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画性存偏爱,与水情有独钟

作者:长江委 彭耀宗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6年09月08日

黝黑的皮肤,宽阔的前额,高高的鼻梁下,镶着一张因苍老而略显笨拙的嘴唇……这些体貌特征似乎无法让人将他和剪纸联系起来。然而,他喜爱剪纸,而且经过漫长历程的磨炼,在剪纸王国中绽放出一朵朵绚烂的礼花:

他从1955年荣获第一届全国职工美展一等奖,到1960年版画《测流》参加东欧5国美展;从1992年剪纸作品参加瑞典展出,到2002年《水乡风情》获得海峡两岸四地《团圆》剪纸大展优秀奖;2004年10月,他的剪纸作品《江南春雨》在全国剪纸邀请赛上获得金奖……

他就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并被评为湖北“十大金剪”的长江委设计院退休职工——马子遐。

兴趣产生于童年

与许多在艺术上卓有建树的人士一样,马子遐对剪纸的兴趣产生于童年。

马子遐1927年出生于湖北省黄陂县的贫苦农家,父亲早逝,受当民间艺人的外祖父影响,他从小就爱上了剪纸。当时,家里摆满了外祖父用剪纸完成的花灯和神像。每逢传统节日,他都会得到一些剪纸小礼品,年幼的马子遐非常高兴,有时也就拿起外公的剪刀比划几下。外公见他聪敏好学,就悉心传授,精心指点,他由此开始了剪纸的生涯。

马子遐仅读过五年私塾。1938年家乡被日寇占领,他随外祖父逃到乡下,以扎花灯、神像谋生,有时还要帮大人干活。他到渠边车水,下河捞虾,池塘采莲,湖滩放牧。水乡景色,令他心旷神怡;荷塘写生,他也仿王冕学画。那时的他怀揣着一个梦想:将来当个画家,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用笔描绘塞北江南的绮丽风光。

新中国成立后,马子遐走进了长江水利委员会,成为文图科的一名绘图员。新中国如火如荼的水利建设,让他有了实现梦想的机会。

扎实的起步

要创作出有价值的作品,必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否则很难取得成就。

他爱读书。在抗战期间,人们颠沛流离,图书在地摊上的售价低得惊人,马子遐买到了不少自己需要的美术书,他还从一位朋友那里借到了国民党军官寄存的四大箱书。这些书可谓琳琅满目、五花八门,诗经楚辞、唐诗宋词以及明清小说,几乎无所不包。进入长江委后,他又成为政治图书室和技术图书室的常客,翻阅了大量的红色书刊和文学名著,就连篇帙浩繁的《资治通鉴》,也被他通读了一遍。广泛的阅读不仅丰富了他的精神生活,也为他打下了扎实的文化基础和艺术根基。

1952年,荆江分洪工程开工,马子遐在工地承担了编排《北闸生活报》的任务。该报是油印小报,每天一期,直到主体工程完工,一共出了70余期。马子遐为报纸配的插图引起了在此体验生活的省文联和文化厅专家的注意,他们指出了图画中人物比例不协调的缺点和改进方法,还将他推荐给《湖北文艺》做通讯员,每次有大型的展览活动,都会通知他参加。在周韶华、武石等专家辅导下,他的创作技艺突飞猛进,作品也源源不断。1953年,他被全国知名的《连环画报》聘为通讯员,在该报上发表了30余幅剪纸作品和10余篇连环画文学脚本。

20世纪60年代,他三次出差丹江口工地绘制施工图纸。1970年,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开工,工地宏大的场面和热情似火的建设人群吸引了他的目光。在1970年到1972年的三年时间里,他一直呆在葛洲坝工地上,为他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源泉。

在几大水利工地,马子遐创作了大量的剪纸作品,尤以工程组画最为突出,这些作品一般紧跟政治形势,因此上稿率相当高,也获得了不少的国家级奖励,,如组画《三件宝》,就获得了全国职工美术大赛一等奖。一批作品还参加了亚洲五国家测量展览、中国水利展览以及赴美展出。1958年,他成为湖北美协第一批会员。

艰难的探寻

马子遐是个细心人。他深知,剪纸创作必须与时俱进,墨守成规不会有任何出路,他从多方着手解决自己的软肋。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工具的改造是马子遐着手的第一步。

