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起水中的太阳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6年04月04日

(1)

从武昌驰过来的车一下武汉长江二桥,就到了黄浦大街。黄浦大街的南侧有长江科学院,北侧有空军雷达学院。科研单位是研究水,高等学府是探索天。当然这不是精心布局,而是纯属巧合。

长江科学院在九万方拥有一块占地160亩的大型模型试验场,堪称中国水利科研试验之最。试验场内设置了多个研究所,水力学研究所是其中之一。就是这个平时不显山不显水的水力学研究所却在50多年中,向国家提供了一大批重要的科技成果,为兴建葛洲坝、三峡等水利枢纽提供了强大的科技支撑,也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科技骨干和以陈济生、黄伯明、杨淳等人为代表的长江水利科研帅才。

50多年来,长江科学院水力学研究所三代科技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在这里为了解读长江,不仅播撒智慧、抛洒汗水,更收获喜悦、创造神奇,成为托起水中太阳的一支科技队伍。江泽民、李鹏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曾亲临视察,给科技工作者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张光斗、潘家铮等著名专家院士曾登门造访,与科技工作者共同探讨治水良策。新中国一座座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将永远镌刻他们的功绩和贡献。

在长江委成立55周年之际,记者走进九万方,对长江科学院水力学研究所进行了深入采访。

(2)

水力学研究所办公楼是由长科院早期的一座模型试验厅改建的,房屋和办公设备均显陈旧,与记者想象的现代化办公楼真有点距离。在办公楼和模型试验现场,记者见到许多忙碌工作的科研人员。他们看似平常,可绝大多数都拥有较高的学历,并大多有几项大型水利枢纽工程的科研实践经验。

在所长办公室,我们见到了所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金峰。这位年富力强的所长递给记者一张单位“名片”——《长江科学院水力研究所简介》,上面赫然印有多幅彩色工程科研与模型试验照片,形象而集中地反映了水力学研究所承担并完成的主要科研试验和科技获奖情况。

水力学研究所始创于1951年10月,是长江科学院最早建立的专业研究所之一。现有高级工程师以上研究人员18人,工程师23人;拥有试验大厅7座,试验水槽10座,大型减压箱2座,高水箱5座,并且拥有先进的水力学试验研究技术和仪器设备,是目前国内水力学研究领域专业最全、规模最大的研究机构之一。

翻开中国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纪念文集《伟大的事业 光辉的历程》,书中由周赤、徐勤勤、宁廷俊三人合写的专稿《源远流长 奔腾不息》记载着长科院水力学研究所学科建设的辉煌历程。50多年来,水力学研究所的科技工作者先后承担了荆江分洪工程、杜家台分洪工程、丹江口、三峡、陆水、鸭河口、万安、葛洲坝、乌江渡、彭水、隔河岩、构皮滩、高坝洲、皂市、水布垭等大中型水利枢纽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力学试验和原型观测研究。这些成果不仅为工程建设提供了可靠的试验依据,也促进了水力学专业的发展。

长江委“葛洲坝二、三江工程及其水电机组”荣获1985年国家首届科技进步特等奖,长科院水工水力学的研究成果消能防冲试验研究是获奖成果的关键之一;“河溪电站消能防冲试验研究”在国内首创T 型墩消力池型式,于1987年获得湖南省水利水电科技进步二等奖。“三峡垂直升船机整体动态特性试验研究”经专家组鉴定认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三峡工程电站进水口模型试验研究技术成果和进水口型式论证”获得1998年水利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在科研专著及论文方面,水工所1979年组织出版了《高速水流译文集》;1980年主编了《泄水建筑物消能防冲论文集》,1983年组织出版了《枢纽布置与消能防冲经验选集》,1988年主编出版了《水工建筑物水力学原型观测》,2004年出版了《随机分析方法及其在水工水力学中的应用》等专著。科技人员发表重要科技论文300余篇。目前,该所在枢纽布置、泄洪消能、施工导截流、高速水流、通航水力学、闸门水力学、电站水力学以及计算水力学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在环境水力学和节水等研究领域也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

(3)

