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中华水塔”

作者:周长征 朱俊君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7年06月14日

有着重要战略地位的三江源被誉为“中华水塔”。近年来由于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原因,三江源区生态环境逐年恶化,频亮“红灯”,大自然一次又一次向人们发出警告和无言的抗争,三江源区生态环境的恶化已使“中华水塔”名不符实。国家和有关部门采取了系列强有力措施,以期拯救“中华水塔”。

 

三江源地区生态亮“红灯”

三江源是黄河、长江、澜沧江发源地,区域范围包括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果洛藏族自治州及黄南藏族自治州的部分地区,总面积30.17万平方公里。这里地处青藏高原腹部,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十分独特,发育形成了大面积的高寒湿地、高寒草甸、高寒草原等自然生态系统,对流域、全国乃至整个东亚的气候产生重要的调节作用,是世界独特的生物基因种植资源生态圈之一。

因其重要的战略地位,黄河、长江、澜沧江的发源地——三江源被誉为“江河源头”、“中华水塔”。三江源区的水土保持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不仅是促进青海省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而且对维护黄河、长江和澜沧江的水土资源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自1986年大学毕业就来到青海省从事水土保持工作的省水土保持局副局长张艳得,对20年前三江源区昔日“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自然景观仍记忆犹新:当时遍地都是齐马肚子高的草,开着车子在草场上跑,经常可以看到一尺多长的“鼠兔”。

然而,近年来,由于自然和人为因素,三江源区生态环境逐年恶化,频亮“红灯”:草原退化、水土流失加剧、土地荒漠化、水生态不断恶化、生物多样性锐减、泥石流活动频繁、鼠害严重,大自然一次又一次向人们发出警告和无言地抗争。一系列迹象表明:三江源生态正在逐年恶化。

草地生态系统是三江源区生态系统的主体和重要生态屏障。由于诸多因素的影响,三江源区天然草地已明显退化。据1999年不完全统计,仅黄河源区退化草地面积约987万公顷,占天然草地面积的27.14%和可利用草地面积的31.23%。而且整个三江源区草地退化沙化每年以2.2%的速率发展,以每年近8万亩的速度在扩大。

三江源区是全国最严重的土壤风蚀、水蚀、冻融地区之一。根据全国第二次和第三次水土流失遥感调查,长江源区水土流失面积由1995年的46328.87平方公里增加到48888.7平方公里,增加1.66%。每年三江源区新增水土流失面积就达21平方公里。黄河、长江在青海省内每年平均输沙量高达8814万吨和1232万吨。

20年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自然景观,目前也已经被连片的黑土滩、黄土滩所代替。近年来,三江源区已经成为青海省土地荒漠化最严重的地区。沙漠化土地分布面积、受害程度居全国第三位。据初步统计,三江源区“黑土滩”面积达119平方公里;沙漠化土地面积253平方公里,且每年以5.2万平方米的速度在扩大。荒漠化平均增加速率由20世纪80年代的3.9%增加至现在的20%,原生生态景观破碎化。

在现在的三江源区,除了人工种植的草场之外,大多草地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疮痍的沙尘和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黑土滩”,4700多个湖泊已经干涸了一半。

作为黄河、长江和澜沧江水源的重要补给区和涵养区的冰川、湖泊和沼泽地也出现了危机。目前,三江源区众多湖泊已经出现面积缩小甚至干涸现象。长江上游通天河畔曲麻莱县因缺水,致使县城两次搬迁,酿成了“守着源头无水喝”的悲剧。

青藏高原孕育了独特的生态体系和植被类型,被誉为“高寒生物物种资源库”,而这些生物物种87%以上生长、栖息在三江源。其中,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白唇鹿、雪豹等野生动物及星叶草、藏荠、藏蒿、青藏苔草等野生植物为三江源地区特有。

但是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湿地的退缩和偷捕滥杀、乱采滥挖等现象的加剧,生物物种分区缩小,一些物种逐渐变为濒危物种。

源头区在冻融和水力侵蚀区泥石流沟道较多,泥石流活动十分频繁。2004年7月24日,玉树结古镇北山暴发暴雨泥石流,使3842户、23040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2500万元以上。

三江源天然草场也正遭受严重鼠类、蝗虫、毛虫危害。经调查,高原鼠平均日食鲜草64克,62只成年鼠一日的食草量相当于一个羊的食量,在草甸草场每亩平均有有效鼠洞176个。截至2004年,三江源区鼠、虫害面积达到6.36万平方公里。

 

三江源生态的叹息

这一系列生态退化的恶果,使曾经美丽的三江源区已经满目疮痍,这又是谁的过错?

