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南水北调生命线

作者:刘铁军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5年12月30日

踏访汉江生命源

汉江,长江九大支流之首,出秦岭,越巴山,穿过丹江口峡谷,驰骋汉江平原,在武汉汇入长江。这条被人称为中国的“多瑙河”的河流,是重组中国水资源命脉的重要水源区,是中国南水北调东、中、西三条线中最理想的调水线路。今天,汉江的一江清水已成为华北人民渴求向往的生命之源。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即将开工之际,记者随湖北日报社采访组踏访了汉江生命源。

饮水思源。我们踏访的第一站为陕西省宁强县,这里是汉江的古源头。

汽车由车城十堰出发,沿316国道汉江干流,进陕西,经安康,过汉中,在蜿蜒曲折的山路行驶两天半,抵达宁强县的大安镇。大安镇为汉江第一镇,汉江的三条水源在这里汇合,组成了一条主干河,向东奔流。三条水源,谁为主源呢?镇党委书记张怀宏告诉我们:“人们一般都认为沮水和玉带河是汉江的支流,古人所说的汉江源指的是宁强县东北面嶓冢山下涌出的一股泉水,叫古汉源。”望着书记手指的方向,嶓冢山巍峨壁立,云遮雾罩。汉中市水利局工程师黄在军介绍说:“《尚书·禹贡》里说的‘嶓冢导漾,东流为汉’这句话沿传至今,一直被人引用,后来的《山海经》、《尚书》、《水经注》以及现在的地方志也都认为‘嶓冢之山,汉水出焉’”。随后,我们驱车来到为纪念大禹治水的禹王宫旧址,适逢汉源村的村民们正围着一辆大卡车在领取退耕还林的苗木,镇领导告诉我们,汉源村的168户人家,今天有110人来领树苗。记者看见,车上俩人,一个手拿纸笔,边发边记,一个在边报边查,发完一户叫一户,领到苗林的村民有的在查点,有的包捆,没有领到的还在耐心地等待,井然有序,忙而不乱。

为能亲眼目睹古汉源的源头,掌握第一手真实可靠的材料,我们决定夜宿距离最近的大安镇烈金坝村。

烈金坝村距离汉江源头5公里,仅有一条山间小道,必须徒步行走。翌日清晨,我们一行8人,由镇委委员小张带路,沿村头由北向南的一条小溪进发,当地村民称这条小溪为汉王沟。为能给我们的采访提供更多的详情,镇里还安排了3位70岁高龄的老人陪同。沿溪北去,山势渐高,深谷幽幽,曲径盘盘。山番冢山涌出的潺潺流水沿山谷而下,仅仅是一条蜿蜒细长的溪流。老人告诉我们,冬天枯水季节,水流小,但到了7-9月份的丰水期,就变成了一条湍急的小河;特别是夏天打雷下雨,山里经常发大水。小路与水路并行,沿途数公里,山高坡陡,植被脆弱。张委员告诉我们:“这条山带居住的就是我们大安镇的汉源村,全村168户人家,靠山吃山,至今还很贫穷,年人均收入仅几百元。98洪水过后,当地农民响应党和政府退耕还林的政策,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山坡地基本上都退还了,树也种上去了,光汉源村就退还了1700多亩耕地,你们再过几年来,这里就大不一样了。”看得出来,村民们散居的汉源村,过去曾是茂密的森林,如今,山谷两旁的坡地变成了一片片农民的当家地,裸露的黄土地上还堆放着村民们秋收后的玉米桔杆。山里人家稀疏,由于人少山多,每户人家都有二三十亩耕地。小张告诉我们说:“说实话,如果不是为生活所迫,农民们并不愿意居住在这山里。这里的野兽很多,特别是野猪,成群结队地破坏农民的庄稼,玉米眼看就要割收了,一群野猪只要一个晚上,就能一扫而光,把你的土地糟蹋得乱七八糟,村民们都恨死了,防也防不住。”看来,生命对资源的占有在传统的理念上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尽管他们是无意识的。

