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壮歌

作者:陆 剑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8年03月10日

这是一曲壮歌,高亢激昂,气吞山河!

这是一幅画卷,绚丽多彩,感人至深!

这是一台戏剧,万众登台,高潮迭起!

这是一场战斗,没有硝烟,威武雄壮!

这是一部史诗,波澜壮阔,回味无穷!

今年是1998抗洪胜利十周年,作者愿将这篇报告文学献给参加过洪湖抗洪抢险的人们……

                                           ——作者题记

1998,随着时间年轮载入了历史的史册!

1998,那场发生在洪湖长江的世纪洪水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提起1998年的那场大水,人们依然感慨道:惊心动魄,毛骨悚然!

今天,当我们写下1998——洪湖——长江——抗洪这一串相关的词组时,展示在人们眼前的是一卷恢宏璀璨、亘古未见的和平时期特殊的抗洪史诗!

1998,洪湖遭受了历史罕见的长江流域世纪大洪水。英雄的洪湖儿女与人民子弟兵一道不惧艰难,与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展开了一次又一次殊死决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谱写了一曲又一曲气势磅礴的抗洪壮歌!

恶狼舞爪扑洪湖

翻开洪湖的历史,每一页都可以看到因长江而引发的洪涝灾害的记录!

洪湖地处长江中下游和四湖流域最下游,三面环水,外有长江、洞庭湖、东荆河三水交汇,内有百里洪湖顶托,是个被称着“头顶一条江,腰缠一道河,脚踏一盆湖”的“水袋子”。由于历史和地域的原因,这里的江堤堤身单薄矮小,沙基地段长,抗洪能力差;这里在上个世纪曾发生了1931年、1934年、1954年、1969年四次大溃口,给洪湖造成了毁灭性的灾害;这里在上世纪的1998年,遭受了长江流域继1954年以来最为恶劣的组合型大洪水的侵袭,打响了一场和平时期没有硝烟的人水战斗。

1998年3月,世界气象组织已明确认为:厄尔尼诺——拉尼娜现象,已经超过温室气体排放效应,成为全球气候异常的元凶。

汛情资料提示:根据厄尔尼诺活动强烈的情况,1998年长江流域极可能有大洪水。

气象部门预报:1998年汛期降水将偏多,长江流域可能出现较大洪水。

最具权威的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在四月初正式发布的《1998长江流域汛期(5-10月)长期水文气象预报》中指出:“1998年长江流域水雨情总趋势为偏丰年景,洪重于旱,长江中下游最高水位偏高,应做好部分地区可能发生大洪水的准备”。而且,他们预测,1998年的洪水比往年要多5——8成。

由此可见,1998年长江流域遭遇大洪水的警报已经拉响!

上世纪九十年代,人们天天喊:“狼来了”、“狼来了”,而且一直未见“狼”的踪影。就在人们似乎“安居无危”时,“恶狼”终于按捺不住饥饿的威胁,伸出爪牙,窜出森林,扑向原野,扑向洪湖。

1998年夏,洪湖天空仿佛塌陷了一般。炸雷,一声接一声,打得地动山摇;闪电,一个接一个,照得天空一片惨白;狂风,一阵接一阵,吹得树弯人颤……瓢泼似的大雨、暴雨、强暴雨像穿了底的筛子,夹助着狂风倾盆而至。

元至9月,新堤地区降雨量达1406.6毫米,多于常年全年降雨量100多毫米,比历年同期多两至三成。

7月21日至23日,洪湖连续遭暴雨袭击,使近百万亩农田受渍,最大降雨量的燕窝镇达146毫米。

每逢汛期,洪湖总是江湖水位同步。内垸白茫茫的一片,渍涝严重,庄稼向人们发生了“救命”的呼叫:“泵站,你快点排啊,我们可受不了啦!”只见洪湖、洪排河、下内荆河、南港河、万电河、陶洪河……大大小小的沟渠河水暴满,都快要把堤埂胀破似的。

长江水位一个劲地往上窜,每天以0.50——0.55米的速度上涨。

6月26日,长江螺山站水位达到了30.00米的设防水位。

据水情资料记载,1998年6月26日长江进入设防水位比一般年份来得早11天,比1980年早22天,比1954年仅迟6天。由此,洪湖长江的防汛序幕在此日拉开!

当日下午3时,洪湖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第1号电令《关于按设防水位标准上齐防汛劳力的紧急通知》迅速电传到市长江防汛指挥部和沿江的螺山、新堤、茅江、石码头、老湾、龙口、大沙、燕窝、新滩等10个乡、镇、场、办事处。随之,135公里的长江干堤,每公里10——15人由所辖堤段乡镇的水利负责人带队开始巡堤查险,并搭起防汛哨棚,安营扎寨。

几天来,一面面红旗,一个个哨棚,一盏盏马灯,一把把铁锹,一堆堆砂石料组成了洪湖长江干堤别具一格的风景线。

几天来,长江象烧沸了的一盆开水,川水、南水汇集,水位迅速上升。

第一次洪峰凶狠狠地卷来,于7月6日下午5时进入洪湖堤段,螺山站水位达33.51米,流量达59400立方米/秒,超过32.50米的警戒水位1.01米。

洪湖防汛有句口头禅:“过了七二零(即7月20日),汛情要减轻,倘若再来水,也是雁过声。”而7月27日12时,第二次洪峰直逼洪湖,螺山站水位达33.44米,流量达66500立方米/秒。其来势之凶,流量之大,水位之高,突破1954年螺山站33.17米的保证水位0.27米,造成洪湖防汛形势极为紧张。

整个汛期,长江洪峰首尾相连,一峰接一峰,一峰更比一峰高,一峰更比一峰险,超水位一涨再涨,历史记录一破再破。

8月1日8时,第三次洪峰又来了,螺山站水位达34.52米,流量达62000立方米/秒。

刚过8天时间,第四次洪峰尾追而来。8月9日15时,螺山站水位34.62米,流量64300立方米/秒。

第五次洪峰仅3天时间又接踵追来。8月13日23时,螺山站水位34.44米,流量60900立方米/秒。

检验洪湖堤防挡水,考验洪湖人民抗洪的最大一次洪峰从城陵矶直压过来。8月20日20时,第六次峰峰值水位竟令人难以置信地飙升到34.95米,超过1954年最高水位1.78米,超过1996年最高水位0.84米,平均高出地面10米左右,近二分之一的堤段靠子堤挡水。

人们还没有从第六次洪峰的惊险之中醒悟过来,第七次洪峰跟着扑向洪湖。8月27日16时,螺山站水位34.36米,流量59300立方米/秒。这次洪峰在螺山段相持近10个小时后才慢慢退缩。

发生洪峰的频率超过了历史。据史料记载,没有哪一年汛期发生过8次洪峰,而1998年在洪湖江段却偏偏发生了8次洪峰。第八次洪峰于9月1日24时进入螺山,螺山站水位34.30米,流量59800立方米/秒。

汛情。长江于6月26日进入30.00米的设防水位,6月28日进入31.50米的警戒水位,7月3日进入34.17米的保证水位。从6月26日进入设防水位到9月23日退出设防水位,防汛时间长达90天,处于警戒水位的时间达82天,特别是保证水位持续了53天,超1954年最高水位时间达44天,是洪湖历史上防汛时间最长的年份。

长时间洪水的浸泡,135公里的长江干堤千疮百孔,险象环生。

7月13日,燕窝八十八潭发生管涌群险情,是洪湖入汛以来的第一个大险;

7月26日,螺山周家嘴再度发生清水洞险情;

8月3日,乌林中小沙角,小沙角发生管涌群险情;

8月10日,燕窝红光村爆发出直径1.8米的特大管涌群险情,被称为“国字一号”管涌险情;

8月20日,乌林青山段发生长达250米大面积裂缝和高水位内脱坡……发生各种险情581处,重大险情38处,特大险情21处,占全省的一半以上。

与此同时,与长江相连的东荆河防汛也是万分吃紧,91.05公里的堤段岌岌可危!

洪水,这只恶魔张着血盆大口硬是要想把洪湖堤防咬出个大缺口!

