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的中线情

作者:于晓红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5年12月30日

南水北调,中国水利史上史无前例的工程,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调水工程,它将重组中国水资源格局,解决北方严重缺水状况。1951年,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视察黄河在郑州邙山头时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也是可以的。”从此,半个世纪以来长江委三代勘测人扎根丹江口,心系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宏伟蓝图,从地质勘测、规划设计到开工建设,三代人艰苦奋斗,辛勤奉献,胸怀一江碧水向北京的崇高理想,战险山、斗恶水,与南水北调整整结下了半个世纪的情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光辉的业绩。

丹江口市——汉江上的水电城、南水北调工程的源头。有谁还能想到40多年前,这里仅仅是一个荒凉、偏僻,名叫沙陀营的小村庄。

20世纪50年代初,夏应烈、杨福林、杨俊光、谢忠文等3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组成了长委会第四地形测量队(第一工程勘测院的前身),他们是中线工程水源地第一代开拓者。当时,他们从武汉乘车到老河口后步行30多公里,来到荒凉闭塞的沙陀营。听老人们说,当时的沙沱营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十户人家,大部分是茅草房,汉江两岸是荒山僻岭,山沟里还看得到豹子洞,夜晚常有豹子出没。据说,抗日战争时,日本人从河南淅川来到丹江口的羊山,往下眺望,因太荒僻都没敢再下来。长江委人初到这里,住在汉江边的山沟里,搭起帐篷,每个勘测队员身背一个水壶一个饭盒。每天早上带好午饭、水和工具就开始了一天的勘测工作,天黑后才返回住地。如果在人烟稀少的山里工作,他们只有先做完一天的工作,天黑后才下山临时找老乡联系吃住,有时就借老乡的大晒席卷成筒,放在打麦场,人睡里面,两头用柴捆堵住,以防野兽侵袭。一到冬天,特别是下雪天,看着满山的白雪,吃着自带的干粮,真是越吃越冷,吃过后身上就只打颤。到了夏天,在山上一壶水一会就喝完了,只好到处找水,很多时候没有水,甚至只能喝老乡烧炭时在地上挖出的坑里的积水。

20世纪50年代初沙陀营还没有公路,要进行勘探工作,当时沉重的钻探设备只能用船从汉江运来,然后靠人抬肩扛运往钻场。此后几年,汉江两岸的山上和河谷里不分昼夜地响起了隆隆的钻机声,勘察大师崔政权、高级工程师田昌骏、罗荣环和廖松阳等当时都是20多岁的精干年轻人,陆续怀着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来到了这里。钻探队虽说比测量队稍微固定一点,能在一个地方住几天,但搬起家来都是自己抬钻机,而且在荒山野岭没有路,换班也很危险,一个人回驻地很容易摔伤。那时,也没有星期天,每年一次20天的探亲假就是他们惟一的休息时间。

在当时艰苦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下,有的同志在暴雨和洪水中被汉江吞没了,有的人被豹子抓伤后严重感染只好回汉口治伤,现在退休的老人有很多深受胃病、腰肌劳损、血吸虫病等职业病的折磨,有的还因工伤致残。但他们不怕苦,不怕累,踏遍了汉江丹江口的穷山恶水,为选丹江口大坝坝址进行地质勘测工作。1958年9月1日大坝开工后,他们又配合大坝的施工承担起放样测量、地质勘探灌浆和大坝外部变形观测的设计安装观测工作。后来,他们的工作从丹江坝区扩大到了整个库区、南水北调中线渠首陶岔、南阳地区总干渠所经区域的灌区等大面积地形测量和勘探工作。完成了近10万米的钻孔任务和数千平方公里的测图工作,为设计提供了翔实的地质资料和测量图纸,选出了一个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地质条件优良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工程——丹江口大坝坝址。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丹江口大坝施工中,曾担任过领导职务的熊家国队长、谷景珩副队长及测量工程师于鄂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地质工程师方传宗、孙瑞勤、王崇国等第二代长江委技术人员,发扬第一代长江委人艰苦奋斗,敢于吃苦的精神,每天早出晚归两头不见天亮,带着咸菜和干粮,背着器材,钻山林,搏风沙,又进行了数万米的地质补充勘探和大坝的灌浆工作,同时继续承担着丹江口大坝的施工放样和监测及建材勘测任务等。这时的一勘院多次荣获长江委和丹江口工程局先进单位荣誉称号,撰写出约百万字的《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地质勘察报告》和《丹江口水利枢纽竣工地质报告》。