山路蜿蜒曲折,不管我们怎么走,潺潺流水总是时隐时现地伴随着我们,它汩汩淙淙,显示着大自然生命的搏动。伴随着溪水叮咚的天籁之音,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才攀到嶓冢山脚下,老村长拨开荆棘丛生的野草说:“现在这个季节能看见汉江第一股源头水的地方就在这里。”果然,一股碗口粗的泉水从长着苔衣的石逢中奔涌而出,水色清亮,咕咕作响。距离泉涌之上200米处,有一千仞绝壁,古木垂蔓,岩前有一石洞,原汉源村的老村长指着洞口说:“这就是人们常说起的‘石牛洞’,每逢天将下雨,洞内轰轰作响,发大水的时候,水从洞口涌出,两头牛都好像在用力堵水,传说这两头水牛是大禹治理汉水,从四川赶来堵水的。”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只见“石牛洞”略呈方形,高宽各约3米,深不可测,洞里两尊钟乳石形的水牛活灵活现,一个头部已拱入洞中,后半身露在洞外,一个身部已入洞,只露臀部,将它的后半部留在洞口,留在人间!洞口四周的沿边,布满钟乳石状的悬石呲岩,似凤嘴龙喙,像鹰爪鱼鳍,泉水从尖部垂石滴落而下,叮叮咚咚,缓缓浸进绿苔细草之中,然后又从下面涌出,形成一线小溪。在石牛洞上方还有一小石洞,当地人称“漾水洞”。老人介绍说,每逢下大雨,洞中就会涌出一股桶口粗的泉水,远远望去,飞流直下,似白练当空,银河倒挂,这就是世传的汉水之源。溪水汇入汉江,穿越陕南鄂北,浩浩荡荡,奔腾1500公里进入长江。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来此寻幽探胜,被汉水源头所迷留。我国第一部地理书《禹贡》也有“山番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为沧浪之水”的记载。因为有了汉水,才有了汉中这陕南地名。汉水源于史不绝书的石牛洞,我们与远古相会。兀然屹立的山番冢山,像顶天的包围圈将我们合抱于山谷之中,山的那一边是嘉陵江。我们站立的地方,正是汉江和嘉陵江的分水岭,一岭跨两不,而且是两条有渊源的历史的河流,令人感慨万千。

离开石牛洞,我们来到汉江源头第一家胡宝林的门前。胡宝林正在门口挂柿子,他今年53岁,1972年搬进汉源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31年。他笑着告诉记者:“南水北调要调我们汉江的水,要送到北京,政府要我们保护水源,号召退耕还林,我家种了20多亩山地,已经退掉了10亩,种上了树苗,过几年你们再来,树就长出来了,山就好看多了。”

看来,封山育林、退耕还林在这里已深入人心。从汉源第一家到汉源第一村,我们身临其境,听到和见到的,是党和政府的政策已经变成这里村民们的实际行动!

汉中:打造绿色画廊

“云自苍梧去,水自嶓冢来”,这股天下奇水,以世间少有的幽蓝和翠绿,由宁强进入勉县,横贯美丽富饶的汉中盆地。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每一座山都述说着历史的更迭,每一条河都流淌着征战的尘烟,每一片林木都隐藏着往事的玄机,每一片农田都耕耘着历代的风流。

今天,这股奇水在重组中国南水北调水资源命脉中,更显娇美和风流,将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中抹上浓重的一笔,占有重要的地位!

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指的是丹江口水库大坝以上的汉江上游地区,包括汉江和丹江两大水系。涉及陕、甘、豫、鄂、渝、川5省1市47个县(市、区),土地总面积9.52万平方公里。我们采访的第二站汉中市,是南水北调中线的源头水源保护区,涉及到7个县。

汉中,位于陕西省的西南部,北有秦岭屏障,南有巴山横亘,汉江横贯东西长达270公里。我们驱车行驶几十公里,扑入眼帘的是一马平川,万顷粮田。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素有“西北小江南”和“秦巴聚宝盆”的美誉。