汛令来自水果湖

苍天好象在洪湖上空出了个在窟窿,瓢泼似的大雨、暴雨、强暴雨倾盆而下,江水河水湖水全部爆涨。长江、东荆河、洪湖水位超设防,继而超警戒,再而超保证。洪湖外洪内涝,腹背受敌,真是四面楚歌,防汛形势异常严峻。

洪湖频频告急的汛情惊动了湖北省委、省政府的所在地——武昌水果湖。

坐镇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省委常委、副省长王生铁特别关注洪湖汛情。

6月28日晚21时,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电话指定要市委书记雷中喜接电话。王生铁洪亮的声音在刚从荆州参加市委一届六次全会返回的雷中喜耳边响起:“一是要提高警惕,严阵以待,紧急动员,全民皆兵;二是要尽快排空‘肚子’,‘疏通肠子’,抓紧抢排洪湖渍水;三是要加强防守,上齐领导,责任到人;四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不放松任何一个险情,全力排险,坐哨防守。”当晚,雷中喜紧急召开市委常委和市“四大家”领导会,分析水情汛情,传达王副省长的指示,连夜部署防汛抗洪工作。

7月15日,刚从北京返汉的省长蒋祝平在省政府秘书长贾天增等人的陪同下,急切奔赴洪湖抗洪抢险前线,实地察看燕窝八十八潭、大沙田家口、石码头电排河等重大管涌险段险点,代表省委、省政府亲切慰问防汛一线的干部群众。在石码头电排河管涌险点现场,听取了市委书记雷中喜的汇报,对洪湖市干部群众防患意识强,险情发现早,排险方案准,组织领导得力等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特别是对指挥机关督促查,国家干部带班查,白天集中查,晚上抓住重点查,一般堤段拉网查,重点堤段反复查,风雨无阻坚持查,出险地方坐哨查的巡堤查险 “八查”作法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说省委决定在全省宣传洪湖的经验和作法。同时,他要求广大防汛干群再接再厉,严防死守,迎战更大的洪水,确保长江干堤万无一失。

7月22日,副省长王少阶等省领导冒着倾盆大雨在新滩镇朱家办事处、龙口镇宝塔村、石码头王洲村看望前线的防汛干部,医务工作者和灾民,听取了副市长吴锦华的汇报,充分肯定了洪湖的防汛和救灾防病工作。

7月24日,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罗清泉、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缪合林等领导来洪湖检查指导防汛抗灾工作,先后察看了螺山、石码头管涌险情,听取了市委书记雷中喜对螺山险段险情的介绍。

7月26日,曾在1996年汛期来洪湖抗洪前线坐镇指挥,夺取1996年抗洪战斗全面胜利的副省长张洪祥率领省军区副政委刘容添、省武警总队副队长张火焱、省水利厅副厅长郭有明等领导,专家坐镇洪湖具体指挥。7月27日上午,张洪祥在螺山周家嘴险段现场向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温家宝介绍洪湖抗洪抢险情况。当日下午,在市委书记雷中喜的陪同下,看望了驻洪湖的抗洪官兵——空降兵某部指战员。他听完空降兵某部军长马殿圣的介绍后,高兴地说:“在历次洪峰压境之时,广大官兵不怕疲劳,连续作战,战之必胜,官兵的模范行动,极大地鼓舞了长江防洪第一线的广大干部群众”。同时他还叮嘱广大指战员注意身体,注意安全,一种关爱之情充分体现在叮嘱之中。张洪祥把自己与洪湖系在一起,与洪湖大堤系在一起,与洪湖人民系在一起,几十个日日夜夜奔波在洪湖防汛抗洪的堤段上……

7月26日,省委书记贾志杰和省长蒋祝平等领导陪同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温家宝视察洪湖长江防汛抗洪工作,慰问了参加抗洪的广大干部群众和解放军指战员。8月7日,他与省长蒋祝平再次陪同温家宝副总理视察洪湖抗洪工作,并在洪湖文泉宾馆二楼会议室向温副总理汇报湖北省的防汛抗洪情况。8月9日,他和省长蒋祝平陪同朱镕基总理视察洪湖长江防汛抗洪工作。8月13日,他与省长蒋祝平陪同江泽民总书记视察洪湖长江抗洪工作。8月20日,正当洪湖10万防汛抗洪大军与长江第六次洪峰进行殊死决战的时候,他和省长蒋祝平及时赶赴洪湖指导抗洪工作,给洪湖防汛军民极大地鼓舞。

8月1日,刚从外地返汉的省委副书记杨永良打电话给市委书记雷中喜,专门询问洪湖的防汛抗洪情况,并请雷中喜转达他对战斗在防汛抗洪第一线的广大干部群众,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和公安干警的亲切慰问和衷心感谢。他希望洪湖广大抗洪军民牢固树立“打大仗、打恶仗、打持久战的指导思想,克服困难,不怕疲劳,死保死守,务必夺取防汛抗洪的全面胜利”。

8月7日,省委常委、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长王生铁同省领导一起陪同温家宝副总理视察洪湖防汛抗洪工作。9月1日,他亲临洪湖视察防汛抗洪工作。他顺东荆河而下,深入细致地察看了胡家湾、梅潭、虾子沟、七家垸、八十八潭、田家口、青山垸等重点险工险段,慰问了抗洪军民。在胡家湾险段,在八十八潭险点,他站着分别听取了市委副书记、市东荆河防汛指挥部指挥长刘时耕和市委副书记、市长江防汛指挥部副指挥长赵光锋的汇报,对洪湖防汛抗洪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洪湖前段打了一场恶仗,一场硬仗,一场持久战,这一仗打得漂亮,打出了洪湖的声威,打出了洪湖人民的志气。特别是8月20日七家垸抢险战斗打出了水平,检验了各级领导干部的指挥才能,检验了广大军民的战斗力。

7月13日,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碰头会正在紧张进行,省水利厅堤防处处长郭志高汇报洪湖田家口、金塘子、虾子沟、八十八潭险情。省水利厅厅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段安华分析八十八潭抢险情况,启发大家道:“如果是下雨天,雨水塘水交融一起,洪湖八十八潭的一口水塘中三孔孔径达0.30米、0.40米、0.55米的管涌,就有可能发现不了。”他停顿了一下,让大家有片刻时间思考,然后加重语气强调说:“采取措施消灭薄弱,安全度汛。增派督查组,到洪湖等重点地段督查,抓巡堤典型,抓整险力度,抓报险及时”。省防指连夜下发《关于高度警惕、严防死守、持久作战、再迎大汛的通知》。会后,省防指迅速成立了督查组,形成了省督查地(市),地(市)督查县(市)区,县(市)区督查乡镇,乡镇督查村,村督查到哨棚劳力的五级督查制度,做到了一级查一级,并派督查组到洪湖进行督查。

8月3日,省防指实行战略调整。段安华说:“干堤连江支堤防洪,洪湖是薄弱点,要迅速查洪湖的砂石料的准备情况。”王生铁强调:“物资是胜利的保证。进一步检查砂石料的级配与数量,先查洪湖。主动让出小垸子,死保荆江大堤、长江干堤安全,给驻洪湖的张洪祥通报省防指的指导思想。”杨永良说:“对洪湖,我心空荡荡地悬着,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绝对不能分洪。要作最坏打算,要有两手准备。溃了,经济损失太大,国际影响极坏。”

8月4日上午,贾志杰主持召开省委常委紧急扩大会议。张洪祥汇报了洪湖长江、东荆河水位全线超历史,人困马乏,随时担心溃口的问题。他无不忧虑地说:“现在有几个问题,一是胆子大了,二是对水位反弹思想准备不足,三是怕分洪损失大,怕出事,险情多,连成片”。听完张洪祥的汇报,贾志杰说:“调整行动,重新部署。要把思想统一到中央指示,统一到总书记‘三个确保’上来。这次是个大决战,成败在此一举,必须做到人在堤在,人不在堤也要在。民垸顺其自然,各地要尽力而行,能守则守,不能守则丢,集中力量保干堤。洪湖要下最大决心,严防死守,决不分洪。”

