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屏监理部的故事

作者:陈松平 王 宏 付 彬 刘凯南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6年10月30日

涛涛雅砻江,环绕着美丽而贫瘠的锦屏山,流走了无穷无尽的能量和财富。如何开发它、利用它,一直是水电工作者执著的追求。如今,在西部大开发的旌旗下,在西电东送的号角声中,雅砻江这条沉睡的巨龙终被唤醒;锦屏大河湾这样水能资源蕴藏丰富、经济指标优越的河段,成为开发的首选。无数的锦屏工程建设者在锦屏大河湾段与山斗与水争,描绘出一幅幅动人心魄的优美画卷,谱写出一曲曲雄壮恢弘的时代赞歌!

2004年,经过包括三峡工程等众多大项目洗礼的长江委监理人,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担纲起锦屏一级水电站监理重任,他们兢兢业业地为锦屏工程建设保驾护航,默默无闻地奉献着汗水与智慧。

2005年11月初,正值深秋时节,雅砻江畔清风含笑,锦屏山上层林尽染。在轰隆的工程建设炮声中,记者一行来到了锦屏工地,真切感受了长江委监理酸甜麻辣的多彩生活,领略了长江委监理的非凡风采。

酸:无怨无悔的“光灰”岁月

锦屏,记者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便望文生义地认为:那一定是个锦绣如屏的地方。到了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的驻地解放沟,举目四顾,顿时被锦屏工地恶劣的生活环境惊呆了:这里要什么没什么,没有医院、商店,没有邮局、银行,没有自来水,四周除了山还是山。也许要等10年后,当锦屏一级水电站那漂亮的双曲拱坝把雅砻江拦腰截断时,这里才会真正地锦绣如屏吧!

安顿下来后,记者就开始在监理部走访熟悉情况。在综合技术处合同组组长郑旭峰的电脑上,记者欣赏到一幅幅美丽的高山图,但见群山层峦叠嶂,云雾缭绕其间,仿佛人间仙境。“这就是我们的施工区,但千万不要以为是云雾缭绕,其实是尘土弥漫。”郑组长诙谐地说:“因为这几天要举行开工庆典,施工都暂停了,也没放炮炸山,空气质量比较好,你们也没机会体验锦屏真正的‘光灰’生活啦。”

今年才从学校毕业来工地的年轻监理延娜对记者说,初进锦屏工地,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里的“尘雾”与“泥雨”,漫天的施工灰尘几乎令人窒息,关紧门窗,桌子上瞬间落满厚厚的灰尘,灰落得比擦得快;衣服不敢往外面晒,都是挂在寝室里晾干;即使走在楼道内,脚下也会腾起一股股尘烟;碰上雨天,雨水挟裹着漫天的尘土而下,成了泥雨……

锦屏的艰苦不仅在于灰多,还在于住宿条件差,物资匮乏。

由于锦屏工程开工建设时间不长,许多配套基础设施都没来得及建完,简陋的活动板房就成了长江委监理人的主要住房,甚至在工程开建初期,他们都是拿窝棚、隧洞当营房。一位监理工程师在其诗作《活动板房》中写道:活动板房/记下电站前期的艰辛与沧桑/修公路、凿隧洞/置身在悬崖峭壁上/窝棚、隧洞当营房/三人轮睡一张床/活动板房是奢望/五月十五日/工地盖起了第一栋活动房/小王让大李/大李让老张/谁也不肯去先享……诗的技巧虽略显稚嫩,但情感流露却很真挚,其间洋溢的在困难中积极向上的态度令人动容。

锦屏工程CII标左岸标段今年6月初开工时,道路不通,现场也没有值班室,每天监理们上班去现场颇费周折。从解放沟营地坐车到锦屏西桥后,就只能靠自己的双脚爬山,爬山钻洞再走1公里多粉尘弥漫的施工洞,才能到工作面。因锦屏工地地处偏僻,物资匮乏,施工现场中午没饭吃,工作一个多小时,就得朝下走。为不影响工作,他们经常是带着早上多买的一份馒头和一瓶矿泉水上班,这就是他们的午餐。遇到工作较忙时,晚上常赶不回食堂就餐,用快餐面充饥是常事。监理们自嘲地说:“到锦屏工地几乎天天吃面霸,我们都快变成‘面霸’了。”