一见面,汉中市水利局办公室蒋主任就向我们介绍说:“昨天下午,国家南水北调委员会办公室李主任一行才走,看了水源,听了汇报,这次调水对我们汉中市来说,工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将使全市在经济利益上作出牺牲和让步。根据测算,汉中市仍需关停52家企业,其中化工企业35家,小矿10家,石材加工厂4家,其他企业3家,每年直接影响工业总产值近5亿元,利税0.3亿元,将有1.2万人失业。”

看来,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传统经济产业已不能适应当今时代发展的主流。汉中人民在这历史的转折关头,怎样实现资源开发、利用与保护相结合?实现发展经济有利于生态环境建设的转移呢?

在挑战和机遇面前,汉中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由原来的“开放兴市、工业强市、农业稳市”转变到“发展绿色汉中,建设绿色汉中”的战略目标!

在市计委,办公室张主任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市委市政府为保护母亲河,打造绿色汉中画廊的新思路。张主任说:市委提出来的绿色汉中框架结构是由绿色生态地区、绿色走廊、园林城市、绿色产业为主导的产业体系构成,核心是可持续发展,目的是通过运作生态资源,将生态环境的巨大潜力转化为经济效益。在采访中,记者看见,汉中市委已下发的27号红头文件,明确了2010年前汉水进京水源区实现的生态目标:一是绿色生态地区,二是打造绿色走廊,三是构建园林城市,四是发展绿色产业。

张主任介绍说,我们发展绿色产业、建设绿色汉中的原则:一是突出优势、持续发展。充分发挥汉中生态保护型盆地区域和生物资源、水资源、土地资源、气候资源最适宜发展绿色产业、建设绿色汉中的独特优势,开发、利用、保护相结合,近期、中期、远期相兼顾。通过优势资源整合,培育、催生优势产业、龙头企业、名牌产品,进军省内市场,拓展国内市场,开发国际市场,实现效益最大化,使汉中生态资源优势不断得到扩展,可持续利用。二是统一规划、协调发展。根据汉中当地条件和生物资源多样性的特点,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因地制宜,统一规划,科学布局,正确处理好绿色生态地区、绿色走廊、园林城市、绿色产业的关系,以及绿色产业与传统产业的关系,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三是引进为主,吸收创新。坚持以招商引资为主,用优良的生态环境,吸引更多的资本向汉中流动,参加建设绿色汉中。

“汉中三惠”名扬西北。4日下午,我们驱车来到汉惠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初,百业待兴。1949年特大洪水肆虐,汉中原有水利工程毁损严重。政府不惜投入,抓紧整修汉江沿岸的汉惠渠、褒惠渠等渠,满足农田灌溉急需。展现我们眼前的汉惠渠宽约200米,清碧的汉水从渠堤流出,拉出一条长长的瀑布,如诗如画,汉源地区的水土保持为上下所关注。

5日下午,我们来到汉中市水土保持站,站长余海明向我们介绍说:汉江流域面积1.96万平方公里,占全市总面积的72%,占整个中线工程水源区面积的20.6%,地理位置举足轻重。近年来,我们结合境内水源区的生态建设、环境保护、污染治理,抓住‘长治’、债券水保项目、生态县建设、退耕还林等水保生态建设项目,通过综合防治,探索出了一条适应水源区水保工作发展的好经验:一是坚持以灌草建设为重点;大力推进封禁治理;二是依托水保治理,培植水保基地;三是拉动典型,以点带面,实现综合治理。

调水必须先治源。汉中市370万人民正在按照水利部新的治水思路,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汉中市主管水利工作的副市长侯友成,向我们叙述了汉中人民保护水资源五年奋斗的历程:已投入14亿多元,把水土保持工作作为改善生态环境、发展区域经济的重要工作来抓,建设了小峡、双龙寺、卡房、娘娘滩、云河等一批重点水源保护工程,完成了石门、沙河等大中型水库的除险加固,先后关停了小冶炼、小化工、小选金、小造纸企业65家,对已建成的43个工农业项目严格执行环保标准。退耕还林工作从1996开始启动到2002年底,累计完成退耕还林和荒山造林118.41万亩。计划到2010年,完成退耕264万亩。目前,全市林草覆盖率提高到80%,境内年拦蓄径流量增加了36%。