8月6日,贾志杰、蒋祝平、钱运录、杨永良、王生铁、贾天增等省领导、长江委3名老专家、水利厅领导及专家齐聚省防指会商室,进一步分析荆江防洪形势。在听取长江委3名专家的发言和省长蒋祝平的发言后,杨永良很担心地说:“长江上游来水减少,洞庭湖入湖流量相应增加,荆江分了洪,最让人放心不下的洪湖还是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城陵矶水位不下降,对洪湖的影响太大,洪湖大堤内沿线600米到处都是管涌,这不是加固的问题,基础摆在那里。如果洪湖出了问题,不仅是一个经济损失,政治影响也极坏,要请长江委要求湖南已批准分洪的三垸立刻分洪,否则,即使荆江分了洪,洪湖仍出了问题,我们只落得个人财两空。”贾志杰认为杨永良讲的很有道理,他严肃地说:“迅速向国家防总报告,迅速通知各地,我们只有横下一条心,背水一战,拼着命,下决心守住大堤。”

8月7日凌晨,省防指《严防死守,人在堤在,水涨堤高,确保长江干堤安全》的紧急指令传到了洪湖,洪湖抗洪一线10万防汛抗洪军民在保卫家园保卫大堤的信念支持下,凝聚成钢铁巨人,以钢铁般的意志,竭全力,尽全能,背水一战,誓死在160公里长的防汛堤段上演绎着一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抗洪壮歌。

洪湖连着中南海

汛期的长江,浊浪滔天,似如海潮。

汛期的洪湖,四面楚歌,全面告急。

洪湖安危挂在心,洪水无情党有情。中南海一直关注着洪湖的防汛抗洪斗争。

来了,7月27日,正在洪湖进入全面防汛抗洪的重要时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温家宝受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江泽民总书记,朱镕基总理的委托,在湖北省委书记贾志杰、省长蒋祝平、副省长张洪祥,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市长王平等领导的陪同下,视察了洪湖长江防汛抗洪工作。

他在螺山周家嘴险段察看了险情,听取了市委书记雷中喜的汇报后,发表了重要讲话。他首先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江泽民总书记、朱镕基总理向战斗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的广大干部群众,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指战员,公安干警和民兵,表示亲切的慰问和衷心地感谢。他说:“广大军民战斗在防汛抗洪第一线,发扬顽强拼搏的精神,守住了长江大堤,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现在,抗洪的形势依然严峻,长江中下游和洞庭、鄱阳湖的水位还比较高,中下游的顶托使长江水位居高不下。同时,长江大堤经过长时间的浸泡比较危险,军民经过长时间的战斗,体力和精力消耗很大,防洪抢险物资消耗也比较大,可以说,现在是防汛抗洪处在最困难、最关键、最紧要的时刻,也是最严峻的阶段。因此,希望全体同志,遵照江泽民总书记和朱镕基总理的指示精神,坚守大堤,人在堤在,确保长江大堤的安全,确保武汉的安全,确保江汉平原的安全,确保交通干线的安全,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他要求广大抗洪军民继续努力,发扬不怕牺牲、不怕困难,连续作战的精神,守卫好大堤,夺取抗洪抢险的最后胜利。

来了,8月7日,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温家宝在洪湖防汛抗洪最紧张时刻,再次亲临洪湖视察防汛抗洪工作。他冒着酷暑,察看了中小沙角的险情现场;他踏着泥泞的村道,深入农家详细询问防汛生活情况,把中南海对洪湖人民的关爱,对洪湖抗洪军民的情暖体现在具体行动之中。随后,他在洪湖文泉宾馆听取了湖北省的汇报,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全国人民全力支持湖北的防汛抗洪斗争。他要求湖北省各地确保长江大堤安全作为整个防汛工作的重中之重,把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严防死守,夺取抗洪抢险的最后胜利。

来了,8月9日,在洪湖防汛抗洪最关键的时刻,三架蓝白相间的直升飞机徐徐降落在洪湖师范校园内的草坪上,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受党中央、国务院和江泽民总书记的委托,在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王忠禹,湖北省委书记贾志杰,省长蒋祝平,广州军区副司令员龚谷成中将等的陪同下,来洪湖视察长江防汛抗洪工作。

当他来到洪湖长江干堤乌林中沙角险段时,只见滔滔江水几乎与江堤持平,惊涛呼啸而过。大堤内,200多名民兵突击队员,300余名空降兵正在背土抢筑围堰;大堤上,巨幅“万众一心,迎战特大洪水”和“军民同心,死保长江大堤”的标语竖立两旁。朱总理看到这感人的抗洪场面,十分高兴,一下车便握住洪湖市主要领导的手说:“你们辛苦了!”洪湖市主要领导朗声地说:“感谢总理关心,我们把这里的险情向您作个汇报好吗?”朱总理微笑地说:“好!”市委书记雷中喜适时地展开一张洪湖地图,请朱总理观看洪湖市的长江堤段位置,并将洪湖市“认真查险,科学处险,突击抢险,精心守险”的情况作了汇报。朱总理称赞道:“这个堤段很重要,你们守得好!”接着,朱总理接见了驻守洪湖的水利专家曾祥培等人,称赞他们为洪湖科学处险作出了贡献。

朱总理在热浪滚滚,烈日炎炎的太阳下,站在长江大堤上,向参加抗洪抢险的解放军、民兵和广大干部群众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和江泽民主席向你们致以亲切慰问和诚挚谢意!今年长江面临的是1954年以来的最大洪水,它来势猛,水位高,持续时间长。同志们40多天奋战在堤段下,人困马乏,但你们顽强拼搏,在防汛抗洪中建立了伟大功绩,击退了一次次洪水的冲击。所以,江主席让我来向你们,向全体军民表示诚挚的感谢。

朱总理接着说:“8月1日晚,中央召开了政治局常委会议,江泽民同志已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死保长江大堤。中央军委已下令从广州军区、济南军区调动5万多名解放军,支援长江沿线抗洪抢险。据湖北省领导的介绍,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是荆州江段最薄弱的环节。我们背靠江汉平原,武汉三镇,如果这个地方溃堤,那就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重大的损失,不可弥补的损失。我们后退无路,无路可退,我们一定要死保长江大堤。我相信,我们完全有条件,有力量把这个堤守住。因为,我们国家是强大的,我们中国共产党是强大的。现在全国都在支持湖北省,到处都向湖北调运砂石料,编织袋,调运各种抗洪物资。所以,我们完全有力量守住长江大堤。”

朱总理最后说:“现在长江水情看好,上游没有继续涨水。但千万不可放松,尤其是在退水的时候。希望洪湖全体市民都来支持抗洪抢险的军民,不要可惜这一块庄稼,不要舍不得坛坛罐罐,堤垮了淹了江汉平原,武汉三镇,十年也恢复不了。误了大局,对国家的损失就太大了。所以,同志们现在一定要全心全意,同舟共济,团结互助,同心协力把大堤守住。我相信在江主席的领导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解放军的支持下,湖北省的军民一定会守住长江大堤。”

他的声音响彻洪湖上空,他的指示铭记在10万抗洪军民的脑海里,他的身影留在90万洪湖人民的心中……

来了,8月13日,正当洪湖10万抗洪军民与长江超历史特大洪水进行殊死博斗的最危急的时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率国务院副总理、国防汛抗旱总指挥温家宝,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在湖北省委书记贾志杰、省长蒋祝平、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市长王平等领导陪同下,亲临洪湖抗洪抢险第一线,视察长江大堤防守情况,慰问日夜奋战的抗洪军民,并进一步部署长江防汛抗洪工作。他一抵洪湖,就直奔洪湖长江最重要的险段之一—乌林中沙角。

此时的乌林中沙角堤外,惊涛拍岸,浊浪滔天;堤上战旗猎猎,群情激昂,自卸车、翻斗车往来穿梭,数千军民正投入紧张的抢险战斗。

江总书记一下中巴车,就直接来到水潭里架设的浮桥上,察看险情。省委书记贾志杰介绍说:“中沙角堤段,堤身单簿,水潭水深险大,从昨天开始,洪湖市实施帮堤截渗的抢险方案。将赶在今晚7时前完成。”江总书记说道:“要密切监测险情变化,确保万无一失。”

接着,江总书记来到大堤脚边的守险棚内,对守险干群说:“你们辛苦了!坚持就能夺取最后胜利!”大家激动地说:“感谢总书记的关怀!”