自然因素主要有三——水力侵蚀、风力侵蚀和冻融侵蚀。

由于受近年来全球气温升高,气候变化异常的影响,三江源区雪线上移,冰川退缩,大面积的消融区又增加了冰融侵蚀的面积和侵蚀强度。

在1970~1990年的20年间,三江源区冰川后退了500米,年平均后退25米。湖泊出现面积缩小、湖水咸化、内流化和盐碱化,90%以上的沼泽地干涸,湿地大片消失,沼泽低湿草甸植被向干旱生高原植被演变,径流逐年减少。三江源区年平均风速4米每秒,最大风速达40米每秒(相当于12级大风),6级以上大风平均每年刮74.5天,占全年风天数的72%。

“气候干旱,降雨量逐年减少,但降雨相对集中,且多以暴雨出现,历时短,强度大,在土质疏松、土层薄的地区极易产生水土流失。”

青海省水土保持监测总站站长马良军说:“自然的原因是三江源区生态环境逐年恶化的决定因素,而人类肆虐的开发活动,使原本十分脆弱的江源生态环境更是‘雪上加霜’。”

近些年,三江源区草场过牧超载,无规范的淘金、采药、挖沙,及随着人口不断增加,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各种基本建设项目逐渐增多,修建铁路、公路、水利水电工程和开发矿产资源等人为活动都不同程度地破坏了草场和天然植被,造成了新的水土流失,使本来就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更加恶化。

严重的水土流失危害造成三江源区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干旱、雪灾、冰雹、鼠害、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繁发生,给当地人民生命财产和经济建设造成了巨大的威胁,而且由于源区涵养水源的能力下降、自然灾害的频繁及大量泥沙下泄,致使中下游地区的洪涝等自然灾害加剧,河道、湖泊和水库淤积日趋严重,进而制约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这一切都在表明,“三江源”生态环境的恶化已使“中华水塔”名不符实,不仅严重影响当地社会经济发展,而且危及到了中下游地区的生态环境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甚至对东南亚各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重大影响。

三江源区原始生态十分脆弱,属全国四大生态最脆弱地区,生态环境脆弱而敏感,生态环境一旦遭到破坏,将难以恢复。

 

保护“中华水塔”在行动

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有关专家建议,最紧迫的是重塑“中华水塔”新形象,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的可持续发展。

水的问题是三江源区最大的问题,生态环境的恶化导致黄河多次出现断流,而“三江源”源头地区气候变化、降水量分布季节性变化是主要原因,没有水是很难恢复生态的。因此,在实施“三江源”生态建设和保护工作中,加大投入,实施人工增水是解决生态环境恶化的一项重要措施。

为保护三江源敏感脆弱的生态环境,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等部门于2001年启动了长江、黄河源区水土保持预防保护监督工作,目前已取得显著成效,长江、黄河源区开展水土保持生态修复示范区面积分别达7024、7538平方公里,使源区大面积的生态环境得到了快速有效的改善。

长江委水土保持局副局长廖纯艳介绍,“十五”期间,长江源头区水土保持工作实现了从无到有、从点到面、从弱到强的历史性转变,共开展水土保持预防保护面积10.5万平方公里,完成水土保持生态修复示范区7024平方公里,示范区的生态植被已出现良性转化的势头,为源头区生态环境向良性发展提供了坚实保障。

目前,三江源生态环境综合监测体系已初步形成。2005年下半年,青海省水利厅、环保局、农牧厅、林业局、气象局等部门组成的三江源生态监测工作组,分别赴三江源地区对监测站点进行野外核实、核查和优化,初步确定了草地生态监测点119个,林地生态监测点499个,湿地生态监测点12个,水土保持监测点19个,水资源监测点15个,荒漠化监测点18个,初步实现了监测资源的整合和生态监测体系的建立。

针对人为活动对三江源头区生态的破坏,青海省政府先后颁布实施了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禁止开采砂金、严禁违法开垦土地、保护生态环境实行禁牧的命令、通告,以此加大三江源区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力度。

近年来三江源地区出现冰川退化、鼠害严重、荒漠化面积扩大等一系列的生态环境问题已引起国家的高度重视。2003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规划面积为15.23万平方公里,涉及16县1乡,总人口22.31万人。

2005年8月,国家启动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项目。根据《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从2004年开始到2010年,国家将投资约75亿元用于“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保护和建设,在工程区内退牧还林还草9.18万亩,封山育林、沙漠化土地防治、湿地保护、黑土滩治理1200多万亩,鼠害治理3100多万亩,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00平方公里,生态移民55773人,解决13.16万人的饮水困难。

这一系列举措,使人们看到了三江源头区生态环境治理的希望。青海省也希望通过实施该规划,使工程区内退化、沙化草地得到治理和恢复,民众落后的生产方式得到改变,生态状况实现良性循环。

但在三江源地区,以“预防为主、保护先行、宣传先行”水土保持工作方针并没有得到全面的贯彻落实。三江源区水土保持生态保护的监督管理力度小,工作长期滞后,农牧民群众的水土保持意识较缺乏,人为水土流失的遗患并没有得到根治,投入少治理速度慢,这一系列问题使三江源区的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任重而道远。

“三江源”地区生态功能的保护与恢复,对维系整个两江一河流域的生态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就水资源而言,“三江源”地区每年向中下游供水就达622亿立方米。因此,要按照“建设者受益,享用者尽责”的原则,尽快立法制定“三江源”水资源生态补偿机制,利用生态补偿资金进行“三江源”地区的生态保护与治理。同时,积极开展国际间的合作,在“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治理问题上放眼世界,积极申报“三江源”为世界自然遗产。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