7日上午,我们一行3人离开汉中,赶往安康。汽车行驶辖内城固县的三合乡,过一大桥,汉江水面骤然变宽,足有3000余米,这是我们在水源区看见的最开阔的水域,眼前这辽阔的风景让我想起黄河花园口的河面,天穹低垂,视野开阔,让人心情怡悦!拍了几幅照片,我们继续前行。两岸青山绿水,尤以西乡县为典范,沿江的植被保护完好,水色清绿。虽然这里是贫困区,但汉中人民正扶贫不忘绿化,保护与开发并重,为构建绿色汉中,打造绿色画廊,为一江清水送北京而不懈努力着!

安康:走过沧桑

安康,一个水灾频患的城市,一个饱经洪水困扰的地区。

季节的链条锁住了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汉江暴起暴落的个性使安康并不安澜。秋夏水多,水灾频发,春冬水少,又使这个城市陷入干旱季节,水旱灾害更替着这个城市的年轮,走过沧桑。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安康的生命就是在这起伏变化中与汉江血肉相连的。安康何以安康,是我们这次采访关注的焦点。

925公里长的汉江上游,穿过安康中段长达340公里,占水源区流长的37%,辖内10县区占丹江口库区上游县区总数的32%。我们的采访车在316国道上跟着汉江蓝色的飘带蜿蜒行驶,沿途国道被洪水破坏的情景历历可见,塞车的情况时有发生,最长的时间被堵拦4个多小时,很多地方都在修筑公路,因路窄车多,不少货车一天一夜滞留在路边不能前行。不仅城市的交通在汛期陷于瘫痪,而且群众的生命财产也经常被洪水“搬家”,险情难以预测。2003年8月份以来,渭南持续40多天的洪涝灾害,尤其是华阴、华县、渭河决堤之水席卷了数十万群众赖以生息的家园和土地。一夜之间,几万间房屋倒塌,1.3万人失去家园,几十万亩庄稼绝收,因灾死亡22人,失踪53人,损失惨重。在安康市水利局,记者还看见有关灾情报告的红头文件,这次洪灾,不仅波及到石泉、紫阳两县,还将已治理的84条小流域损坏,水毁河堤和护岸44处长达27.5公里。祸不单行,2003年9月1日凌晨4点,夕阳县桐木乡涌泉村3组突然发生重大山体滑坡灾害,4户农民被滑塌山体淹没,15人失踪。

翻开安康的历史,自汉迄今两千余年,记大水者84个年次,汉江洪水流量10000立方米以上61次,30000立方米以上15次,平均每百年左右陷城一次,37年面临一次洪水威胁。安康不安,曾在血与泪的号啕中剧烈地颤抖!

安康人别无选择,把安宁康泰的希望寄托在长长的沿江防洪堤上。

汉江流过安康,自西向东横贯,境内山高坡陡,河流密布,纵横交错。秦岭、巴山和汉江构成了“两山夹一川”的特殊地理结构,水资源极为丰富。调查显示:辖内23529平方公里的土地,河网密度1.43公里/平方公里,河壑密度1.71平方公里,呈“叶脉状”排列。流域面积在5平方公里以上河流多达951条,其中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10条,1000-100平方公里的有74条,全市多年平均降水量926.2毫米,降水总量216.6亿立方米;年平均径流量106.55亿立方米,过境客水145.7亿立方米,人均自产径流量3964立方米,是陕西省的2.6倍,全国的1.5倍,占有量高于全国水平。可是,丰富的水资源并没有给安康人民带来安宁康泰。因时空分布不均,年径流量的60-80%多集中在汛期的5-10月份,因水库的调节能力低,径流又常以连雨天和暴雨的形式出现,所以极易造成山洪、滑坡、泥石流灾害。至今,安康还是全国最大的连片贫困区之一,辖内10个县有8个是国定贫困县,2个省定贫困县。安康人把根源和症结浓缩成两个字:贫困!贫困构成了破坏生态最直接的动因。由于人多地少,广种薄收传统种植方式,对森林资源的掠夺式采伐,导致严重的水土流失现象,土壤侵蚀加剧,而落后的社会经济条件又进一步加速生态环境的恶化。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全市10县区有5县城、20多个重点乡镇分布在汉江沿岸,5县城位于汉江支流,现有水土流失面积近1.3万平方公里,占全市总面积的55.1%。市内工矿企业污染严重,目前没有一处城市污水、垃圾处理厂,历史沉淀性污染和现存结构性污染尚未得到根本解决。