随后,江总书记在乌林堤段的江堤上亲切接见了2000余名抗洪抢险军民。他首先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的广大干部群众、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公安干警致以亲切地慰问。

江总书记说:“这次长江发生的洪水是自1954年以来又一次全流域性的大洪水。”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领导下,广大军民发扬不怕疲劳,不怕艰险,连续作战,顽强拼搏的精神,战胜了一次又一次洪峰,保护了长江大堤,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国民经济和社会稳定作出了重大贡献。在这场抗洪斗争中,我们的党员干部,我们的人民和军队都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我们已经取得了了不起的大胜利。现在已是决战决胜的时候,越是接近最后的胜利,我们越要百倍警惕,千万不可麻痹大意,要坚持到底,坚持奋战,坚持、坚持、再坚持,我们就一定能取得最后胜利。

江总书记说:“这次抗洪抢险再次证明,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人民解放军。在抗洪抢险的最关键时刻,人民解放军发挥了突击队的作用。”他说:“中央军委已作出决定,人民解放军全力以赴支援长江抗洪抢险。目前,整个长江流域已有13万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湖北长江干堤上就有7万大军。湖北省还有200多万干部群众昼夜守护着大堤。只要军民紧密团结在一起,奋力抗洪,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夺取最后胜利。”

看到大堤上飘扬着“黄继光所在连”的战旗时,江总书记深情地说:“我们的部队是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想起上甘岭就想到你们,让上甘岭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黄继光同志虽然牺牲了,但他英勇作战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江总书记在讲话结束前问大家有没有信心保卫长江大堤,军民高呼:“有信心”“坚决保卫长江大堤”,“坚决完成任务”,“让党中央放心,让国务院放心,让中央军委放心,让江总书记放心,让全国人民放心!”雄壮的口号声响彻云霄,保卫长江大堤的声音传遍大江南北,传遍四面八方……

8月14日,江泽民总书记在湖北省视察长江抗洪抢险工作时发表了“夺取长江抗洪抢险决战的最后胜利”的重要讲话。他在讲话中要求:各级领导思想上要高度重视,要加强领导。要加强统一指挥。要充分发挥人民解放军的突击队作用。要认真做好灾区群众的生活安置工作。要做好重建家园的工作。要抓紧抓好兴修水利的大事……。他的讲话是动员令,战斗令,是对奋战在洪湖抗洪抢险第一线的广大军民最大和最好的支持!

洪湖抗洪军民在迎战第七次洪峰之时,8月25日13时,江泽民总书记给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打电话,了解洪湖兵力部署情况,并作了重要指示。他指示:抗洪抢险部队要高度警惕,充分准备,全力以赴,军民团结,以洪湖地区为重点,严防死守,坚决夺取决战全胜。

中南海的关心是洪湖10万抗洪军民战胜世纪特大洪水的巨大动力,江总书记的关心更是洪湖10万抗洪军民战胜世纪洪水的力量源泉!

来了,9月1日,无声电波传来了一个红军老战士对洪湖抗洪子弟兵的深情厚意,对洪湖的关心与关爱。她就是贺龙元帅的夫人、全国政协常委、总参顾问——薛明。

9月1日上午,在看完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中播出的在洪湖市拍摄的《钢铁八连》的专题后,薛妈妈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快拿纸来,我要给驻守洪湖市的抗洪部队写信!”

她戴上老花镜,用颤抖的手艰难地写呀,写呀,整整写了一个上午。她把一个红军老战士对洪湖的心,对洪湖的情,对洪湖抗洪部队的爱跃然纸上¬——

赴洪湖地区抗洪抢险的指战员同志们:

你们好!你们辛苦了!

百里洪湖,曾经是党领导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是贺龙同志早年战斗过的地方,是他的第二故乡,也是我们全家的第二故乡。多年来,我们一直深情眷恋着那片渗透着革命先烈鲜血的热土,深爱着那里勤劳智慧勇敢坚强的人民……

1931年,洪湖地区地遭受了一次大洪水。那时,贺龙同志带领的红军部队一面同敌人作战,一面经受洪水的考验,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坚持斗争。今年的洪水比那一年还要大……你们作为红军的后来人,在党中央、江主席的坚强领导、英明决策和正确指挥下,风里冲、雨里闯、泥里滚、浪里搏,不怕牺牲,英勇奋战——写下一篇又一篇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从抗洪英雄高建成和你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老红军的光荣传统,老八路的英雄本色和上甘岭的战斗作风没有丢,看到了新时期共和国军人的风采……

在这里,请允许我以一个普通洪湖人的名义,再一次向在抗洪救灾斗争中作出突出贡献的解放军官兵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你们对老区人民的一片赤诚!

在这里,请允许我以一个普通党员、普通战士的名义,向在生死关头视党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年轻一代的共产党员,新时期的子弟兵,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在这里,请允许我以一个普通老人,普通母亲的名义,愿你们这些远离父母的孩子们,从军报国舍已为民的抗洪英雄们胜利凯旋,平安归来!

薛妈妈的信,化着巨大的精神力量,鼓舞着战斗在洪湖抗洪前线的10万抗洪军民。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铸成中流砥柱,铸成坚不可摧的百里堤防!

军民携手战洪魔

大雨、暴雨、特大暴雨。

大水、洪水、特大洪水。

告急、告急、全面告急。

在洪湖135公里的长江干堤和91.05公里的东荆河堤及93.14公里的洪湖围堤一进入汛期,就遭受暴雨骤雨的冲击,经受狂风巨浪的冲洗……由此,洪湖10万军民在160公里堤防与洪水展开了一场抗击洪魔的殊死搏斗。

指挥机关是抗击洪魔的组织保证。4月12日,洪湖市委、市政府以“洪办文”联合发文,分别成立了洪湖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和长江、东荆河、四湖防汛指挥部,市委书记雷中喜任市防指政委,市长韩从银任市防指指挥长。6月20日,洪湖市各流域防汛指挥部指挥长和工作人员按时进岗到位,紧张有序地投入战斗。长江由市长韩从银兼任指挥长,东荆河由市委副书记刘时耕担任指挥长,四湖是市委副书记罗贵舫担任指挥长。6月25日,洪湖市成立了长江燕窝前线和东荆河唐咀前线防汛指挥部,分别由市委副书记赵光锋、刘时耕担任指挥长。

7月1日,洪湖市委、市政府召开紧急防汛电话会,通报长江、东荆河的汛情,部署防汛抗灾工作。

市长韩从银首先通报了全市的水雨灾情。据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提供的资料表明:长江从6月26日进入30.00米的设防水位后,水位迅猛上涨,28日全线超过31.50米的警戒水位。截止7月1日下午2时,螺山站水位已达32.73米,离33.17米的保证水位仅欠0.44米。另据气象部门预报,四川、重庆、湖南地区在普降大到暴雨,川水、南水将会大量下泄,洪湖防汛形势不容乐观。为此,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市作好防大汛、抗大灾的思想准备,迎战特大洪水。

7月1日,洪湖市紧急调派防汛劳力上堤,135公里的长江干堤和25公里的东荆河下游堤段按每公里100人布防,当日上防汛劳力16000人。各地由乡镇长带队,在所辖堤段安营扎寨,进行巡堤查险。

7月2日,市长韩从银在洪湖电视台发表电视讲话,动员全市人民紧急行动起来,打一场抗击洪魔的人民战争。他要求全市上下坚持“安全第一,常备不懈,以防为主,全力抢险”的防汛方针,牢固树立防大汛、排大涝、抗大灾、抢大险的思想不动摇,坚持打大仗、打恶仗、打持久战。严防死守,力争在规定防御标准内不溃一堤、不倒一坝、不失一垸、不损一闸站,即使长江出现超过1954年的大洪水,坚决做到水涨堤高,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夺取防汛抗洪的决定性胜利。

这既是动员令,更是军令状,是90万洪湖人民向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江泽民总书记、朱镕基总理及湖北省委、省政府立下的军令状。

领导的行动是无声的命令和最好的回答。当晚9时许,大雨滂沱,电闪雷鸣。忙碌了一天的市委书记雷中喜冒雨巡江堤。他在泥泞的江堤上步行1个多小时后,来到龙口镇长江民垸人造湖段查险,当他了解到宝洲村还有300多名群众仍居住在地势低洼的长江民垸人造湖边时,严肃地说:“人造湖西垸势态严峻,要迅速动员群众安全转移。”陪同查险的副市长吴锦华当即表示,马上带队挨家挨户做好群众工作,组织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

