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坝下的“基石”

作者:刘丽 杨亚非 刘凯南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6年10月30日

这里是诸葛亮七擒孟获稳固西南边陲的地方,这里是刘伯承与彝族首领“歃血为盟”使红军长征顺利通过的地方。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雄浑的锦屏山将雅砻江拦腰截断。于是,江水绕着锦屏山在地图上画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而这几十公里雅砻江大拐弯孕育了300余米的落差。这正是“上帝对中国的人恩赐”!

2004年底,位于中国航空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锦屏一级水电站工程开始兴建。十年后,雅砻江上将屹立起一座世界上最高的双曲拱坝。这又是一个世界级的工程。不久前,本站记者来到川西南高原,走近锦屏工地,走近了长江委监理人。

走进锦屏,畅想着世界最高坝的风采

滔滔雅砻江,起源于青海省巴颜喀拉山南麓,绵延1571公里,至四川省攀枝花市注入金沙江,流域内雨量丰沛,落差集中,尤其是锦屏大河湾河段,从锦屏一级至锦屏二级电站,直线距离仅17公里,落差高达310米,计划装机480万千瓦。

环绕着贫瘠而美丽的锦屏山,奔流不息的雅砻江流走了无穷无尽的能源和财富。开发它,利用它,一直是水电工作者魂牵梦萦的“锦屏梦”,从1965年成立锦屏水电工程指挥部算起,水电人已经历了40年不懈的努力。如今,西部大开发的号角已经吹响,西电东送的序幕已经拉开,雅砻江这条沉睡的巨龙已经被唤醒。雅砻江成为我国规划开发的十二大水电基地之一,是川电外送的重要基地。

锦屏一级水电站是该河段规划开发的第7个梯级电站,水库正常蓄水位1880米,库容77.6亿立方米,总装机360万千瓦。经测算,锦屏一级电站建成后,初期每年可增加下游已建二滩水电站平枯期电量19亿千瓦时,增加下游锦屏二级电站、溪洛渡、向家坝等电站平枯期电量84亿千瓦时。

锦屏一级电站拱坝坝高305米,是世界上第一座超300米的高拱坝,它的建设将把中国的拱坝建设水平推上更高层次。随着工程号角的吹响,沉寂了亿万年的锦屏山终于迎来了喧腾。

锦屏一级电站工程由二滩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和管理,计划投资愈238亿元。2004年12月,长江委工程监理中心与二滩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四川雅砻江锦屏一级水电站拱坝工程监理合同》,总价约1.36亿元,是我国自实行建设监理制以来单标合同金额最大的工程监理项目。

长江委锦屏工程监理部负责人说,长江委监理人继三峡之后又担任如此重大的水利工程,既是业主单位对长江委工程监理的信赖,也给长江委工程监理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和工程监理水平的进一步提高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监理一个项目,树立一块丰碑。长江委监理人正用不懈的努力和开拓的精神,谱写着中国工程监理事业的新篇章。

走进营地,体味着“绝地”的艰辛

古人曾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慨。

朝发西昌,经冕宁,翻越海拔三千余米的牦牛山垭口,不经意地往车窗外一瞥,心头一惊“天啦,好一个万丈深渊”。车外,峡谷嶙峋,空旷幽深,看不见底,越野车在云中穿行,几个180度的大转弯,让人感觉随时都会坠入深渊。

此时,路边的山崖也变得险峭起来,面目狰狞,咄咄逼人,意欲将我们吞入其中。一会儿,车行至汹涌的江边,雅砻江吞吐着翻滚的巨浪,以摧枯拉朽之势狂奔而过,一切近在咫尺……

此时,方知人的渺小,自然的强大。

两院院士潘家铮初进锦屏时,感受强烈,曾赋诗叹道:

“荒岗野渡不知名,千里狂涛到此平。波映一船人马影,风吹万壑虎啸声。峰如斧劈江边立,路似绳盘洞里行。处处青山可埋骨,何须回首望归程。”

锦屏一级水电站工程建设长达10年。锦屏工程建设者数不清要在这路上盘旋多少趟……

历经了六个多小时的跋涉,傍晚时分,我们来到监理营地解放沟。这是在河边狭窄的坡地上垫起来的一小块平地。这里寸土寸金,“40度的山坡当平地”的说法一点儿都不为过。

晚餐很简单,两荤两素自选。吃饭时,办公室主任牟慧——一位经历过三峡工程洗礼的老大姐说,相对三峡工程,锦屏的条件更艰苦,“交通不便使我们吃点新鲜蔬菜都成为一件很奢侈的事,直到现在,还经常靠马帮,运来什么就吃什么。”

食物奇缺,净水也奇缺。雅砻江水无法直接饮用,只能喝山涧流水。接在山上的水管,流出来的是夹杂着碎树叶和泥渣子的水,一遇到下雨天气,就常常是泥浆了。停水停电很平常,不用说吃饭,连泡方便面都没热水。“这种时候,监理部的同志们纷纷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饼干、水果拿出来,其乐融融,共度难关。困难,在大家的面前显得那么渺小。”从牟慧说话时眼神中,我们读出来长江委监理人面对艰难的那份坚毅和团结。

走进工地,感受到监理的重担千钧

在监理部熟悉了两天情况后,我们上了工地。

锦屏工程分5个标段:导流洞施工标、1885米高程以上开挖施工标、大坝施工标、电站厂房工程标、左岸基础处理工程标。长江委锦屏监理部承担了除电站厂房工程标外的其他4个标的工程监理。其中导流洞工程施工和1885米高程以上开挖工程施工正在紧张地进行。