水力学研究所诞生于中央决定兴建荆江分洪工程之初。荆江分洪工程是新中国在长江流域兴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其中修一座设计流量8000立方米每秒的泄水闸,消能防冲问题极为关键,为保工程万无一失,长委会林一山主任把消能防冲的科研试验交给何之泰和杨贤溢,设计由曹乐安负责。当时,长委会刚成立,在汉口长春街只有两栋小楼,无地方做模型试验。为此,委领导决定借助武汉大学的力量,由武汉大学张瑞瑾副院长和姚琢之教授指导,借用武汉大学的一个试验室进行试验。这次长委会与武大的合作大约持续了一年。试验分为水工、土工、材料三个专业,这也是长科院最早的雏形。

长科院第一批参加水工试验的有肖世泽、陈怀汲、黄伯明等人,共做了两个水工模型,完成四项试验。试验之谨慎、复杂从林一山主任与水利部副部长李葆华的一段对话可见一斑。1952年7月,荆江分洪工程顺利建成。李葆华问林一山:“闸建以后会不会冲坏?”林一山说:“建成的荆江分洪工程可以安全顺畅通过8000米/秒流量。”李葆华问:“为什么?”林一山说:“在做模型试验时曾冲坏多次。我们是根据科研试验成果做的设计,我们已经成功地解决了消能防冲问题。”荆江分洪工程建成后不久即遇1954年长江大洪水。工程三次开闸放水,有效地降低了沙市水位,保证了荆江大堤和武汉市的安全,运行后检查闸基及消力池完好。

1952年,考虑到科研试验对工程设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林主任远见卓识地提出:“长委会要有自己的试验室,要有自己的大学,将科研和设计连在一起。”从此,长江科学院应运而生,水工、土工和材料室成为最早设置的专业室。

1954年,水力学所承担了杜家台分洪工程的水工试验研究,采用两道消力堰三级消能,使困扰工程的难题得以解决。杜家台分洪工程于1956年建成,至今已分洪20余次,运行良好,效益巨大。

50年代后期,长江委工作重点由平原建闸转入以三峡工程为中心的长江流域规划,高坝大库成为长江委人必须面临的全新课题。丹江口工程是长江委设计的第一座高坝大库,汉江治理的关键工程,也是未来南水北调中线的源头,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水工问题更是前所未有。水工所在研究中比较了大坝枢纽河床布置深孔、大孔口和堰顶3种溢流段的相互位置和下游水流衔接与消能情况,着重研究了宽谷河道枢纽少数孔口开启产生的折冲水流对两岸岸坡的冲刷及对升船机引航道口门通航条件的影响,为工程的建成作出了贡献。该枢纽于1967年建成,运行正常,被周恩来总理誉为“五利俱全”的工程。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葛洲坝工程上马,水工人员又面临着以低坝截断流量巨大的长江这一世界性难题。经过多年试验,水力学研究所提出了南津关整治、消除泡漩及挖掉葛洲坝天然小岛、实现“一体两翼”的布置型式。此布置型式最终被采纳实施。工程运行实践表明,枢纽布置顺应河势,水流平稳,泄水闸、冲沙闸、电厂、人工航道及船闸等建筑物的水力性能均和试验研究结果一致。

20世纪80年代中期,作为全国试点的清江流域滚动开发引人关注,水力学研究所又承担了隔河岩水利枢纽的科研工作。该大坝位于石灰岩区,最大坝高超过150米,消能防冲问题十分严峻。水力学所经过多种泄洪布置型式比较研究,确定采用坝身上、中、下分三层泄洪,7个表孔、4个深孔、2个底孔相间布置,收缩射流水垫塘联合消能工等方法,较好地解决了消力池中向心水流和出流不均匀问题。该工程于1987年开工,1993年首台枢纽发电。历经多次泄洪运行,表明泄洪消能布置形式良好。

