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海史诗

作者:欧阳田军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5年12月30日
深水港是同行目前谈得最多的话题。当我时隔10个月后来到上海水利投资有限公司代建实施的海港新城人工湖及滩涂圈围工程建设工地时,映入眼帘的是一期围垦和人工湖吹填工程已从大海的争斗中呱呱诞生。看着巍巍挺拔的捍海长堤和已初具规模的人工湖,吟着“阳光融入海水”的诗句,我不禁浮想联翩,想起了捍海的许多往事。

历史是如此的巧合,就在上一个千年之交,有一位苏州人在江苏泰州围捍海长堤,他就是胸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抱负的北宋著名政治家范仲淹,也是一位福泽于民的水利人。范仲淹幼年生活十分贫困,2岁丧父,母亲带他改嫁缁州长山的朱文翰,从此改名朱说。长大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遂发愤自强,赴河南商丘书院求学。他胸怀大志,昼夜苦学,史书上称他“冬月备甚,以水沃面;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他25岁中进士,恢复本名,并因苦学的事迹受到朝廷的表彰和世人尊敬。1025年范仲淹于泰州西溪任盐监官,正当年富力强之时,当时泰州一带的海堤久废失修,兴化、安丰等地势低洼,造成当地连年受灾。从小受苦深谙民间疾苦而又“居庙堂之高而忧其民”范文正公以一腔爱民之心,于1026年向朝廷倡议,并在发运副史张伦的帮助下,在黄海之滨筑起一道长150里的捍海长堤,挡住滔滔海水,保护了盐池和农田,使数万百姓安居乐业。这样的工程在一千年后的今天也堪称壮举,而一千年前仅以“造竹器,积巨石,植以大木”方法修堤,难度非常大。为筑堤,范仲淹兼了兴化知县,而工程刚开工时,又遭百年不遇的大雨雪,惊涛汹涌而至,恰似“四面边声连角起”,一百多人不幸葬身于海,面对困难,上下都有人动摇,但由于范仲淹、张伦等人困知勉行,深入工程一线,想方设法筹集工程款,持之以恒,最终完成了这项浩大的工程。后人感其功,称为“范公堤”。

无独有偶,700年后,在上海南汇又出现了一位捍海英雄——雍正元年进士钦连。他于1733年被朝廷再次任命为南汇县知县。与第一次不同,他这次完全授任于危难之际。离别六年之后,重返故地复任,已看不到他于1726年首任南汇县知县时的经济繁荣场面,取而代之的是里护塘以东,成一片汪洋,民死十之七,六畜无存,家舍尽毁,庄稼尽烂,尸棺塞河,一派惨不忍睹现象。原来由于海潮乘风大溢,摧毁了简陋的海塘,使海水倒灌,形成了大灾。他复任后第一件事就是下决心奋力筹划筑海塘,组织、带领灾民参加挑泥,亲手把赈款发到灾民手中,而且朝去晚归工程一线,亲率数百灾民与河工日夜抢筑海塘,历经数月,终于修复了海塘,并帮助灾民渡过了灾荒,也因此成为当时南汇人民心目中的英雄,“钦公塘”就成为他不朽伟业的见证。

往事成千古,来者犹可追。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加大对海塘建设的投入,掀起了一个围海造地,新建、加固海塘的建设高潮,仅上海南汇就筑起人民塘、胜利塘、七九塘等多道海塘,构筑起一道道海上坚固防线,使每遇台风海潮大汛时,乡民登屋攀树,浮殍遍野,飘没田禾的现象已成为历史,而且上海人民正抓住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加紧对大海滩涂资源的开发利用,并通过围海造地成功建起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上海金山漕泾的化学工业城。

此次围海造地,艰难困苦相伴而行。1999年11月,公司参与上海南汇东滩滩涂促淤围垦一期工程,是一项要在惊骇浪中去历经艰难与风险挑战的工程,因为,新城的土地要全部围海而来。海港新城位于长江与杭州湾的交汇处,受杭州湾和长江两股水流的影响,而杭州湾,是世界上著名的风急浪高,潮水汹涌的河口,即使在非汛期,大潮汛低潮与高潮差达6米以上,是长江口潮差的2倍,在如此惊涛骇浪中筑堤,而且是大面积的低滩围垦,露滩时间短,滩地淤泥深,沟槽、坑洼暗藏密布,还要建一个湖体总面积超过杭州西湖的圆形人工湖,使得工程风险之高,围海面积之大,技术之难史无前例。由于工程在海滩上施工作业,需候潮施工,尤其是顺堤施工,平均离岸4~5公里。东海气候恶劣多变、水流复杂,在7个月的工程施工过程中遭遇寒流22次,7级以上大风45天,零度以下的天气有21天,在如此严劣的气候条件下,为了保质保量围海堤,广大参建人员在零下几度严寒天气里,冒着随时遭海浪袭击,跌入大海的生命危险,在10多公里淤泥过膝的滩涂上来回跋涉,趟在齐腰深的海水里候潮施工,与潮水抢时间,争分夺秒,通宵达旦,朝迎日出晚披霞,硬是凭着咬定青山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英雄气概,保证了工程如期完成任务。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面对新世纪如此大规模的捍海工程,公司能有幸参与代建管理,而自己也能有幸去见证这捍海的奇迹,去歌唱捍海的精神,实在是一种莫大的生命历程体验。因为,这是一个气势恢宏的工程,通过围海造地,将在2020年于上海南汇芦潮港建起一个规划面积90平方公里,居住人口30万的海港新城,而且将依托国际航运中心深水港,成为一个集现代物流、港口加工、金融贸易、商业服务、居住旅游为一体的新型卫星城市。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面对新世纪如此壮丽的捍海事业,历经上海的浦东国际机场、上海金山漕泾的化学工业城、南汇东滩滩涂促淤围垦等多项捍海工程考验的上海水利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正带着上海水务儿女的支持和期待,带着业主——上海海港新城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信任与重托,对该项目进行代建管理建设。

目前,海港新城人工湖及滩涂圈围工程一期圈围工程已经结束,人工湖1700多万立方米的开挖工程一期已完成,二期已接近尾声,三期即将开工;其他工程正按设计顺利实施。而难度最大、风险最大的二期圈围工程将掀开大战的序幕。届时,一批勇敢的筑堤儿女将用血肉之躯向大自然抗争。我深信,有着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有着无数捍海儿女的齐心奋战,一座坚固的大堤连同一座美丽的卫星城市必将在捍海战斗中诞生,也必定会像“范公堤”、“钦公堤”那样浩浩巍巍地写在历史的捍海史诗中。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