监理部导流洞工程监理处左岸导流洞工程监理站副站长王军带我们进了左岸导流洞。施工人员在钻孔、灌浆,机器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

“锦屏工程提前一天发电的效益就有一千万元。”王站长边走边给我们介绍洞内的情况,他说:“哪里有施工,哪里就有我们的监理人员。由于工期紧,施工起来不分昼夜。监理人员每天最少要在洞里工作8个小时,人手不够时,超过12个小时是常事。”

洞内湿气大、粉尘重、空气稀薄。只走了一会儿,我们就感觉十分憋闷,难以想象在这里工作8小时该怎么熬。

锦屏一级水电站工程采用左、右岸对称布置的双洞导流方案。隧洞从裂隙发育,岩体破碎,地应力高的山体中挖出,高愈20米、宽愈15米,施工极其复杂,塌方、掉块随时都在发生。1885米高程以上开挖施工标最大边坡开挖高度达540余米。

这种复杂地质条件的高边坡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是极为少见的。

千百年来,雅砻江峡谷沿线的交通运输依靠马帮。路没修上去时,材料、设备也靠马帮运送,累死、摔死了60多匹马,后来连马帮都不愿意运了。直到现在,左岸边坡还有很长一段路没有修通,监理们只能靠手脚并用爬上去。

工程难度大,条件艰苦,监理身上的担子重。长江委监理人干起工作来,却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用施工人员的话来说:“长江委的监理是我们见过最负责任的监理”。

刚到工地的那两天,我们正赶上秋汛,水量超过每秒6000立方米。每天深夜,总部、处、站三级监理机构责任人到现场巡查是监理部规定的防汛制度之一。听监理说,总监和办公室主任牟慧已有几天几夜没合眼了。牟主任说,施工场地狭窄,很多临时房屋依山或顺江边建筑,汛期易受泥石流、落石和洪水冲刷威胁。近几日,随江水迅猛上涨,沿江边坡不断坍塌,如果不及时排查隐患,工人们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在这里,安全责任重于泰山,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牟主任说:“监理部从来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从自身的安全问题抓起,对工程全过程进行施工安全监督,在每个施工部位都设置了安全监督员。”长江委监理的标段从开工以来,没有死一个人,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是极为难得的。

在工程质量上,任何马虎都逃不过长江委监理的“法眼”。

工地上,我们结识了一位被誉为“锦屏猛男”的测量监理张工,二十多岁的他长得黝黑健壮,别看说起话来笑容可掬,在工地,施工单位可是怕了他。身为监理测量工程师,他的工作就是核算施工单位的开挖方量,核算的多与少,直接影响到施工方的经济利益。他笑哈哈地说:“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记记数,但每个数据都关系到整个工程质量,马虎不得。”

走进监理人,品味着长江委监理非凡的风采

世界级的工程需要高标准的管理。

不管年轻人还是年长者,在锦屏工地,除了正常的工作,学习成了长江委监理人主要的业余活动。杨总监总是说:“学海无涯、学无止境”。监理部每一个工作人员除了熟知本职工作的业务知识外,还必须得懂设计、懂施工、懂经济、懂合同管理等等。

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的监理人员告诉记者,从工地回来,洗个澡,吃点东西,大家都十分自觉地到办公室看施工文件、设计文件、技术规范、合同文件和监理规程规章,读读相关的业务书籍,学习氛围十分浓烈。

“其实起初并没有很强学习的意识,”年轻的监理董战猛说。“以前,常常从工地回来倒头就睡。但渐渐发现以前所学的东西远远不够用,工作起来很吃力,后来,也就养成了学习的习惯”。

有压力才有动力。杨总监特别注重培养大家的学习意识,编制了100道监理试题,试题答卷愈20余万字,通过抄写法规和合同文件、抄写工程技术规范、抄写质量检验标准、抄写监理规章文件等来提高监理们的基本功。同时,监理部每周四定期进行培训,没有场所,食堂便成了课堂。杨总监严格规范监理文件的编写。现在,许多监理自豪地说:“不管施工单位还是业主,不必看文件的题头和落款,仅看内容就知道是长江委监理部的。”

监理部建立了“竞争、激励、约束、淘汰”机制。

为进一步提高监理人员的素质,使监理人员能正确、准确和有效地运用业主单位授予的职责和权限,监理部对监理人员实行“岗前培训、考评定级、分级授权、责任追究”制度。我们到锦屏工地的晚上,刚好赶上监理部在考核试用期满的一批监理人员。从基础知识到语言表达,那架势,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是很难应对的。通过考核,首批16名期满人员被淘汰退场2人。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正如杨总监所说,建设一个工程,造就一批人才。能吃苦耐劳、勤奋好学,能在这里坚持下来的,也是注定能成就一番事业的人才。

临走时,我们偶然读到了一位年轻的监理人员的一首短诗。它的名字叫《飞》:

环绕锦屏山

雅砻江淌着流金般的水

山被雨洗洁

心随流水纷飞

不是思家心切

也没啥什么因为

只有监理懂得

只有建设者才能体会

风送来手机短信

她把手指轻轻一挥

一声平安

谁的眼泪在飞

因为缺少土地,因为生存环境恶劣,有人说,过去,锦屏曾是马帮和走婚的地方。还有人说,锦屏是人类居住和生活的绝境。也有人说,锦屏是隐士的世外桃源。

锦屏山沉默无语,雅砻江奔涌依旧。也许,只有将来拔地而起的大坝不会忘记,身下这一块块默默奉献的基石。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