汉江河流经过安康长达340公里,水量大,水质好,是全国少有的清洁水源区。根据1999-2001年对汉江安康境内8个断面17项指标的监测,全部符合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二类水质要求。

安康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涵养区和保护区,面临着改善生态环境和发展经济的双重压力。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安康市委市政府已作出决定,要建设绿色安康,把水资源的永续利用放在首位,加大退耕还林和治污力度,以山兴山,以林涵水,减少城市对水源区的污染。截至目前,全市已完成退耕176万亩;计划用8年时间,完成165万亩飞播造林;辖内将在沿江10县城兴建垃圾处理厂11处,污水处理厂15处。

昨天,走过沧桑;今天,走出困惑,安康人要抓住南水北调的机遇,发展经济,给北京人送去一江清水!

白河:水保经典

9日上午,我们离开安康旬阳,前往白河采访。

白河,“秦头楚尾”的分水岭,蜿蜒绵长的绿色汉江流经900多公里在这里注入丹江口水库。

白河,20世纪60年代就曾有专家断言,是一块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自然条件恶劣,农业基础脆弱,全县1450平方公里,人口20.7万。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20世纪70年代初期,白河还是全国重点的贫困县,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经过30年的艰苦奋斗,今天的白河人一举摘掉了贫困的帽子,找到了一条治山治水治穷致富的路子,一举成为全国水保经典的先进单位,2003年5月,陕西省委省政府作出决定,号召全省人民向白河县学习。

白河水保,经典在哪里?

“石坎坎,金碗碗,要想富,修梯田。土坎田,坎子坚。保活土,粪铺面。坡改梯,粮增产,先蓄水,后变田”。走进白河县城,随处都能听到农民治山治水的谚语,“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吃水养山,绿满青山。山坡绿油油,沟里淌清流。山上不栽树,水土难保住”。县水利局副局长袁东晓和水土保持工作站站长王定学向我们介绍说,白河人民的水保经验只有两句话:在山上下功夫,在水上作文章。

一是靠领导带头。20世纪70年代初,县委书记李群欣带头在农村蹲点5年,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80年代,县委书记董先根,带病在构扒乡蹲点,翻山越岭规划地块,走乡串户发动群众搞治理;90年代,县领导每人都抓重点村,吃住在农村,指挥在工地;21世纪,县委领导结合流域治理,人人抓样板工程,领导身先士卒的表率在治理工地上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红旗地上插,干粮树上挂,锅灶地头架,两头不见天,中午不回家”。特别是治理二期工程启动后,全县共落实帮扶部门40多个,一定三年不变,不出成效不换村。正是凭着这种“领导苦抓,干部苦帮,群众苦干”的精神,使全县80万亩荒山得到绿化,绿化覆盖率提高到58%,水土流失面积由1128平方公里下降到846平方公里,土壤年侵蚀由每平方公里3215吨下降到每平方公里1980吨。

二是把政策落实到位。结合国家的大政方针,因地制宜,优化劳力组织形式,鼓励农民种好地,造好林。为能动员和组织群众参与综合治理,县委县政府把规划任务分解到户,实行修地计价补偿,户民新修梯田和造林,按照国家补助标准给予兑现,不增加承包产量,不增加农业税,不增加集体提留,不无偿调整,对不按照规定完成任务、坎跨不补,掠夺经营造成地力下降的,征收水土流失补偿费,甚至收回一定数量的承包地。90年代全县治理的组织形式是“组自会战为主,联户治理为辅,村自为战和户自为战相结合”的治理模式;2002年实行税费改革后,对重要工程和重要地段实行工程招标制,组织专业队施工,采取市场化运作,保持治理工作有旺盛的生命力。

