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岁月

文章来源:本网 发布时间:2006年02月22日

邹鸣盛

我于1950年8月到长江委参加工作。当时的长江委办公地址在长春街106号,我被分配到地形测量队,当一名测工。刚从农村出来的我,还不足19岁,小学文化程度,刚开始时对测量工作是什么都不懂,什么三角测量、水准测量,我是“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为了适应工作,我虚心地向业务组长、技术员等同志学习,遇上风雨天不能外出工作时,我就坚持练仿宋体字和学习有关地形测量的操作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荆江分洪工程测量任务完成后,我就基本掌握了地形测量测工应知应会的技术,并在实践中协助业务组长完成一般的测绘工作。

1952年9月在长沙集中整训中,我第一个从工人中提拔为技术干部。从此我一面努力工作,一面继续坚持业务学习。组织上为了提高我的技术理论水平,还抽调我参加测量短期培训班学习,使我的文化业务水平不断提高。与此同时,在党组织的教育培养下,我在政治思想方面也得到较快的进步,于1956年5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长江委这个革命大融炉使我政治上、思想上、文化技术上不断进步,在工作中做出的一点成绩,组织上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1955年我被授予“全江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全江首届劳动模范”称号,1956年4月被评为“全国农业水利系统先进生产工作者”以及“全江红旗标兵”等。这极大地鼓舞着我奋勇向前。

我从一个测工逐步成长为一名承担外业队工作的党政领导干部,这完全是长江委培养教育的结果。

大家都知道,外业测量工作十分艰苦,我被提拔为技术干部和物探队领导干部后,曾先后带领作业小组以及全队职工,在大江上下承担各项勘测工作。大跃进年代,在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号召下,人人争当先进,个个奋勇向前,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那个时候生活条件、物质条件都很差,但同志们的干劲十足,风格很高。我们经常强调“四见精神”(即“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见先进就学,见后进就帮”),对工作从不讲条件,劳动不计报酬。那时我们在外业工作的具体行动就是“抓晴天,抢阴天,麻风细雨当好天,黑夜当白天,一天当两天。”就是凭这股子干劲,我们爬悬崖,过急流险滩,风餐露宿;哪里需要勘测,哪里就有我们这些勘测尖兵。在长江流域规划中,我们为选点建坝收集了大量资料。我在外业工作了35年,踏遍了上至金沙江虎跳峡,下至九江口,南至洞庭湖,北至唐白河灌溉区的长江流域,还测勘了沿线南水北调中线等地方。特别是三峡地区,我工作时间最长,几进几出,提供的资料最多。在野外工作中,我们住岩洞、睡羊棚。工作虽苦,但也很甜。因为我们是野外工作,有时得到长委领导和当地政府的关照,同志间也精诚团结。看到我们完成的勘测成果满足了设计施工部门的要求,自然会感到无比的高兴,因而我对野外勘测工作怀有很深的感情,现在退休了,还经常回忆当年的事,我无怨无悔,如果有来世,我还要为长江建设作贡献。

旧中国留下来的扬子江,是千疮百孔,连年水患,沿江没有一项有规模的水利建设工程。长江委成立后,即着手建设长江。当时第一项水利工程就是荆江分洪工程,由长江委规划设计,1951年上半年就建成。此项工程抗御了1954年特大洪水,保障了荆江大堤的安全,分洪区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改善,人民生活富裕安康。江汉平原,过去是地广人稀湖泊纵横,到处长的是芦苇蒿草,交通不便,外有长江洪水威胁,堤内渍水成灾。1952年底,由长江委组织全部测量力量,一举完成江汉平原的测绘任务,后在长江委整体规划指导下,经过地方实施整治,如今的江汉平原,工业发达,大中小城市星罗棋布,交通网络纵横,对经济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农业上,粮食和各种农作物,年年丰收,结束了十年九不收的历史。现在江汉平原,已是富裕天堂。1956年长江委开展了以三峡为中心的长江流域规划工作,我和同志们亲身投入三峡库区的测量以及干支流勘测工作。虽然其中遇到暂时困难以及文化大革命干扰,但我们为收集勘测资料工作始终未断。如今世界第一的三峡大坝已岿然屹立,巨大的电流已输送四面八方,库区一派繁荣景象。还有我们勘测过的丹江口、乌江渡,电站早已建成,为国家作出了巨大贡献。

值此长江委成立55周年的日子,回顾这段历史,真是感慨万千。我们过去为治理长江辛苦,今天已见到丰硕成果。这是我们长江委人的功劳,也是长江委人的骄傲。我虽老矣,但青春没有白废,汗水没有白流。治江未完的事业,自有后来人承担,他们会比我干得更好,更出色。

(来源:长江设计院)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