剪纸的主要工具有二,一是刻板,二是刻刀。刚出道时,马子遐用的是普遍刀片和玻璃板,往往刻不了几张刀就不快了,他决心采用民间艺人的蜡板。可是,一般艺人怕影响自己的饭碗不愿告诉他蜡板的配方。他用了3年的时间拜师,都没有学到真功,直到1955年因偶然机会从一个四川师傅那里学到了用羊油和香灰配制蜡板的方法,经过细心熬制,终于大功告成。

刻刀在新中国成立前到处有售,公私合营后,就很难买到了。马子遐考虑了多种替代方法,先是用单面刀片,继而用砂轮打磨钢锯条或闹钟发条,但均因淬火工艺难以掌握而成效不佳。后来他与几个同仁决定采用外科手术刀,终于解决问题。他爱刀心切,1955年出差上海时,他什么都没有买,只带回一把张小泉的铜把剪刀,至今已用了50年,还运转自如。

许多人认为剪纸只是雕虫小技,其实内行人都知道,剪纸入门易,精通难。一幅作品,可能99%的地方都完成了,最后却因一着不慎而满盘皆输,一幅好的作品往往需要几天甚至几个星期才能完成。剪纸的关键在刀功,而刀功的关键又在线条的转弯处。受客观条件制约,刻刀转弯时不可能像笔那么连贯,多少有点笨拙,处理不当还极易折断,作者必须全神贯注,心无旁鹜。剪的过程中采用月牙纹或锯齿纹予以修饰,前者圆润,后者苍劲,这一柔一刚正体现了剪纸艺术的生命。为练好这两种纹路,马子遐遍访名师,参加许多培训课。从50年代开始,他自费订阅了《美术》、《连环画报》、《版画》等杂志,从老师的讲课中学习技巧,从名家名作中品味真谛。8小时以外或节假日,他都会拿出刀临摹剪纸作品,一弄就是一天。

1959年,受水利系统著名版画家莫测影响,马子遐学习了一段时间的版画,后因经济原因而放弃,但他把版画中广泛使用的套色方法成功移植到剪纸上,开始了套色剪纸的尝试。当时,因套色剪纸成本较高,而且工艺复杂,他的套色剪纸数量不多,但这毕竟闯出了新路,为他以后独创倒影剪纸方法提供了必要的准备。

数十年来,他的所有业余时间几乎全用在剪纸上,不知用坏了多少刻刀,划破了多少张纸。如今他一共拥有3块蜡板,较硬的一块在夏天使用,较软的在冬天使用,软硬适中的用于春秋两季。常用的刻刀有十几把,大小、厚薄、宽窄各有不同。熬制蜡板和磨刀是他剪纸之余的必修课。

一段时间以来,他画思泉涌,佳作迭出。如反映工作人员野外勘测的《水利尖兵》,反映科研工作的《大好河山巧安排》等多幅剪纸作品都是在这一时期创作。他的作品立意新颖、线条柔和,简洁精细,同时给人一种艺术的美感。

独具特色的倒影剪纸

马子遐一直坚信,搞剪纸仅靠一把剪刀剪花剪草,像农村老太太那样,足不出户,摆弄千年不变的图案,只能是雕虫小技。要不断有所建树,必须要在技法上有所突破,倒影剪纸就是他对中国传统剪纸的一项突破。

所谓倒影剪纸,就是利用剪纸对称原理,把正景和倒影摆在一起,从而产生一种美的旋律,诗的重叠韵味。剪纸讲求对称,但传统剪纸用的是左右对称,把它旋转90度,变成横向上下对称,配以深浅不同的彩色纸,韵味就完全不同。

马子遐对倒影剪纸的探求最早可追溯到1960年参加全国美展的《水利尖兵》。1964年他创作的《农林牧牧渔五业兴》的组画,五幅画都以水为背景,是倒影剪纸的佳作。不过他大量自觉使用倒影剪纸方法进行创作,还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

1973年,为给《长江画册》收集素材,马子遐赴长江上游云、贵、川三省写生,行程万里,历时半载,写生千幅,是名副其实的“行万里路”。回来后,他又在江汉平原广泛采访,积累素材。