长江三峡工程的兴建凝聚了水力学研究所三代科技工作者的心血和智慧。早在20世纪50年代便与长江委其他部门一起开展了三峡水利枢纽初设要点试验及选坝工作,水力学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以正常蓄水位200米方案为代表,自1957年开始,试验研究比较了南津关坝区的南津关坝址和美人沱坝区的三斗坪坝址;70年代还研究了太平溪坝址。1983~1986年,配合三峡工程150方案进行了大量试验。1986~1989年,进行了三峡可行性设计的论证和国家“七五”攻关“三峡水利枢纽布置优化”专题研究。针对当时有争议的明渠通航和明渠不通航两大类枢纽布置方案,进行了正常蓄水位175米、坝顶高程185米的试验研究。通过论证,建议采用明渠通航类枢纽布置方案,并提出了优化的泄洪布置,为设计人员初步设计采用,并最终实施。

20世纪90年代以来,结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的水力学问题,水力学研究所开展了多方面试验研究。通过对渡槽体型开展模型试验,研究了各种渡槽进、出口曲线及其水头损失,为设计人员设计应用提供了依据。通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大型渠道虹吸管道水力学试验研究,总结得出了倒虹吸的各段水头损失系数,并提出了相应的水力学计算方法。穿黄工程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控制性工程。科研人员通过开展隧洞方案的试验,研究了泄流能力、水流流态、压力分布等,比较了进、出水口体型,并提出了可行的穿黄隧洞方案。

50多年来,水力学研究所的科技工作者还先后承担了陆水、鸭河口、万安、乌江渡、彭水、隔河岩、构皮滩、高坝洲、皂市、水布垭等大中型水利枢纽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力学试验和原型观测研究,不仅为工程运用提供了可靠的试验依据,也促进了水力学专业的发展。 (4)

随着这些水利工程的逐步实施,长科院水力学研究所的专业力量大大加强,许多专业已经走在国内乃至国际前列。

在泄水建筑物的体型及泄流能力、消能防冲和高速水流问题方面,长科院的水力学研究结合三峡、丹江口、陆水及岷江偏窗子等工程的溢流坝水力学试验,开展了坝面曲线专题研究。20世纪60年代,对陆水水利枢纽主溢流坝采用两段曲线组合的坝面曲线进行了研究;70年代提出了上有流量系数大、坝面无负压、坝型瘦工程量少等特点的坝面曲线方程。选定长护坦、深防淘墙、带海漫加糙墩的消力池方案,妥善解决了葛洲坝二江泄水消能防冲问题。三峡工程泄洪消能型式经过多种方案比较研究,选定挑流消能形式。对溢流坝孔堰集中布置和分散布置的挑流水舌特性、挑流消能对坝下游岩石河床可能的极限冲刷情况和挑流雾化影响范围,进行了全面研究,得出在最不利的枢纽运用条件下,坝址岩基不会遭到严重冲刷,大坝安全的结论。该成果经专家鉴定为国内领先水平。高速水流是水力学研究所早期研究的重点之一。在50年代中期,随着三峡和丹江口工程科研的进展,该所在全国首次开展了高速水流的研究工作,在极为简陋的条件下模拟出了高速水流最关键的三个难题:气蚀、掺气和脉动压力,在水利界引起轰动。

20世纪60年代初,长科院即建成高速水流试验大楼;90年代,又新建了一座大型减压箱和一座综合指标国内第一的高水箱试验系统。几十年来,水力学研究所对各种泄水建筑物在高速水流条件下的空化空蚀、掺气及水流脉动等,开展了大量的试验研究,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

施工水力学包括导流和截流两方面。1957~1969年,水力学研究所开展了丹江口分期围堰导截流试验,1970~1981年,开展了葛洲坝工程导截流试验研究。从80年代起,他们又涉及对三峡工程一期导截流的诸多问题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方案研究比较和优选,其科研成果均已被设计、施工单位所采用。

丹江口工程于1959年12月26日进行截流。经现场观测,模型截流试验基本反映了原型情况。葛洲坝大江截流于1981年1月3~4日进行,共用36小时23分,首次实现了人类截断长江的梦想。

50多年来,长科院通航水力学的研究也取得一大批重要科技成果。葛洲坝工程的3个单级船闸均采用等惯性输水系统,从1970年底开始,科研人员对船闸输水系统及阀门段布置、冲泄水时间、船只停泊条件等问题进行了试验工作,提出了较好的输水系统布置方案及局部结构形式、阀门型式及运行方式。葛洲坝船闸建成后,又进行了大量的原型观测工作,其成果极大地推动了通航船闸在我国水利枢纽工程中的应用。