雨越下越大,路越来越泥泞。雷中喜一行又徒步巡堤10多公里后,又驱车来到老湾乡。雷中喜手持电筒,来到“带病”运行30多年,曾在“96•7”型特大洪水时出现重大险情的老湾闸仔细检查,并叮嘱老湾乡党委书记周泰宇安排乡镇领导坐哨防守,备好抢险物料,作好抢险方案,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哗哗的雨水湿透了他的全身,分不清是雨水、汗水还是泥水……他继续往乌林堤段徒步行进……

严明纪律是夺取防汛抗灾斗争胜利的重要举措。7月2日,洪湖市纪委发出通知,要求全市各级党组织防汛抗灾必须保持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加强全局观念,坚决克服各自为政的本位主义,各行其是的无政府行为,严格服从防汛抗灾指挥机关的统一指挥调度,严禁以任何借口拒不执行或拖延防汛指挥机关的指示和命令,对在关键时刻,畏缩不前或临阵脱逃的,从严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对因工作作风漂浮,失职渎职,造成重大损失和严重后果的,坚决追究责任。

一级党组织是一座靠山,一名党员是一面旗帜,7月3日,洪湖市委组织部发出通知,要求全市广大共产党员和各级党组织带领广大人民群众,以战胜“96•7”特大洪水的勇气和信心,奋力夺取防汛抗灾斗争的全面胜利。要求广大领导干部和共产党员,在防汛抗灾斗争中身先士卒,哪里有险情,就出现在哪里,哪里的灾情最严重就和哪里的人民群众一道,风雨同舟,并肩战斗。

汛情越来越危急,堤段越来越危险,荆州更担心洪湖。7月23日,荆州市委、市政府、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在洪湖成立了长江防汛洪湖前线指挥部。市委书记刘克毅,市委常委、荆州军分区司令员王明宇,副市长刘耀清,荆州军分区副司令员王树华等领导坐镇指挥。

7月12日至27日,省委、省政府、省防指分四批向洪湖派遣防汛抗洪工作组78人,增强洪湖防汛抗洪的领导力量。

面对滔滔洪流,面对长江洪峰的一次又一次袭击,洪湖抗洪军民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抗御洪水,保卫家园的战斗。

战斗之一:激战周家嘴。7月26日,螺山周家嘴险段桩号525+730-800之间,先后出现了11个清水洞,而且有2个洞严重渗水。接到险情报告后,市委书记雷中喜、副市长张桂华和省防总驻螺山工作组组长、省体委纪检组长陈湘凯及10多位水利专家立即赶到出险现场。经仔细观察,专家们作出判断,此地11处16个清水洞为白蚁引起的清水洞群。雷中喜等领导根据专家们的建议,迅速作出了外帮截渗,内筑反压的抢险方案,上报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上午10时许,省防指发来传真,在肯定周家嘴抢险方案的同时,命令洪湖市必须抢在洪峰到来前,在大堤迎水面筑起一道长150米、宽10米、高出水面0.50米的水上新长城。

省防指一声令下,洪湖闻令而动,随即展开了一场激战周家嘴的战斗。

——20辆翻斗车、50辆“三马”、两台挖掘机、一台推土机、两艘轮渡赶来了;

——在大堤上抢筑子堤的1100名螺山民工赶来了;

——连夜急行军刚到洪湖的空降兵某部600名指战员赶来了;

——奉命支援螺山抗洪抢险的400名峰口民工,跳下汽车举着红旗赶来了;

——水利部副部长张基尧、湖北省副省长张洪祥、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赶来了;

——水利专家、省洪工局局长曾祥培等10多位水利工程师赶来了……

周家嘴堤段战斗的气氛十分浓烈。堤上机声轰鸣,堤下人来人往,扛包运土的川流不息,民工的号子声,官兵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有的三五个人组成一个突击队,有的十多人组成一个运土队,挖土、挑土、扛包、装袋、运输的忙个不停。下午2时,螺山地段突降大雨,本已十分湿滑的大堤上更是一片泥泞,抢险的勇士一个个滚成了泥人,看不清他们的脸和嘴。为了加快速度,有的战士索性坐起了“滑梯”。一场紧张激烈的抢险战斗在有序地进行。经过5个多小时的战斗,下午3时许,周家嘴险段堤外筑起了一道新的外帮防渗挡水堤,堤内外筑起了一道高1.5米,宽1米,长2000米的挡水反压围堰。下午4时,抢险工地传出特大喜讯,9号洞断流了,抢险成功。顿时,堤上堤下一片欢呼,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发来贺电,对洪湖螺山周家嘴抢险成功给予充分肯定,并慰问抢险一线的全体指战员。

战斗之二:抢护八十八潭。8月10日,长江第四次洪峰逼近洪湖,高水位中浸泡了一个多月的八十八潭堤段,就像一个筛子,到处渗水。上午8时许,八十八潭中突然一个劲地往外冒出水泡。正在此处巡堤查险的燕窝镇长余新河得知后迅速赶往现场,他往潭中一看,潭里像一锅煮开了的稀饭,大泡带着小泡,裹着黑黄色的泥沙翻作一团,他断定潭内肯定有管涌。险情就是命令,于是他猛地扎进水中,由于温差太大,一时难以适应,手脚都不听使唤,急剧上翻的水头灌得他满嘴、满耳都是泥沙,几次被涌水顶出水面。他顾不得这些,拿了一根竹篙作支撑,一次次潜入水中,终于发现了一个口径1.8米,深2.5米,出水量为每小时25立方的特大管涌,同时又在周围堰潭内发现了十多处管涌群。险情距堤脚仅74米。如此近距离面积的管涌,不紧急抢护,大堤很快就有溃口的危险。

洪湖市燕窝长江前线指挥部指挥长赵光锋、燕窝镇委书记朱忠柱和工程技术人员张先鹏,田期望等火速赶赴出险地点。他们一边研究抢护方案,一边调集劳力,砂石料,同时组织清障搭浮桥,并迅速与驻燕窝空降兵某部官兵联系,请求增援。空降兵某部217名官兵接到命令后,20分钟便赶到现场抢险围堰。荆州军分区副司令员王树华、省水利厅副厅长郭有民、省洪工局局长曾祥培、洪湖市委书记雷中喜、省农机局局长张守传、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副市长刘耀清等相继赶到现场指挥抢险,副省长张洪祥也亲临现场坐镇指挥。

现场抢险指挥部决定采取“正反三级导滤”和“抽水反压”双管齐下的抢险方案。燕窝镇叶家边村和民河村民工率先投入抢险战斗。叶家边村党支部书记彭光辉带领村干部潜入臭气熏人的水坑中施工。空降兵某军军长马殿圣也赶到现场参与决策指挥,在与工程技术人员察看险情后,又从大沙等地增调了400多名官兵投入抢险战斗。5时40分,空降兵某部官兵和民工在面积达1.5亩的水坑周围筑起了一道高1.5米,宽1米的围堰,与此同时,10台抽水机从长江向水坑内抽水反压。

燕窝八十八潭管涌险情引起了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指挥部总指挥温家宝和湖北省委、省政府、省防指的高度重视。温副总理专门打电话询问八十八潭险情,坐镇省防指的副省长、副总指挥王生铁在1个小时内打来8次电话,了解抢险情况。

抢险当日气温高达40度,热得人喘不过气来,2000多名抢险军民在高温下扛着百多斤的砂石料,拼命的奔跑,与洪水争时间,抢速度,衣服湿透了,鞋子跑掉了,脚板划破了,也全然不顾,为的是尽快抢护好险情。经过19个小时的奋战,一道周长2公里,面积达300亩的大围堰筑成了,终于制服了这个被国家防总定性为“国宇一号”的特大溃口性管涌险情。

战斗之三:镇锁新月干堤。刚战胜八十八潭这一特险情,还未来及喘口气,第六次洪峰就像一匹脱僵的野马,咆哮而来。8月20日傍晚,天气突变,江面上卷起七八级狂风,狂风掀起两米多高的巨浪,巨浪携夹着暴雨,扑向新月干堤。七家垸的子堤一下子被撕开了200多米长的大口子。漫堤的江水象山洪爆发,哗哗的水声在一公里以外都能听见。洪水直泻而下,冲垮了电排站的院墙和民房,堤脚的杉树也被连根拔起。七家垸全垸溃漫。洪水注满七家垸后又如猛虎下山般地直冲30多年未经洪水浸泡的长江新月干堤。刹那间,新月干堤永乐段在狂风巨浪的冲击下被撕开了一条80多米长的口子,洪水咆哮着形成一个巨大的瀑布冲向10米落差的堤脚,浪头已漫过堤顶直捣电排站,眼看一场毁灭性的灾害就要发生,洪湖10万军民50多个昼夜与洪水搏斗的功绩将会随洪水而去,江汉平原800多万父老乡亲和全国重工业轻工业基础“九省通衢”的武汉市就会遭受洪水的袭击。

7点50分,在燕窝指导抗洪抢险的省石化厅副厅长刘向东心急火燎地向武警某团政委黎伦发告急:长江新月干堤永乐段江水漫堤,情况万分危急,请火速增兵!

