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长江——寻找白鳍豚忧思录

作者:江流在望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7年05月11日

这两天,一条消息始终缠绕着我,那就是“水中大熊猫”的中华白鳍豚永远地离开了长江、离开了人类。中科院王丁博士忧虑地说:“一条不适应白鳍豚生活的长江,一样不适应人类的生存。”这话如千斤巨石,在我的心底掀起万丈巨浪,翻滚不停。

前几日在长江重庆段江边溜达,污水直排入长江,油污也随江水不停流淌,而裸露的乱石或多或少都被包裹着红色外衣或灰色的外套,一直蔓延。心底一阵感叹,这就是养育中华的长江,这就是我们天天要喝的江水,心底有种说不出的痛。想不到,回家上网,在google科技页把白鳍豚可能在长江灭绝的消息置顶,对往日的痛更是一种深沉的打击。

于是开始寻找白鳍豚,在网海中找寻这个在地球已存活了2千万年,大约2万年来它们生活在长江中的豚类。我对白鳍豚的了解非常的陌生,:初中的时候在课本里阅读并欣赏过白鳍豚图片。1997年后来出差路过宜昌,听说有专门人工驯养白鳍豚的场地,可是我也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听说有白鳍豚肉出售,实在大吃一惊。在长江水利委员会工作10多年依旧无缘结识它,这是一种遗憾。如今听说它的远离,这遗憾就变成了心中永远的伤痛。一场迟到的见面都无法得到,也许仅仅看看化石看看标本去了解人类的精灵,人类亲密的朋友了。

或许,我仅能从网络里找寻白鳍豚的前世今生了。白鳍豚属鲸类淡水豚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为我国特有珍稀水生哺乳动物,有"水中熊猫"之称,已被列入世界濒危物种名录中。白鳍豚分布在长江中下游干流的湖北枝城至长江口约1600千米的江段内,以鱼为食,喜结群活动,小群约2~3头,大群约9~16头。看着这些文字,我觉得已成为历史,一段被我们尘封的历史,或许无法更改了,如同灭绝的恐龙一样,只是一种文字或化石的佐证,再也没有生命的活体让你我再见。

宣布白鳍豚可能灭绝的消息太惊人了,也许对于2006年11月16日由国际白鳍豚保护基金会、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武汉分所、美国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瑞士联邦环境科学与技术研究院组成的国际性科学考察队伍共同发起长江白鳍豚科考活动太迟,人类该早一步做出拯救白鳍豚计划。瑞士的August Pfluger说:“有时候我甚至想,这种动物是不是已经从地球上销声匿迹了。”但是更多的时候,他只是问自己,到底需要多少勇气才能从事这一救援工作。而答案是肯定的:“袖手旁观只会造成更大的遗憾。” 这种遗憾如今真的实现了,August Pfluger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中国。他1997年参加了中国最大规模的白鳍豚考察活动,目睹了白鳍豚“芳容”后,激动万分,10余年来一直不停息。

此次2006年长江淡水豚类考察活动正是基于他的支持下得到开展的。如今,考察往返3400多公里,未发现一条白鳍豚的现状,深深地刺痛了Pfluger,也刺痛了长期致力于白鳍豚研究工作的中科院水生所的王丁博士。他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空间物理系,同年起一直从事白鳍豚、江豚和其他一些珍稀水生野生动物的行为学、生态学和保护生物学研究。1990-1993年赴美从事博士论文研究(海洋哺乳动物学),1993年5月获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学位委员会副主任、鲸类保护生物学学科组组长。发表论文90多篇,很多都是关于白鳍豚的论文,然而科学家研究的价值都在现代文明的迫使下做出的被动附加,也正因为被动的驱使,所有的价值论文在现代文明的道路上留下仅仅是参考,日益繁忙日益污染日益滥捕的长江水道终于将白鳍豚驱逐逃离,王丁博士在多次长江流域的研讨会上的疾呼痛批的声音也随之消逝。于是人类终于开始为白鳍豚的生存危机提供如下的答案:一是长江鱼类资源逐年减少,白鳍豚的食物来源受到限制。其二是捕捞作业对白鳍豚的误伤。在过去的数年中,每年都会发现白鳍豚的死亡个体,这些个体均伤痕累累,有些白鳍豚因误吞吃滚钩上的饵鱼而被鱼网、鱼线缠绕窒息而死,非法渔具对白鳍豚的伤害尤其严重。其三是长江航运业和水利工程的影响。航行中船只的噪音对白鳍豚的正常生活产生了不良影响,加之水利工程改变了河道环境,白鳍豚的生存环境日渐缩小。长江水域污染日趋严重,直接影响着白鳍豚的健康。总而言之,现代文明社会中种种的经济行为对白鳍豚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一首歌唱到“一万个理由够不够”,这是人们对于爱情的期许。而今短短的4条理由足以让存活2000万年的白鳍豚在2006年这个冬天离去,十足凄冷与悲伤。让我们看看白鳍豚逐渐消亡的历史瞬间,每一个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的朋友,都有巨大的震撼冲击灵魂:

1981年白鳍豚的数量在400头左右;

1986年的数量则下降到250头至300头;

1990年数量估计在200头左右;

1997年估计量已不足100头;

1998年估计量不高于去年。

1999年数量仍然在减少。

2002年7月14日,人工饲养的22年的白鳍豚“淇淇”离去;

2005年,有渔夫在江面见过一只……

2006年11月,行程3400公里,历时6周的科考活动,未发现一只。

35年与2000万年的生命历史相比,一个极不相称的时间距离却掩埋了一个生物物种的生命旅程,这也是人类有知以来的第一个哺乳动物消失与灭亡。

当科考宣布长江未发现一条白鳍豚后,瑞士信息网立刻刊发了《一曲白鳍豚的悲歌》一文,科考的组织者August Pfluger说:“如果我们三年以后不得不说,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或者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我不会为此而感到羞愧,然而,如果我们现在袖手旁观,我则会感到非常惭愧。”,这是一位瑞士的生物学家发出最后的呼喊!

一场寻觅白鳍豚的梦,就这样终结在长江,终结在2006年这个冬天,无法重温!

 

责任编辑:张曼舒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