三是靠典型引路。原川河乡从1972年开始,历任3届书记4任乡长,都把农田水保放在首位,常抓不懈,一抓到底。1986年率先在全县实现人均一亩田,越过了温饱线;大双乡兴隆村把修石坎水平梯地与坎边栽桑植树相结合,走出了一条“石坎经济”之路,这种把水保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结合的经验,成为山区综合经济开发的好模式;茅平镇响应村通过多年大干苦干,人均修地2.3亩,粮食超千斤,收入1500元,被县委县政府誉为“综合治理大王村”;“修地大王”高远璋完成自己承包的7亩坡耕地后,又采取转包的办法继续造地,十年来,营造刺槐34亩,建造6个林果园,栽种果树2000多株,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高远璋的绿色庄园经济在全县得到推广和运用,形成了榜样的力量,使全县治理一处便涌现一批典型,形成了治理工作的整体合力。

四是尊重自然,和谐发展。以群众增收为重点,走综合治理之路,力争使流域治理工作与封禁管理、修田造地、移民搬迁、生态能源等方面有机结合起来,加强监督执法力度,搞好生态修复工作。汉江在白河境内39.7公里,为保护好水源区的一江清水,白河县从1999年开始,以每人一亩基本农田为后盾,把全县25度以上的陡坡地逐步退耕还林,以户为单位兴建绿色家园,形成流域特色经济,一是抓节柴灶,完成3.8万口,普及率达到80%,仅此一项,每年要少砍6万亩山林;二是搞沼气池,全县4.6万户农民,完成6000口沼气,可以5个月不用柴,不用煤;三是扶贫与移民搬迁相结合,把农民从山上搬到河边,已搬了6000人,8年搬了1200多户,封禁面积5万亩;四是牛羊进圈,不准乱放;五是对城市垃圾集中堆放,已有两个堆放场;六是一沟两河(白石河、冷水河)建立了垃圾沉放池,集中堆放;七是对公路沿线12个城镇、5万户居民集中建厕所,建圈,对新开发的新建项目,废石废渣集中堆放,严禁倒入汉江,垃圾堆放地1997年建成,用原土填埋。目前,库区12条小流域治理点共建密植桑园5000亩,坎边栽桑500万株,地坎经济到位率达到95%,发展烤烟8000亩,木瓜园2000亩,其它果园10000亩,真正做到合理开发每一寸土地,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

五是把信心交给群众。由于历史原因,1958年的大炼钢铁,三年自然灾害的毁林开荒,70年代三线建设过量采伐和部分地区的再度垦荒,使森林面积大量减少,广大农民挣扎在“越穷越垦,越垦越穷”的恶性循环之中。为解决水土流失的“瓶颈”问题,市委市政府带领广大群众兴修石坎水平梯田,大面积植树造林,1972年以来,历届县委县政府为实施这项战略决策,换人不换方向,易人不易目标,一届接着一届干,一届干给一届看。30年来,坚持把修地保土与治山保水紧密结合起来,把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紧密结合起来,把修地植树与发展经济紧密结合起来,坚持一面坡一面坡地修地,一架山一架山地植树,一条沟一条沟地治理,移动土石3614万立方米,修砌石坎3.5万公里,相当于7个万里长城,建成百里汉江万亩刺槐林带,被国家林业部誉为“千里汉江上的一颗绿色明珠”。90年代,白河被列入国家“长治工程”和“长防工程”,年均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0平方公里,被水利部和财政部命名为“十百千”水土保持生态环境建设示范县。

走进这座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每一寸土地利用都很精致。从山上到山下,林与地,路与房,都在一座座山坡上规划得错落有致。一江清水流进白河,白河人民正在用自己的行动将一江清水送出白河,让水质永远清流,让首都人民放心!