为了明天的大坝,住活动板房的“面霸”监理们,要在锦屏度过10年的“光灰”岁月,但他们无怨无悔。

麻:“婆婆妈妈”的施工监理

锦屏一级水电站工地的施工条件十分困难,坝址区地形陡峻,地质条件复杂,场地狭窄,两岸导流洞工程穿越部位,出露基岩岩性主要为砂板岩夹少量厚层状变质砂岩,岩脉松弛拉裂较明显,岩体风化程度受岩性、构造及地下水活动影响明显。简而言之,就像在一个大碎石堆里掏洞,塌方和掉石块是隔三差五的事。

在这样的施工环境中,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因此对安全文明施工的监督必须严格甚至苛刻。监理部办公室主任牟慧介绍说:“监理部在抓好自身安全建设的同时,在综合技术处设置了安全文明施工监理组,每个施工部位都设置了施工安全监督员,对工程进行全程施工安全监督。”

的确,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安全事故的发生往往就在一瞬间,综合技术处安全文明施工监理组的监理们的神经总处在高度紧张状态。每天上工地查违规、查隐患;时时留心,处处防范,预控加监控。尤其是对排架、火工材料和施工安全用电的监管是安全文明施工监理组工作的重点。一次,安全文明施工监理组进行火工材料专项检查,发现某承建单位火工材料保管员在没有审签单、没有领料人签字的情况下将50箱炸药发放出库。组长老许和小杨立即找到该承建单位的安全负责人及相关领导,要求他们追查50箱炸药的流向,并将此事处理结果以文字的形式报送监理部。

在一次巡查左岸1885米以上开挖工程施工现场时,安全文明施工监理组发现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小孩居住在靠崖边的工棚里。老许敲开门,亲切地对民工夫妇说:“工地上有很多不安全因素,所以工地是不允许小孩子居住的。你们来这里辛苦工作,是为了孩子能健康成长,孩子寄托了你们全部的希望。你们就不应该让孩子留在工地上,这样住真的太危险了!”民工夫妇当即表示会尽快把孩子送回到孩子的爷爷奶奶那里去。

安全文明施工监理们经常就是这样“婆婆妈妈”地行使着自己的权力。

监理工作不仅对工程现场进行管理,还要对工程进度、质量、合同支付进行有效的控制和协调,因此,常常要面对承建单位的现场施工人员,长江委监理总是把人性化管理融入严格的监管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承建单位通常都是只顾着自己施工,而忽视与邻近的施工方沟通协调,以至于经常出现上面放炮、下面打洞的景象,险象环生。长江委监理部煞费苦心地积极从中斡旋,请左右岸各施工方坐到一起,协调施工各方消除安全隐患之法,使施工方大为感动。现在各施工方都能和睦相处,施工前互相通气。他们见了长江委监理,都竖起大拇指:“你们长江委监理虽然有些‘婆婆妈妈’,可做工作却实在、有效!”

辣:铁面无私的质理把关人

世界级的工程需要高质量的监理。监理部总经济师王扬认为,业主把1.36亿元监理任务交给长江委监理部,看重的就是长江委的技术实力和敢打硬仗的精神,这既是对长江委的充分肯定,也给长江委监理带来无限的开拓空间,长江委监理人正用自己的开拓精神谱写着中国工程监理事业的新篇章。的确,长江委监理人干起工作来,也没有丝毫懈怠。用施工单位的话来说:“长江委的监理是我们见过的最负责任的监理。”

监理工程师钟洁发现在建的中水七局大奔流营地办公楼基础地圈梁与施工设计图纸不符,坚决要求施工方将已绑扎焊接完成的地圈梁配筋全部拆除,重新按设计图纸施工。

当发现某施工单位的运渣车集体违规在解放沟下游沿江低线公路处卸渣时,渣场监理工程师当即予以制止:一方面对违规驾驶员耐心说明不得弃渣的道理,同时找到运渣车队负责人,给予口头警告。

“以罚代管”的监理不是高明的监理。长江委监理工程师善于在监理工作中运用主动控制与被动控制相结合的动态控制方法,以保障施工合同目标的实现。

在通往5号营地公路和肖厂沟沟口道路监理时,监理工程师先检查渣场作业的人员、设备配置和安全保证措施;检查场地是否平整,运渣道路是否畅通;督促施工单位落实签名登记制度,实行渣场作业设备和管理人员现场交接班。施工中,对肖厂沟沟口有用料堆存实行封闭管理,进出场车辆采取分流控制,使多单位交叉作业的施工环境井然有序。