湖北号称“千湖之省”,江汉平原更是水网密布。他时常站在水边,看着水中的倒影,忽然产生了用倒影剪纸创作的冲动。他创作了包括《葛洲坝通航》、《三峡夜钻》、《丹江口工程组画》、《三峡风光》、《洪湖水》、《渔光曲》等一批反映长江流域水利建设和水乡风情的作品。这些作品突破了传统剪纸表现花鸟虫鱼和场景狭小的局限,将宏伟壮丽和优美细腻融为一体,具有浓厚的时代气息,并先后在全国和省市美展中多次获奖,有的还成为有关部门赠送给外宾的礼物。

成功首先缘于真情

倒影剪纸的作品问世后,不少人学习模仿,但成功者不多。马子遐认为,这些人的失败除了在透视画、色彩学、解剖学等方面不足外,更重要的是缺乏情,即没有长期水边生活经历,没有对水产生浓烈的感情。

多年创作经历的成功与失败,使马子遐认识到,剪纸与其它艺术一样,需要作者倾注满腔热情。他成功的作品,都是先产生强烈的创作冲动,然后在创作中倾注了强烈的感情。“文革”期间,他创作了一些紧跟形势的作品,都因感情虚假而成为过眼烟云。

马子遐在创作时极容易进入痴迷状态。作品完成,他会高兴好几天;如果失败,也会垂头丧气。遇上困难时,他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想法解决,有时连做梦都在想办法。他把剪纸视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对构思、作画、雕刻乃至粘贴的每一过程都精心呵护。

他曾希望儿子能继承父业,搞好剪纸,但没有成功。可能因为剪纸过于清苦,也许儿子因为兴趣不大,他为此十分遗憾。退休后,他一直在一所小学兼任课外辅导员,希望能从中发现好苗子。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1982年春,马子遐退休了,这使精力依然充沛的他有更多的时间从事剪纸创作和一些社会活动。他常说:“时代在前进,人的创作思路也要紧跟时代的步伐,否则创作就会停滞不前,甚至步入歧途。”

1986-1994年,他被武汉市政协《协力》杂志聘为美术编辑。20世纪90年代初,他被推选为湖北省剪纸学会副会长和武汉市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他积极参与组织筹备武汉市国际杂技艺术节、武汉国际渡江节的民间工艺美术、武汉市赴上海参展的中国民间艺术博览会活动。1989年元月,马子遐的26件剪纸作品入选“89武汉民间艺术精品展”,令中外游客叹为观止。

退休后的马子遐在创作上有了突出的变化,思想上也渐趋宁静、安详,艺术上变得老道娴熟。表现小人物的日常生活、朴素情感以及反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作品明显增多,作品的标题也由直白而变得含蓄。

今年马子遐已经78岁了,身体日渐衰老,许多事都看淡了,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剪纸。50多年来,他创作的各类作品已经超过600幅,加上为美术教材和文学作品配的插图和写生作品,总数超过了1000幅,但因没有经费,至今还没有出一本专门画册。剪纸画稿原作数量有限,经不起天灾人祸,如遇意外,损失实在令人痛心。因此他希望遇上有识之士把自己历经半个世纪、呕心沥血的作品保存下来,作为民间文化的精神财富,也是对后人的一点馈赠,只此他也了无遗憾。

从一个衣食无着的孤儿到一个尽职尽责的绘图员,再到一个技艺精湛的民间剪纸艺术大师,半个多世纪的沧桑,见证了马子遐在剪纸王国中的出现、跋涉和辉煌。正因为执著,才奠定了他在艺术上的成功。国家一级演员、武汉市文联副主席何祚欢这样评价他:“马子遐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矢志不移地钻研剪纸这个冷门。”

然而,谁又知道,这份执著的动力,竟然只是一份对水朴素而平实感情;这份感情来自终生和水的相依、相伴,来自对长江的挚爱,也来自对恬淡水乡生活的向往。

                   

马子遐主要剪纸作品

三件宝 1955年第一届全国职工美展一等奖

五牛图 1964年选送到加拿大参加国际博览会

丹江口工程效益组画 1982年全江美展一等奖

葛洲坝通航 1981年获庆祝建党60周年美展三等奖

武汉风光 1991年全国剪纸展览优秀奖

水乡妇女 1993年入选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献礼作品

水乡歼敌 1995年楚天杯三等奖,湖北省第二届剪纸展览一等奖

自然与环境 1998年第四届黑龙江剪纸艺术节金奖/50年贡献奖

白云黄鹤 1999年新世纪东湖民间工艺展一等奖

倒影剪纸组画 2003年湖北省剪纸艺术展一等奖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