是在于她为社会输送了多少政治官僚,而在于他为人类思想艺术的积累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作出了开创性的发明创建。

历史是睿智的老人,他以挑剔的眼光记忆着行程中的过客。除了亚历山大、成吉思汗、恺撒、丘吉尔等少数名家之外,政治家留名后世的并不多,而思想家科学家却能永载史册,流芳千古。在英国,安葬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人不可谓不多,而牛顿无疑是其中最瞩目的一位;在法国,伏尔泰、卢梭、雨果等文学哲学巨匠能安葬在先贤祠,享受法兰西历史的容光,而一些皇家贵胄、帝王宰辅也只能偏安一隅,无此殊荣思想的魅力可见一斑!一个不懂得尊重知识的社会是腐化的社会,一个惟权力马首是瞻、蔑视思想科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奴隶只邦!

“兼容并蓄、思想自由”是自蔡元培创北大以来的光荣传统,在北最辉煌的时代,北大大师云集,群星璀璨,大师们铸造了北大百年名校的金石之基,也孕育出了照耀整个中国现代历的“五四”精神,成为民族文化中不朽的丰碑。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北大不是更强盛了,而是走向了没落,无可挽回。在余杰“北大精神已死”的呐喊中,在北是否沦为二流大学的轰轰烈烈的讨论里,北大的历史光环在逐渐减退,大厦将倾,力不从心。很显然,产生政客不是大学的目的,培养政治家也不是大学的初衷,没有了思想的光华,没有了对社会的责任,大学最终会走想孤独,直至消亡,北大也不例外。

除了“官”,我们还看见什么?

在细数北大副部级以上官员的背后,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官员至上的官本位思想,是政府统治社会、是官场压倒市场的集中展现。自古以来,“光耀门楣”、“青史留名”几乎是中国所有读书人的目标,而达到这些目标的途径几乎无一例外都要读书。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吃苦的目的是为了做官,读书的目的也是为了做官。当官了可以发财,当官了可以妻妾成群,当官了也可以衣锦还乡,唱“大风起兮云飞扬”。官在中国人的思维观念重于泰山,“青天大老爷”、“父母官”等丰富的语汇,无不暗示着官本位意识的与生俱来、根深蒂固。

近年,小学生中班干部弄“权”仗势不奇怪,大学毕业生活考公务员比例集聚上升也不奇怪,而被民众视为喉舌、被精英视为民权砥柱的报纸中流却无视触目惊心的山西未成年奴工苦难,无视南方千万民众在洪水中的哀号,无视物价飞涨、假药猖獗,无视关注数千万考生命运的高考及他们身后贫困的家庭,而把宝贵的资源探向不产生任何价值的官场,去探求让一个名校和政治的历史渊源。这个名校曾经丑闻百出,让人痛心;这个官场曾经腐败层出不穷,并在不断产生新的劣质淘汰品。

一个社会的价值取向,直接决定了一个民族心智的成熟度,直接决定了一个民族的兴衰及其在未来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和尊严。当慈禧将海军军费挪用作寿辰庆典花消时,中国输掉了甲午海战,民族屈辱难以复加;当亚当.斯密走进议会大厅而所有的人达官显贵都给他让座时,英国在蒸汽机的推动下,遵循着分工交换的原则,迎来了伟大的市场经济时代;而当德国皇帝将自己的皇宫捐赠出来用作校舍时,德意志迎来了数个世纪渴盼的统一,一个强大的帝国在世界版图上强劲崛起,永不没落!

当我们还在草芥小民一样,掰着手指头数着“哪个地方出了多少政治家”的时候,我们注定要在威权的阴影下过着周而复始的生活,所有的权利是都官员的施舍,所有的福利都是政府的赐予,在所有人的眼中,官员无限大,自己无限小,顶礼膜拜的是官员,俯首称草芥的永远是自己。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