监理工程师们的尽职尽责,不仅体现在监理过程中,他们以工程承建合同文件为依据,以检查承建单位履约情况和认证合同履行为手段,检查和监督承建单位的施工资源投入、施工保证体系落实,以及文明施工、均衡施工、按章作业、安全作业等情况,还积极行使业主赋予监理人员对危及安全的紧急情况的处置权。

2005年7月10日晚,锦屏工地下着倾盆大雨,通往5号营地公路的第一个弯道处边坡发生塌方,交通阻断。年近六旬的监理工程师朱远贵及时赶到现场,和施工单位负责人一起现场指挥挖掘机和装载机对滑坡进行清理。虽然清理塌方是施工方份内的事,监理并不需要亲自上阵,但朱工并不计较这些,而是捋起袖子,坚持在雨中和施工人员一起奋战了3个小时,清理塌方土石约130立方米,疏通了道路,保证了施工运输继续进行。

甜:高效运作的优秀团队

一个优秀的团队,至少应具备三个条件:优秀的领导核心、完善的规章制度、和谐的团队文化。而高效运作的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这三个条件全都具备。

在锦屏工地,常听监理们说:“我们都是冲着杨总监来的,这里条件艰苦,而且随时都有可能在考核中被淘汰,但能在杨总监身边,在这世界级的工程中锻炼,学到知识,增长才干,这是我们愿意留在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的最重要原因。”

在监理部,总监和监理们吃的是同一口锅里的饭菜,住的是一样的房子。被监理们誉为“魔术师”的办公室主任牟慧,在基础生活设施缺乏、住房紧张的情况下,每当驻地新来了监理人员,她都能像变戏法似的安排好住宿,而管理后勤的她,自己却和另外三位女监理挤在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

监理部完善的组织结构和规章制度,不仅是保障团队高效运行的法宝,也是业主和施工单位学习的模板。至今,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已按工程监理合同规定,随工程施工进展设置了6个监理处,进场监理人员超过120人。鉴于锦屏工程规模大、项目多、涉及专业面广、合同目标控制要求高,长江委锦屏监理部采用矩阵组织结构模式,形成由职能机构纵向控制、项目机构横向展开的双向控制运作格局。

监理部还建立了“竞争、激励、约束、淘汰”机制。为进一步提高监理人员的素质,使监理人员能有效地运用业主单位授予的职责和权限,监理部对监理人员实行“岗前培训、考评定级、分级授权、责任追究”制度。今年9月,监理部对试用期满的一批监理人员进行了考核。考核从基础知识到语言表达,那架势,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是很难应对的。通过考核,首批16名期满人员中,有2人被淘汰退场。

和谐的团队文化,能对整个团队成员起到示范和引导作用。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的团队文化概括起来就是,强烈的责任意识和浓厚的学习意识。

杨浦生总监经常对监理们说:“正因为工程施工条件差、难度大,我们才越发感到肩上是千钧重担,如果在现场监理工作中,怕苦,怕累,不深入检查每一个施工工序、施工工艺,就不能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现场监理也就成了瞎子的眼睛、聋子的耳朵。”本着对业主、对施工单位负责的精神,长江委监理都是带着强烈的责任感去工作。一年多来,由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监理的标段,未出现任何安全和质量事故。

监理部浓厚的学习意识,则是记者所有采访过的工地中所仅见的。按说,在工地劳累了一天,晚上回来后谁不想娱乐一下或早点睡觉。但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的监理们,也没有谁打招呼,晚上下班回来后都自觉去了办公室,有的写监理日志,有的攻读其他专业的知识。“学习进去后,什么累啊苦啊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经常是从书案上抬起头,一看墙上的挂钟,竟然到了11点半,顿觉时间过得真快。”监理部CⅡ标处副处长管仕军说。

除了监理们自觉学习,监理部每周四下午都要进行例行学习。由各处室或各监理站、组的“学术带头人”轮流给全体监理上课,总监、副总监以及各处长也都到场听课。副总监王国平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一个人不可能什么专业的知识都懂,有的可能是混凝土专家,有的可能是岩土专家,轮流讲课,大家都可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监理部浓厚的学习意识由此可见一斑。

在锦屏工地,每一个长江委监理人的身上都有一段令人难忘的故事,这里的每一个故事都是长江委监理人用自己的智慧与血汗谱写的。锦屏工程的监理工作很艰难,但长江委的监理却是坚忍不拔的;1885米工地很高、很险,但依然会被长江委监理人豪迈地踩在脚下!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