话语紧迫,险情逼人,十万火急,黎伦发来不及报告,也来不及请示,用急切的声音命令:在433堤段抢险返回途中的二营五连官兵立刻赶赴永乐险段,通信连、特勤连、四连、六连火速增援。这时,大雨倾盆,道路泥泞,400多名官兵在政委黎伦发和副团长曹孟良的带领下,顶风冒雨,火速奔向五公里外的堤段。尽管官兵们个个饥肠辘辘,但大伙只有一个心愿:快快赶到险段,抢住时间,保住大堤。在离永乐堤段还有1公里左右时,官兵便隐约听到洪水下泻时发出的巨大吼声。连长庄文信一个劲地高喊:“快冲、快冲!”带着部队朝险点冲去。人被暴风和洪水冲得摇摇晃晃,土包被洪水冲走,”“下水,组成人墙保护”黎伦发政委一声令下,副团长曹孟良高喊:“同志们,跟我来!”二营教导员张晨平和副营长黄明胜一齐纵身跳下水去。紧接着,400多名官兵倚着堤外,一个个手挽手,肩并肩,一层、二层、三层,用血肉之躯筑起一道道人墙,挡住洪水对大堤的冲击。

在人墙后面,燕窝镇300多名民工迅速用编织袋装土抢筑子堤。可是此时风浪愈来愈大,稍有不慎官兵和编织袋土就会被巨浪卷走,筑子堤变得越来越艰难。官兵们索性都转身180度,改面朝长江为背朝长江,弓着腰一面紧紧抱住编织袋,一面用血肉之躯堵住滔滔洪水。经过近1个小时与急流和风浪的奋力拼搏,400多名官兵已是筋疲力尽,有的官兵开始表现出明显的力不从心。“用铁锹撑起来!”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官兵们纷纷用铁锹死命撑住身体,顶住洪水的压力。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官兵们一个个咬紧牙关与洪水抗争。

风越来越大,雨越来越急,浪越来越高,济南军区某炮团二营五连87名战士在营教导员汪立宏和连指导员杨伟的带领下赶往永乐险段,他们跳入江水中,用身体筑起了第四道人墙。他们的胸前是滔滔的洪水;他们的身后是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800多万父老乡亲;他们的血肉之躯是中华民族不屈的气节。

经过400多官兵和几百名民工的8个多小时的顽强奋战,至凌晨3点,一条长140多米,宽3米,高1米的新子堤岿然屹立在新月干堤永乐堤段,有力地抵住了洪水的冲击。

战斗之四:决战乌林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20日深夜11点多钟,乌林镇长江干堤青山段,在离堤面不到2米的内坡上,发现了一条四五米长的裂缝。不到几个小时迅速发展到250米长,缝隙由一手指宽发展到一巴掌宽,1米多深,大量的明水从裂缝中往外直冒。看到如此大面积的内滑坡,一些民工被吓得脸色苍白,拼命地喊:“快来人啦!快来人啦!”在场的工程师紧张地说:“这是突发性特大溃口性险情,赶快报险,不然,洪水就会把堤身挤破,将以10米高的水头冲向江汉平原,冲向武汉,后果不堪设想!”

接到险情报告,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省武警总队副总队长张火焱、荆州军分区副司令员王树华、洪湖市委书记雷中喜等先后迅速赶到现场察看险情。经紧急磋商,决定实施抢筑外帮、内压台、开挖导滤沟,控制内脱坡险情。

洪湖市委书记雷中喜把生命置之度外,他站在裂缝旁,紧锁双眉,凝视沉思。此时的他感到,在这个时候,人心的崩溃,将比大堤的崩溃更可怕。于是,他高声喊道:“是党员和干部的都站出来!”随着他的这一宏亮声音,在200多米长的裂缝险点上,齐唰唰地站出了两百多名党员干部,像一块块巨石压在了堤段的最险处,摆开了与洪水决战的阵势,稳住了大堤上群众的心。这时,他拿起电话命令道:

洪湖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紧急调运抢险物料……

济南军区某部,请你们火速派兵赶往乌林青山堤段抢险……

永丰镇民兵抢险突击队火速赶到乌林现场……

峰口镇、代家场镇、小港农场火速增加援兵……他一边紧急下达战斗命令,一边紧急组织民工抢运砂石料,安装照明线路,为大兵团作好抢险准备。

接到抢险命令的5000多民工和4000多名解放军官兵从不同方向飞奔而来。20多艘装满芦苇、小麦、稻草、大块石和砂石料的船只,火速驶向险点。堤上,130多辆小型翻斗车来回奔驰;堤下,1万多军民沿大堤分八路摆开,形成了八条抢运土方的人流。部队与部队之间,民兵与民兵之间,民兵与部队之间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抢险竞赛。一时间,汽笛声、喇叭声、口号声、呐喊声响成一片;空军、陆军、武警、民兵和群众协同作战,构成了一幅气势磅礴的军民携手抗洪图。

21日中午,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烫的。1万多名抗洪军民面对热浪袭击,他们将浑蚀的江水一次又一次地往头上泼洒,浑身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泥水。济南军区副司令员裴怀亮中将不顾高龄,同军长张祥联一起手执铁锹,把战士们倒下的土,一锹一掀地掀到堤边,夯实新筑的外帮土层。全国“见义勇为英雄”、济南军区某部导弹连副指导员徐洪刚也参加了这场战斗,他不顾被摘除了一根肋骨的身体,坚持多扛快跑,几次累倒在江堤上。”吴王庙村党支部书记徐兴保,自幼父母双亡,全靠奶奶拉扯成人。这一天,他的老奶奶去世,正当他准备给老人办丧事的时候,接到了抢险命令。他面对奶奶的灵位,流着泪说:“奶奶呀,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您老人家就原谅孙子吧!”说着,他叩了一头,把丧事交给妻子办理,带着奔丧的人赶上了大堤。青年农民胡汉章,妻子病重卧床不起,当村里通知一线劳力上防汛时,他二话没说,拿起铁锹就出了门。村干部劝他说:“汉章啊,你爱人病得这么重,你就留在家里吧。”他回答说:“防汛的事比天大,大堤垮了,哪里还有家。”在抢险工地,他一干就是三天三夜,妻子病逝的消息传到工地,他正在背土筑压台。当天,胡汉章一边安葬妻子,一边说:“对不住你了,等大堤保住了,明年我再来给你修个坟吧!”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来到了抢险工地。正是一大批像胡汉章这样新时期的普通农民,作为抗洪大军的脊梁,撑起了长江边上不倒的大堤。

经过1万多军民三天三夜的苦战,这场全省险情最重,抢险工程量最大的乌林青山长江干堤阻击战,终于以洪湖军民的胜利而结束。

滚滚洪流挡不住洪湖抗洪军民战天斗地的英雄气概,他们用忠诚、奉献、血肉和生命构筑了巍巍的大堤,演绎了一个个感人的故事。

故事之一:将军热恋战场。严重的汛情,牵动着将军的心,将军的使命,就是为保卫人民的利益而战。在洪湖防汛抗洪的最危急关头,以广州军区副司令员龚谷成为首的23位将军指挥15372名解放军、武警官兵挺进洪湖。他们发扬“不怕疲劳、顽强拼搏、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与洪湖人民共同抵御洪水,充分显示了人民军队不怕流血牺牲,英勇顽强的英雄本色。