20世纪70年代末丹江口大坝竣工后,这些勘测队员继续转战南水北调总干渠渠首陶岔引水闸的地质勘探,完成钻探近万米,荣获南阳地区陶岔渠首工程总指挥部多次奖励。1982年又承担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方城至郏县近150公里规划阶段的地质勘测任务,解决了不少地质难题,为以后中线工程干渠施工工程提供了可靠的地质资料。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吴永锋、严应征和高级工程师黄胜华、张庆峰、林仕祥等是第三代中青年同志的佼佼者,他们在1993~1994年完成了丹江口大坝加高初步设计阶段的工程地质勘察工作,完成钻探进尺3000余米。1995~1996年完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方城至沙河段84.5公里及潦河、黄金河、府君庙河、澧河、辉河、澎河、草墩河、贾河、脱脚河、肥河等河流的10座大型河渠交叉建筑物初设阶段的工程地质勘察和9个天然建筑材料场地的详勘工作,钻探近两万米,写成地质报告28本,地质平、剖面图200余幅。其勘测成果在水利部水规总院于宜昌、南阳、北戴河等地组织召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大型河渠建筑物成果交流会上获专家的好评。在总干渠澧河渡槽区勘探中,该处地质情况复杂,石英砂岩岩性坚硬,裂隙发育,钻探取芯困难,项目主管严应征亲自在工地看钻,现场攻关,终于获取了满足地质要求的钻探资料。项目负责人黄胜华不论在寒冷的冬天,还是在炎热的夏天,在近百公里的总干渠勘察线路上来回奔波,组织协调检查验收地勘工作,并且亲自承担地质填图工作,骑自行车跑遍了工作区域的山区、平地。

2002年,一勘院承担了中线水源工程丹江大坝加高初步设计阶段补充地勘工作,完成钻探进尺2000余米及地形测量任务,其成果在2003年9月由水利部在北京组织召开的“丹江大坝加高初步设计报告审查会”和2003年10月由中国国际咨询公司在丹江口市组织召开的“丹江口大坝加高评估会”上获与会专家的好评。

2003年2月,在水源工程丹江大坝加高库区移民实物指标调查中,一勘院又组织了40多人的队伍进入丹江库区,分别在郧县、郧西、十堰张湾、淅川等地配合长江勘测设计研究院库区处进行移民调查测量、库岸坍塌、移民新址地勘工作。在那些日子里,雨雪天气不断,他们坚持工作,每天工作10多小时以上,许多同志10多天未能洗一个澡。他们从不叫苦叫累,深入现场的院负责同志严应征、黄胜华、林仕祥,经常和同志们一样,吃苦耐劳,深入工作点,检查督促工作进度,安全质量情况,力争尽心尽责提交客观、准确的勘察成果。他们的这种敬业、奉献、科学求实的精神被一起工作的库区的地方同志赞扬为“走千山万水,受千辛万苦,绘千线万线,留千言万语”。10多位同志被长江委评为一等功,一勘院也被水利部授予南水北调工程规划设计先进集体。

半个世纪以来,一勘院作为一支从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专业的勘测队伍,有300余人相继参与了中线勘察与科研工作。三代工程技术人员兢兢业业,艰苦奋斗,风餐露宿,爬山涉水,在钻机、案桌前、模型边度过了一个个酷暑严冬,奉献了青春和热血,历尽艰辛,获取了丰富的第一手数据和资料。4万多米的勘探钻孔深度,40多个比选方案,30多项专题研究,140多个专项科研设计和调研报告,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及隧洞穿黄工程的技术方案论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每一米进尺、每一张测量图纸、每一个工程地质问题的破解,都凝聚着勘测人员的心血和智慧。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新生力量如今正逐渐成为中线勘察的主力军。南水北调工程已经实施,为中线工程奋斗了50多年的丹江口勘测人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他们的丰功伟绩将镌刻在共和国水利建设的丰碑上。

 

责任编辑:蔡倩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