十堰:让青山常在绿水无忧

汉水纵情奔走,由白河县进入鄂西北的十堰市。

十堰,九分山水一分田,位于汉江和丹江水库的尾水山区。在这个因汉水的支流百二河和犟河修建10个堤堰用来引水种田而得名的城市,耸立着我国现代经济的支柱产业——第二汽车制造厂。因为有了二汽,十堰又被人们称为一座装上车轮的城市。

中线南水北调水源区所覆盖的十堰市,涉及丹江口、郧县、郧西县、竹山、竹溪县、房县、张湾区、茅箭区等五县一市两区。南水北调工程的上马,拉动了十里车城跃马扬鞭的斗志。10日上午,我们走访了十堰市水利局。

丹江口水源的水保工作自1994年启动以来,先后在房县开展了“农发资金水保项目”,在郧县、丹江、郧西开展了“保护母亲河行动”,加上已经开展的“水保综合治理工程”和“坡改梯工程”,十堰山区的水保项目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向前发展。各县(市区)“四大班子”领导亲自挂帅、蹲点、包工程,采取坡面治理、沟道防护,逐步实行退耕还林、荒山造林、治塘筑堰,兴建农村沼气,改节柴灶、以电代柴,迁移扶贫,生态修复,实施水保示范。截至目前,在全市开展的100条小流域治理,已完成水土流失治理面积2520平方公里,完成投资1.35亿元,辖内4个县(市)开展了水土保持样板示范县建设,近20条小流域接近生态示范小流域的标准,房县的南潭、栗子坪和郧西的八道河小流域已被水利部命名为水保生态建设示范小流域,2003年又有4条小流域获得了“十、百、千”命名;除此之外,丹江、郧县、郧西开展的26条小流域综合治理,已完成治理面积486.9平方公里,年拦蓄泥沙量21394万吨,年拦蓄径流3163.47万立方米,减少了丹江口水库的淤积,涵养了水源区的水源,保证了洁净的水质。

汉江和丹江口水库回溯的120公里和80余公里,涉及十堰地区辖内的多处回水区域。为防止水域污染,十堰市近几年来,关闭了20多家污染企业,治理了120家有污染企业。2000年,在城区中心下游的神定河投资3亿元,建设了一座日处理污水16.5万吨的污水处理厂,使城区70%的污水得到了净化处理,保证了二类水质进入丹江口水库的绿色通道,洁净畅通,稳定运行。

让青山常在,让绿水无忧,十堰责无旁贷,挑起了沿线生态环保的重担。目前,全市成立水保执法机构28个,其中县级10个,乡(镇)18个,配备水保执法126人,形成了多层次的水法管理网络体系。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为净化水源,市委市政府决定将在汉江上游通过开发水利水电工程,形成水源区梯级蓄水、梯级净化、梯级备水的框架结构,以减少泥沙对汉江河床的流失与淤积。计划兴建的孤山、夹河、龙背湾、松树岭、潘口、孙家滩等7座水电站,已有4座开工建设,陡岭子电站已投入运行。根据测算,这些电站开发以后,每年可为丹江口水库减少泥沙流失3000万吨。

无疑,这是一项利国利民、惠及子孙的千秋伟业!

丹江,永远的丹江

丹江口水库,俯卧在八百里伏牛山脚下,地跨河南、湖北两省,素有“人造海洋”之称。全库面积达740平方公里,总库容可达209亿立方米,等于全国每人平均有近20吨水存放在这里。如今,这里竖起了一座水源生态环保建设的历史丰碑。