三峡工程的通航系统由五级船闸和升船机组成,其船闸级数、水头及升船机规模均属世界最大,长科院在对船闸整体模型和大比尺阀门段局部模型及减压模型试验工作的基础上提出了连续五级船闸输水系统的优化布置方案和防止阀门底缘及阀门段空化的措施。1987年建成可模拟船只进出厢和承船厢升降运行全过程1比25的全平衡重式垂直升船机整体动态模型,为三峡设计施工和运行提供了技术先进、运用可靠的研究成果。在水力学所升船机模型上先后开展了多项研究。经国家重大装备办公室主持鉴定,认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1993年,他们还开展了比尺为1比10的升船机承船厢卧倒门局部模型,采用计算机控制液压启闭设备,对卧倒门运行条件和动力特性进行研究,极大的提高了全平衡重式垂直升船机的设计科研水平,并为三峡升船机的实施提供了可靠保证。

在航道水力学方面,1973年,长科院在国内首次应用无线电遥控自航船模解决葛洲坝工程的通航问题,使之在航道水力学研究中推广应用。

20世纪80年代以来,针对三峡工程航道水力学问题,又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在通航建筑物方案比选阶段,进行了口门布置优化的试验研究。为保证三峡工程施工期间不断航,对明渠施工通航问题开展了水力学及自航船模试验研究,确定了保证通航的明渠最小宽度。在确定三峡工程通航建筑物为连续五级船闸后,又对其上下游引航道的布置型式、引航道底高程及通航水流条件开展了进一步的研究优化工作,并对三峡电站调峰和大坝泄洪对航运的影响及其改进措施、两坝间通航水流技术标准、宜昌水位下切对航运的影响及其改善措施、船闸冲泄水和大坝泄洪对引航道口门通航水流条件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试验研究,其中多项研究成果经验收评定具有国际先进水平。

在电站水力学研究中,水力学所提交的三峡电站小进口体型研究成果,保证了水力损失和大进水口相当,但投资大为节省。此项研究成果经鉴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获水利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98年后,水力学所又开展了三峡地下电站模型试验。研究成果对变顶高尾水管新技术的应用,提供了科学依据。

20世纪80年代以来,水力学所抓住计算机技术飞速发展的机遇,大力将计算水力学推入工程实际,开展了二维和三维具有自由面溢流坝水力学计算,以及一维和二维明渠非恒定流、一维滑坡涌浪传播规律、引航道非恒定流、一维和二维明渠弯道水力学、带闸墩的三维溢流坝水力学等项目的计算研究工作。1991年开始,水力学研究所开展了长江中下游防洪实时调度整体数学模型,以一维河网模型将长江干流与洞庭湖区有机地联成一个整体,形成了一套以插值单元法为基础的计算特大型复杂河湖水系的水力学计算模型。1994年模型基本建成,可以对长江中游干流水位、流量和洞庭湖水情作出预报。1996年和1998年长江洪水期间,分别对中游洪水进行了洪峰过程试预报,使模型更趋完善。1996年以来,开展了三峡工程上游引航道非恒定流数值分析与计算工作,并且和清华大学合作,对三峡泄洪深孔突扩跌坎掺气体型、溪落渡大圆弧方案泄洪洞急流弯道建立了三维数学模型,进行水力学计算,对各种方案进行了比选,并对模型试验研究提供指导。

1998年受香港伟信顾问公司委托,水力学研究所承接了香港新界地区主排水渠道水力学试验研究。由他们自行设计、开发建造了一座计算机控制洪水过程及模拟橡胶坝充泄气、泄水过程,并由计算机适时对非恒定流条件下渠道内的水位、波浪、流速进行数据采集、处理及显示的模型。模型中利用不同模型材料以模拟实际工程中的浆砌石、混凝土和草皮。香港特区政府渠务署官员和委托方技术人员来汉检查项目工作时,给予模型和研究成果相当高的评价,认为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环境水力学是一门新兴学科,研究的主要内容包括污水治理工程、调水工程、城市防洪工程的水力学问题。1985年,水力学研究所与长江水资源保护局科研所合作进行了上海市污水排放稀释污水方案的研究,提出了河网单位质量水团平均流速和平均相对浓度的概念,作为判断河网“活”与“清”的指标,并推荐了优化的引水布置、运行方式和引水流量。