在这些将军中,每位将军都是一部读不完的书,每位将军都有一串串闪光的抗洪故事。洪湖10余万抗洪军民无不知晓空军有个马殿圣军长。

马殿圣少将率领的部队,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英雄之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建立了卓著功勋。在和平建设时期,多次执行急难险重任务,屡立战功。参加抗洪抢险战斗更是这支部队的一个善长作战的强项。1996年汛期,在洪湖螺山家周家嘴抢险战斗中,就立下过大功。

“作为一位军事将领,在和平时期除要搞好战备,更主要是作好灾害面前快速反应的准备。”这是马殿圣带兵的一贯指导思想。并贯彻于他的用兵谋略中。1998年汛前,他注意到水文气象专家关于1998年可能发生1954年那样大洪水的预报,引起了高度重视。他和政委赵金奎少将商量后,报上级同意,果断适当调减了1998年部队外出军训的数量,使部队在驻地保持满员和高度的待机状态,汛期随时可以拉到抗洪前线。事实证明,这个部署是完全正确的。

“尽量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是马殿圣在用抗洪之兵方面的一个战略思想。5月初,洪湖长江还未进入主汛期,马殿圣便亲临洪湖,对135公里的长江干堤和16座穿堤建筑物及重点险段进行了现场勘察,对防汛部队可能开进的地形、社情、民情及交通、通信作了进一步的了解,基本掌握了洪湖长江干堤险工险段的第一手资料,做到了心中有数,一旦接到任务,即可全力进占抢险。回到驻地后,马殿圣还不放心,他对官兵们说:“打仗要先演示,防汛也要先演练。”于是,他按照防汛预案的要求,组织部队紧急出动,就人员收拢,物资装载,模拟堵口和加高加固堤防等12个项目,进行了紧张有序的演练。在后来的抗洪实战中,洪湖10余万抗洪军民对空降兵召之即来,忙而不乱,来之善战的抗洪作战素养交口称赞。

7月25日,在洪湖防汛抗洪的关键时刻,他率部急驰洪湖,立即投入洪湖长江干堤周家嘴、老湾、梅家潭的护堤抢险。在40多天的抗洪抢险战斗中,他和赵金奎政委指挥空降兵不断增援长江防汛前线,在一线集结兵力达9800多人,成了出动规模最大的部队之一。

8月16日中午2时,沙市水位达到45.09米,流量每秒51700立方米,超过国家分洪的标准。能否守住长江干堤,全国人民为此担心,中央领导为此担心,全世界都在关注,人民军队在此时的作用举足轻重。在荆州前线指挥抗洪抢险的温家宝副总理在监利县杨家湾检查堤防时,直接向马殿圣发问:“马军长,你告我,长江堤防最险段在哪里?”马殿圣回答道:“省长告诉我,在洪湖,监利”。温副总理又问:“你们军能不能在这里守住?”马殿圣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们保证完成任务,请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

温副总理听罢,紧紧握住马殿圣的手,动情地说:“谢谢你们,全国人民谢谢你们!”温副总理站在大堤上直接与朱镕基总理通话,转告马殿圣代表全军将士作出的这个至关重要的表态。“作为军人,应该在战场和救灾两条战线上尽天职!”这就是马殿圣的回答。除了履行将军的第一职责——指挥若定,运筹决胜外,马殿圣经常出现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亲自指挥了多次抢险战斗,使一次次险情化险为夷。

故事之二:洪湖前线“朱可夫。”前苏联有一位元帅叫朱可夫,他在保卫斯大林格勒大战中立下赫赫战功。抗洪抢险如同打仗。在洪湖长江抗洪前线,在135公里的长江干堤,经常出现一位优秀指挥者。正是他的技术参谋,降服了一次又一次肆虐的洪魔,为保护长江干堤立下汗马功劳。此人就是被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称之为洪湖抗洪前线的“朱可夫”——湖北省洪湖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局长曾祥培。

7月1日,防汛刚开始,曾祥培就和他的老搭挡——荆州军分区副司令员王树华一起进驻洪湖市,参与指挥抗洪抢险。

7月13日零点45分,刚刚准备入睡的曾祥培接到电话报告,燕窝八十八潭出现重大险情,曾祥培立即随王树华驱车前往。平时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只用35分钟就赶到了。在现场,曾祥培看到离长江堤脚260至320米的水塘中有3处管涌,其中最大的一处孔径达0.55米,沙盘直径1.8米。若不及时控制,有可能造成溃口的恶果。于是,他和其他负责人一起,立即召集技术人员制定抢险方案,决定先用卵石倒入洞中,消杀水头,再采取三级导滤措施,消除险情。他一面协助实施抢险方案,一面向荆州市防指报告情况。4时38分,荆州市防指回电,同意抢险方案,并明确技术总负责为曾祥培。就这样,曾祥培和200多名抢险人员一起白天头顶烈日,晚上身披星光,一会儿指挥填石,一会儿指导导滤,连续奋战了三个“东方红”。由于他决策指挥正确,处险方法妥当,大家奋力拼搏,终于将湖北省防指认定的全省最大的险情控制住。7月15日,省长蒋祝平在检查燕窝险段时,对抢险判断准确,决策正确给予充分肯定,并握住曾祥培的手,代表全省人民表示感谢,并说要在全省推广燕窝的抢险经验。

曾祥培是一位与水打30多年交道的“老水利”,与洪魔拼搏身经百战,在处理复杂的险情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7月2日,老湾腰口闸出现漏水,为保险起见,有人提出把闸全部封掉。曾祥培到现场一问二听三查,认为不是涵闸本身的问题,而是闸口遗物梗阻。若完全封死,不仅工程量大,整个闸也将报废,再想开闸就不可能了。于是,他提出不要把闸封死,采取防渗措施处理。到了4日,又发现闸后出现浑水,曾祥培经过认真观察和分析,认为是上面的小垸子漫溢后的泥桨进入渠道后随水流进闸内所致。果然不出所料,两小时后闸内恢复了正常。7月26日螺山周家嘴出现清水洞险情,开始报告的是散浸集中,经过曾祥培仔细观察后,认定是清水洞而且预测生物危害所致。几天后,果真从清水洞处挖出了白蚁巢和老鼠洞。曾祥培的判断令人叹服!

故事之三:螺山江段 “穆桂英”。在洪湖长江防汛抗洪的日子里,抢险前线有大批“穆桂英”,镇守大本营则有不少“娘子军”,洪湖市妇联主任杨人元就是其中的一个。

6月30日上午8时,杨人元刚进办公室,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请杨主任速到市委会议室参加防汛紧急会议。会上,洪湖市委书记雷中喜命令:市委委员、市妇联主任杨人元坐镇螺山,任市领导驻螺山镇长江防指副指挥长,3小时内到岗。

杨人元回到办公室,简单交待完工作,便回家清理了几件换洗衣服,背上水壶,戴上草帽,立即出发。出门前给女儿留下纸条:妈妈去螺山防汛,急事打电话去,号码为8292206。

中午,女儿回家看到这张纸条,落泪了。她清楚:妈妈因病刚从武汉做完手术才回来。

据镇指挥部电话本上记载,杨人元到螺山防汛以来,共接到家里打来两次电话。7月3日,她女儿电话:“妈妈,气烧完了,我中午吃饭怎么办?”“吃方便面,没事再不要打来电话,这是防汛专线。”杨人元落泪了,女儿今年才14岁。7月18日晚10时,杨人元的丈夫的电话:“女儿高烧不退,今天是第二天,你能否回来?”“现在是防汛的关键时刻,我不能回来。”杨人元直接回绝。

7月3日,螺山镇老街堤段水位涨到33.50米,老街居民区漫水,杨人元顶风冒雨指挥人们打围子,奋战了一天。

7月4日,螺山铁牛段面7200米需要护坡防浪,她当夜与镇纪委书记在那里与抢险队战斗了一夜。7月5日,马家闸发现滑坡,她第一个赶到现场,连夜组织劳力120余人,赶扎防浪把150多个,装编织袋2000多个运土护坡。闻讯赶来的市委书记雷中喜看着险段已排除,拉着杨人元的手说:螺山防汛段面长,险情多,责任大,你的担子重啊!