深圳“世界之窗”的著名微缩景观“尼亚加拉大瀑布”,也是由水力学研究所通过水工模型试验,确定了景观微缩后的供水流量、溢流出口布置型式、掺气雾化效果;由他们设计加工的雾化喷头,通过水工模型试验比较,确定了雾化喷头的安装位置,并在微缩景观中现场安装。以上研究成果,保证了缩小的大瀑布仍能保持宏伟壮观的景气,使之成为“世界之窗”中最具观赏力的景点之一。如今,他们又在从事玛雅大洪水景观模型试验。

水力学原型观测的主要对象包括泄洪建筑物及消能工、电站及泵站、通航建筑物等,内容包括消能与冲刷、压力脉动、空化与空蚀、通气与掺气、水击与涌浪、雾化等。50多年来,通过对数10座水利枢纽进行的水力学原型观测,既为水利枢纽工程的安全运行提供了观测研究成果,又为探讨模型和原型研究成果的相互关系及模型比尺效应积累了丰富的资料,对指导模型试验研究有重要意义。

(5)

水力学研究所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群体,是湖北省“五一”劳动奖先进单位。在建设一座座水利工程、完成一项项试验研究的同时,铸就了一支水利铁军。50多年来,在这个集体中,涌现了4位省、部级以上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2位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长江科学院先后有7位院级领导出自水力学研究所。他们是原院长陈济生、现任院长杨淳、原院党委书记黄伯明、原副院长王式勇、现任副院长徐勤勤、原院副总工程师刘大明、朱光淬。他们都是科研型的领导干部,他们的经历基本可为水力学研究所的发展勾出脉络。记者采访了其中的5位。

黄伯明,水力学研究所的元老之一。1951年9月,他从清华大学毕业后来到长江委,先在总工室当秘书,并协助肖世泽、陈怀汲等人参加了长江委与武汉大学合作的荆江分洪工程试验,然后一直在长科院工作,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一直干到长科院副院长、党委书记。他说,长江科学院专业领域是根据长江流域水利水电事业各个时期的发展和要求以及流域国民经济发展的需求而形成并逐步发展起来的。对枢纽总体布置的水力学的研究,我们经历了从平原建闸到中、高水头水利枢纽布置水力学研究的过程。黄伯明认为,从长委会第一任主任林一山、长江科学院第一任院长何之泰起,历届领导都十分重视水工水力学研究和试验。这是水力学研究所成功的关键之一。

刘大明,长江科学院副总工程师,著名专家。1948年从武汉大学土木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并在张瑞瑾教授指导下参与筹建武汉大学水工试验室,长江委和武汉大学合作的荆江分洪工程模型试验就是在这个试验室完成的。此后负责荆江大堤加固技术工作。1954年至1957年,经长委会副主任任士舜推荐,刘大明赴前苏联留学,并在那里系统研究水工水 (5)

水力学研究所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群体,是湖北省“五一”劳动奖先进单位。在建设一座座水利工程、完成一项项试验研究的同时,铸就了一支水利铁军。50多年来,在这个集体中,涌现了4位省、部级以上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2位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长江科学院先后有7位院级领导出自水力学研究所。他们是原院长陈济生、现任院长杨淳、原院党委书记黄伯明、原副院长王式勇、现任副院长徐勤勤、原院副总工程师刘大明、朱光淬。他们都是科研型的领导干部,他们的经历基本可为水力学研究所的发展勾出脉络。记者采访了其中的5位。

黄伯明,水力学研究所的元老之一。1951年9月,他从清华大学毕业后来到长江委,先在总工室当秘书,并协助肖世泽、陈怀汲等人参加了长江委与武汉大学合作的荆江分洪工程试验,然后一直在长科院工作,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一直干到长科院副院长、党委书记。他说,长江科学院专业领域是根据长江流域水利水电事业各个时期的发展和要求以及流域国民经济发展的需求而形成并逐步发展起来的。对枢纽总体布置的水力学的研究,我们经历了从平原建闸到中、高水头水利枢纽布置水力学研究的过程。黄伯明认为,从长委会第一任主任林一山、长江科学院第一任院长何之泰起,历届领导都十分重视水工水力学研究和试验。这是水力学研究所成功的关键之一。

刘大明,长江科学院副总工程师,著名专家。1948年从武汉大学土木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并在张瑞瑾教授指导下参与筹建武汉大学水工试验室,长江委和武汉大学合作的荆江分洪工程模型试验就是在这个试验室完成的。此后负责荆江大堤加固技术工作。1954年至1957年,经长委会副主任任士舜推荐,刘大明赴前苏联留学,并在那里系统研究水工水在长江科学院院长办公室,杨淳院长欣然接受记者采访。他说:“伟大的治江事业,艰难的发展历程,辉煌的科技成就和求实创新、拼搏、进取的精神造就了一代又一代适应长江建设和长江科学院发展的优秀人才。水力学研究所参与了长江委承担的所有大中型水利枢纽工程的科研试验工作,这些科技成果为长江委的设计提供了科技支撑,也保证长江委设计的工程建设一个,成功一个。”在回忆自己在水力学研究所的经历时,杨院长深有感慨地说:“水力学研究所是一个团结和谐的集体,是科技工作者的温暖之家。我觉得这16年中是我工作很愉快的16年。”

杨淳院长告诉记者,水工水力学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专业。近200年来,这个专业在不断发展,但没有本质的变化。从综合实力和实践经验上看,凡能解决的水力学问题,长江科学院都能解决。在水力学研究的几个关键专业,我们的水平在国际上也是一流的。

“水力学研究所是我成长的摇篮,老一辈科技人员是我最好的老师,我对自己研究生毕业后选择在长江科学院从事水力学研究而骄傲。”采访中,长科院副院长徐勤勤向记者吐露心声。

1986年4月,徐勤勤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及海洋工程系流体力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分配到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长期致力于通航水力学研究,承担了三峡永久船闸输水系统布置优化及阀门水力学、明渠通航水流条件等研究工作,是水工所通航水力学专业负责人和学科带头人。2000年被评为全国水利勘测设计行业“优秀中青年技术人员”。2001年3月起兼任长江水利委员会节水规划设计研究所副所长。2002年10月任长江科学院副院长兼任水利部长江科学院工程质量检测中心主任及工程力学研究所所长。先后承担了6项国家科技攻关和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其中,“三峡工程永久船闸水力学关键技术研究”项目获水利部科学技术进步成果一等奖,并获国家“八五”科技攻关重大科技成果奖。由长江科学院牵头完成的《三峡工程明渠导流及通航研究与运行实践》项目在2002年通过专家鉴定,获长江水利委员会科技进步一等奖和2003年湖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还负责完成了香港新界西北排洪渠水力学模型试验研究课题和拉萨市拉萨河城区中段防洪工程水工模型。

(6)

在撰写此文时,我们广泛采访了水力学研究所的多位老领导、老专家,他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为他们在长江科研、试验中做出的应有贡献而深感欣慰,为曾是水力学研究所这个光荣集体中的一员而备感骄傲。

原水力学研究所党支部书记、湖北省七届人大代表、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汪定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位年逾七旬的老人拿出了保存多年的各种科技成果获奖证书和国内外重要科技期刊发表的多篇论文,还有一大叠老照片。他告诉记者,1956年他大学一毕业,即被选拔为留苏预备部俄语专修班并任副班长。在北京,他根据清华大学著名教授张光斗的建议,留在国内到长办搞三峡工程。此后,在林一山主任、何之泰院长和杨贤溢、曹乐安、李荣梦等著名专家的关怀培养下,由一名年轻大学生成长为一名水力学研究的专家。1979年经他为主研制成的长研—1型溢流坝面曲线实验研究总结被编入《水力学》教科书。1996年12月,由汪定扬、刘和东撰写的科技论文《按N.S方程计算明渠扩展段紊流的第二次进展》分别以中、英文版发表在《水动力学研究与进展》第5期上,被美国柯尔比信息中心评为优秀论文并被输入全球信息网络推荐给世界科学技术界。由汪定扬等人撰写的论文《一维明渠非恒定流的数值计算》和《插值元法解二维明渠弯道流》先后被《水利学报》杂志登载并被世界检索系统收录。