看着杨人元日渐消瘦的面容,螺山镇委书记徐先汉、镇长刘思举多次劝她:你在家指挥,我们去现场,但一次再次都被她拒绝了。

7月19日,杨人元感冒发烧,徐先汉、刘思举采取强硬措施将她送进了螺山医院,可是晚上,她还是柱着棍子在江堤上巡查……

故事之四:郑州拉面抗洪队。8月19日,28岁的河南省郑州市青年杨志鹏关注着长江流域的洪灾,百年不遇的洪水正威胁着沿岸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此时的杨志鹏想的是如何让抗洪战士吃上一碗热面,把杨记清芳拉面馆搬到洪湖抗洪前线。主意一定,他立即召开家庭会议,把自己的想法向家庭人员道明,获得了全票通过。他随即关掉了生意红火的拉面馆,为开赴洪湖抗洪前线作准备:购置3个大灶、几口大锅、1台发电机、1个鼓风机、300袋面粉、300多斤鸡蛋和几百斤西红柿等。杨志鹏要为洪湖抗洪一线的子弟兵做鸡蛋番茄拉面。

在杨志鹏,杨志林兄弟的带领下,店里的14个伙计也加入到队伍中。他们还租用了两辆50座的大面包车和一辆12座的小面包车,所有准备工作在两天内完成。8月20日8时,他们16人踏上了南下洪湖慰问抗洪子弟兵的征程。

8月21日17时,由杨志鹏、杨志林兄弟率领的这支郑州拉面抗洪队来到了洪湖市。他们找到正在洪湖抗洪的空军第十五军军长马殿圣自我介绍说:“我们来自河南郑州,是来给战士们做饭的,哪里最困难,就让我们去哪里吧!”

“乌林镇腰口堤段。”当时此处的抗洪任务最为艰巨,在此驻守的子弟兵也最多。在接到军长的命令后,这支“来给战士们做饭的”郑州拉面抗洪队伍来到了腰口。他们支起锅灶开始拉面,一顿饭共做了近700碗拉面。

他们从乌林的腰口第一站开始,转战到老湾、龙口、大沙湖、燕窝、新滩,最后从新滩再转回燕窝。他们每到一处,将拉面做好后,由4个小伙子抬着大锅送上大堤,送到战士的手中。20多天,这支郑州拉面抗洪队在洪湖长江堤段免费为抗洪抢险的子弟兵拉出近3万碗拉面,使战士们吃上了可口的郑州拉面。

在洪湖20多天的拉面抗洪中,他们没有洗过脸,刷过牙,也没有睡一个好觉,每个人的身上被高温灼伤,再加上蚊虫叮咬,许多人身上都溃烂。

8月20日,第六次烘峰过后,战士们陆续撤离洪湖,杨志鹏一行认为洪湖堤段已安全,便悄悄地返回了郑州。直到离开洪湖,杨志鹏一行都没有留下在郑州的联系方式,人们只记得郑州拉面抗洪队。

故事之五:英雄热血洒江畔。洪湖是生长英雄的土地。在抗洪抢险中,几位英雄的名字传遍百里水乡,传唱荆楚大地。9月5日,洪湖市委、市政府在燕窝镇举行抗洪英雄命名表彰大会,荆州市委、市政府追授方红平、王四为、胡会林为抗洪英雄,国家民政部批准方红平、王四为、胡会林为革命烈士。

8月20日傍晚,天气突变,江面上滚着七八级狂风,狂风掀起两米多高的巨浪,巨浪携夹着暴雨,砸向七家垸堤段,子堤一下子被撕开了200多米长的大口子。漫堤的江水像山洪爆发,哗哗的水声一公里外都能听见。洪水直泻而下,冲垮了电排站的院墙和民房,堤脚的杉树也被连根拔起,眼看就要溃口倒堤,情况万分危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燕窝镇洲角村三代单传的独子、民兵连长方红平,当子堤将要溃口的时候,他率先跳入水中,用身体拼命地顶着快要被冲垮的子堤。

一个巨浪打来,他被卷入洪水之中,就在这一刹那,他抓住了一根楠竹,这根楠竹足以使他绝处逢生。这时,他听到村民涂家登的呼救声,就使尽全力把楠竹推了过去。涂家登得救了,方红平却被无情的江水卷走了。他在抗洪一线入党,用热血和生命实践了自己的入党誓言。

王四为,这个年仅29岁的小伙子,6月27日上堤防汛时,村里把他选进了抢险突击队。他说:“我身体棒,水性好,我不当突击队员谁当。”上堤后,他一心扑在大堤上,刚满月的儿子他仅见过两次面。8月20日傍晚,在抢护七家垸时,被洪水冲走,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长江大堤。

胡会林,一个18岁的热血男儿,曾想当一名威武的解放军战士,自6月27日上堤防汛后,处处向解放军学习。8月10日,燕窝红光二组发生重大管涌险情,他赶往现场,为子弟兵送茶倒水,后来干脆和解放军战士比着干,背土扛包。8月20日傍晚,七家垸溃口时,水性较好的胡会林,指挥和帮助村民脱掉雨衣,当他帮村民林先奇脱雨衣时,一个巨浪打来,胡会林被卷走了。

洪湖1998抗洪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很多,仅凭这点点文字是写不够写不尽的,他(她)们的英勇事迹和优秀品质将永载历史史册!采撷的五个故事,只是几个层面的代表,他(她)们仅仅是洪湖优秀儿女在1998抗洪中高贵品质和献身精神的体现……

洪湖抗洪“十字歌”

在1998抗洪抢险中,英雄的洪湖人民与人民子弟兵一道筑起抗御洪魔的血肉长城,洪水为之屈服,山河为之动容,历史为之沉思。这场史无前例,没有硝烟的保卫战、殊死战、持久战、消耗战,波澜壮阔,惊心动魄,悲壮凝重。

在最困难的时候,15000多名人民解放军、武警官兵挺进洪湖,头顶烈日、身挡激流,日斗洪魔,夜卧长江堤……

在最险要的地段,共产党员挺身而出,干部群众迎难而上……

在最艰巨的地方,领导干部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

在最危险的堤段,突出队员舍生忘死,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人,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

正是,这样的英雄群体铸就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怕困难、顽强拼搏,坚韧不拨、敢于胜利”的伟大抗洪精神。

在1998抗洪抢险中,英雄的洪湖人民发扬老区人民的光荣传统,为落实“三个确保”的重要指示,奋力迎战长江洪水,立军令状,树生死牌,水涨堤高,人在堤在,拉网式巡堤查险,不放过任何一处疑点,不留下任何一处险情,与洪水抗争、搏斗,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抗洪壮歌。他们在抗洪斗争中形成的抗洪“十字歌”是洪湖精神和荆楚文化及中国水文化的具体而生动的体现。

“一声令下,二话不说”,体现了洪湖人民对防汛抗洪指示坚决服从的鲜明态度,体现了洪湖人民执行防汛抗洪指示雷厉风行的踏实作风。

“三个确保,视(四)死如归”,体现了洪湖人民舍小家保大家,舍局部保全局的高贵品质,体现了洪湖人民置生死于度外的英雄气概。

“五级督查,六亲不认”,体现了洪湖各级党组织在防汛抗洪斗争中的严密督查体系和督办力度,体现了洪湖人民在防汛抗洪斗争面前铁面无私的坚定立场和十分严格的防汛纪律。

“七月涨水,八方支援”,体现了洪湖人民齐心协力,团结一心,步调一致的集体主义精神,体现了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九战不退,十分戒备”,体现了洪湖人民克服麻痹思想,高度警惕,连续作战,奋战到底,夺取防汛抗洪斗争全面胜利的坚强意志与顽强作风。

洪湖人民在1998抗洪斗争中形成的抗洪“十字歌”是伟大抗洪精神的延伸,是洪湖人民用自己的血肉和赤胆忠心写成的,它将永远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永远载入中国水文化的史册。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