谈起当年葛洲坝截流情形,汪定扬至今仍兴奋不已。经他多年的试验研究,得出块体抗冲稳定的基本关系式和计算龙口流速和流量的实用方法。他的《立堵截流实用水力学计算》成功运用于葛洲坝大江截流。截流当天,他始终伴随着长办副总工程师曹乐安在现场目睹了中国人首次截断长江的壮观场面。

得知记者采访,退休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陈忠儒特意赶到《大江文艺》编辑部。他1956年毕业于武汉水利水电学院水土建筑系,在长科院一直从事水力学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了丹江口施工导流和枢纽布置泄洪整体模型试验;葛洲坝三江冲沙闸、二号船闸;三峡三期导流、三峡冲沙和上下引航道模型试验;丹江口大坝加高水力学研究;水布垭1/100整体模型和1/50局部模型试验。数十年中,他结合工程科研实践撰写了多部专著,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湖北省、水利部优秀论文奖。1967年至1970年,他受长科院委派,参加援建阿富汗潘基希尔河帕尔旺引水枢纽,负责该工程科研试验工作。陈忠儒告诉记者,该枢纽于1975年建成引水,清澈水源流淌在帕尔旺灌区,昔日荒凉原野之地已变成广阔的绿洲田园,给阿富汗人民带来幸福,也给长江委人带来荣耀。虽然阿富汗多年战乱,但各派力量都承诺不破坏水闸和渠道,所以水闸至今依然完好无损,渠道照常输水灌溉。当中国记者到阿富汗实地采访时,当地百姓都称赞工程质量非常好,整座枢纽运行正常。他们非常感谢中国人民的援助。由中阿两国共同建设的帕尔旺引水枢纽将中阿两国人民的心联结在一起,成为中阿两国友谊的又一象征。

水力学研究所每一位科技工作者都有许多难忘的经历和值得铭记的往事。他们为自己的选择和付出的艰辛无怨无悔。

46岁的金峰,1982年1月毕业于华中工学院力学系流体力学专业。2000年获武汉大学水力学及河流动力学工学硕士学位。1994年—1996年在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流体技术及流体机械研究所作访问学者。长期从事水利枢纽布置、水工建筑物空化空蚀及掺气减蚀、大坝泄洪消能、泄洪雾化及大坝水力学安全监测等领域的研究工作。先后主持或参加完成了国家“七五”、“八五”、“九五”科技攻关项目及水利部“948”计划技术创新与推广转化等项目。参加修编“水工(常规)模型试验规程”和“水工(专题)模型试验规程”等规程规范。主持和参与完成了多项大、中型水利工程的科研和咨询,取得一大批科技成果。1996年4月,金峰任水力学研究所副所长,2004年10月,晋升所长。

黄国兵,41岁,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硕士研究生学历。先后任水力学研究所所长助理,副所长,所党支部书记。1982年至1987年,在葛洲坝工地先后参加和负责了葛洲坝枢纽二期工程水力学安全监测设计、施工及原型观测工作;1988年至1993年,主持隔河岩枢纽泄洪消能试验研究,1993年至1994年主持完成了构皮滩枢纽选坝线阶段泄洪消能试验研究;1996年至1997年,主持完成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部分研究项目“三峡工程上游引航道非恒定流数值计算”,其成果获长江委科技进步三等奖;1997年至今,作为水力学专业负责人,全面主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布垭枢纽、构皮滩水电站的水力学试验研究和技术管理工作。主持完成了国家“九五”攻关项目三峡电站进水口平面快速事故闸门工作特性研究,院基金项目高水头大单宽岸边溢洪道的水力学试验研究等。此外,主笔编写南水北调、水布垭、构皮滩等工程综合性科研报告20多篇;在国、内外刊物及学术会议上,公开发表论文20多篇;多次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会并提交学术论文。2002年10月26日作为科研专家在水布垭枢纽截流现场指挥了龙口合龙。主持完成的科研成果曾多次荣获长江委及长科院科技进步奖。并多次荣获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是1999年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状集体奖获奖单位的主要负责人;2004年4月荣获中国水利学会先进青年科技工作者称号;2004年作为专题负责人之一完成的“水布垭高面板堆石坝初期导流与度汛研究及应用”荣获湖北省科技进步成果二等奖。

周赤于1984年7月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流体力学专业。先后任所总工程师、副所长,20年来,他在长江科学院水力学所主要从事水工水力学、环境水力学等领域的研究工作。先后主持或参加完成了国家科技攻关项目“三峡升船机整体动态特性试验研究”、“升船机提升模型补充试验研究”和“大载荷夹紧装置荷特性及轨道合理结构型式模型试验研究”,以及“三峡深孔弧形闸门水力学和闸门动力特性试验研究”、“高水头泄洪深孔突扩型掺气减蚀设施研究”、“三峡工程泄洪深孔体型研究”、“皂市水利枢纽泄洪消能关键技术研究”、“玛雅大洪水模拟试验”,参与编写了《水工常规规模试验研究》、《水工专题模型试验研究》和《水利血防技术导则》等,先后在《长江科学院院报》、《人民长江》、《水利水电技术》等学术刊物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

在学科建设上,根据长江科学院建设与专业发展规划的要求,水力学研究所提出了“继续保持和发展已有水力学专业研究方向,积极开拓水环境、节水等新专业”的学科建设与专业发展思路。积极撰写“适合长江流域水土特点的节水型式”课题的分解细化工作等;上报水利部创新项目“库区滑坡涌浪灾害数值研究”和“泄洪雾化预报方法研究”等课题;积极参与申报水利血防相关研究课题,参与了“水工常规模型试验规程”和“水工专题规模试验规程”等规程的修编和编写工作。通过竞标,成功承接并已基本完成了“滇中调水工程滇中节水规划研究”课题,开展了景观水力学研究课题“玛雅大洪水模拟试验研究”。

水力学研究所有辉煌的历史同样有着美好的未来,因为在这个行业,长江委人才辈出、后继有人。金峰、黄国兵、周赤这三位带头人正领着这支坚强的队伍开拓进取,继往开来。

在所领导一班人的带领下,水力学研究所2004年再次荣获长江委文明单位称号。全年正式签合同24项,其中横向任务7项,纵向任务17项。到款合同1000万元,比2003年增长25%。他们注意强化全员质量意识。全面贯彻院2000版质量体系文件,成果质量稳步提高。全所完成科研课题18项,提交成果报告18份,顾客满意率达100%,成果质量信息返馈单回收率在长江科学院名列前茅。连续三年获院贯标先进单位。与此同时,水力学研究所人才建设有了新发展,为专业的进一步开拓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7)

金鸡报晓,万象更新。

新年伊始,水力学研究所又踏上新的征程。

金峰所长介绍,水力学研究所在新的一年期待新的收获。当前重点研究方向为:水工水力学,环境水力学,洪水水力学。主要研究内容涉及枢纽布置及消能防冲,水工建筑物空化空蚀及减蚀措施,输、泄水建筑物灾害预测和防治,施工导、截流水力学,通航水力学,电站水力学,河、渠水力学,冰水力学,城市景观水力学,计算水力学,洪水(包括天然洪水、溃坝洪水、溃堤洪水、滑坡涌浪)数值仿真及其灾害防治,水域中物质的扩散、输移与转化规律,江河湖泊的水环境问题、水利工程对水环境的影响及工农业和生活节水等。

金峰说,水力学研究所发展到今天,凝聚了几代科技工作者的心血与智慧,历任所领导都在各自任期内作出了重要贡献,树立了好的榜样。院科研体制的改革给我们开拓专业和市场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同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的一年中,我们将以崭新的姿态去拼搏进取,开拓创新,充分依靠和发挥“一班人”的作用,和全所职工一道积极努力开创新的局面,铸造新的辉煌。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在长江科研中,人们的盼望水力学研究所再传捷报、再创辉煌。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