阳春三月,正是桃花流水鳜鱼肥的时节,记者随同南水北调考察团乘船从丹江口大坝上游启航。随着冉冉东升的朝阳,伴着依稀可辨的点点白帆,我们乘坐的船驶进这片无边而神奇的“人造海”。船行约一小时,江面豁然开朗,天穹顿觉低垂。我凭栏眺望景物,平静明亮的湖水就像一幅巨大的画布,逼真地展现出瞬息万变的清晨曙色。一阵轻风吹来,湖面又像一匹微微抖动的绿色绸缎,皱起千万条细纹。这里方圆达30公里,因水天一线、一望无边而被人们称为“小太平洋”。它原为一块盆地,连着埠口、李官桥、均州三座古城镇。1967年,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下闸蓄水,鄂豫两省的库区人民为了全局利益,离开了祖祖辈辈栖居的故土,迁居异乡,安家落户。今天,三座古城遗址早已沉入“海”底,映入眼帘的是碧波万顷、烟波浩淼的像天空一样碧蓝明净的一湖碧水,身临其境,有如走进大海一样,撩人豪情万种。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被这丹江水所迷留。据《均州志》记载:“天下名水二十种,以武关水为第十五种,即丹水也。”这里说的丹水,就是丹江。丹江在此汇入汉江,汉江依然保持着翠玉般的水体。现在,无论什么季节,我们乘车过武汉长江大桥或乘船过江,都能一眼辨认出汉江与长江汇合口流动的两种截然不同颜色的水体,一条清碧,一条浑黄,色彩对比十分鲜明。

我们乘坐的考察船仍然在“海”中行驶,站在甲板上,游湖赏景,不能不说是一大享受。此时,柔和的湖面静卧在蓝天白云之下,给人的感觉是纯洁温柔,没有嘈杂,没有尘嚣,令人遐想。一位约八岁的小男孩,生平或许是第一次看见“海”,睁着一双神秘的眼睛好奇地问着父亲:“爸爸,这里有多大的鱼呀?”父亲笑笑说:“有像船这么大的鱼!”儿子纯情地看看船,又看看“海”,竟情不自禁地大声叫起来:“这么大呀!”那双溜圆的眼睛好像真的看见了大鱼,那么有神,那样有情!几位来自天津的客人对这一湖清澈、碧绿、纯洁、宁静的净水恋恋不舍,将空饮料瓶盛满丹江水,要带回北方,以作留念。一位来自北京的客人,面对浩瀚无边的湖面,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感叹道:“说是小太平洋,真是太平洋!”她那双新奇的眼睛充满了激动与兴奋。

是啊,眼前的“海”,就是一幅奇妙的杰作。此情此景,不得不令人惊叹人类神奇的力量和伟大的智慧。这时,你才真正感觉到:不出阳关,不觉天地之悠远;不来丹江,不知湖面之辽阔。国家环保总局的一位专家来中线水源区考察时,曾感叹道:“像这样大的水库,至今保护得还这么完好,在我们国家已经不多了。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这一库清水!”一位来自北京的专家曾站在船头,望着一库清水感慨地说:“有了水,就有了生命的许可证。”

2002年5月8日,久雨咋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同志一行17人,考察了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丹江口水库。下午两点,船过小太平洋,温副总理走上船头,两手扶着栏杆,欣慰地望着一望无边的水库感叹道:“这水真好,真清亮!”那含着微笑的眼神饱含着一种惊慕,水利部部长汪恕诚走到温副总理身边说:“看见水,人的心情都会感觉好!这次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65届校友捐赠五十周年系庆纪念雕塑上面写的一句话就是‘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一条河流的形成与演变,有它自身的运动发展规律。汉江能名列长江九大支流之首,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地貌变化相关联。今天的江汉平原能称为“鱼米之乡”,应该说是汉江赐给人类的一笔宝贵财富。南水北调能把汉江的丹江口作为中线的水源地,也不能不说是华北地区人民的缘分。1958年兴建的丹江口水库已经走过了40多年的风雨路程,今天,我们用实践来检验它的兴衰成败,应该说它是我国水利史上一例成功的典范。至今枢纽工程的防洪、发电、灌溉、航运、养殖等五大效益之和等于321亿人民币,相当于丹江口工程造价的35倍。如今,它将继续造福于人民,造福于华北地区,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保护好她呢?处理好人与自然和谐的关系,不也是在营造我们未来美好的家园吗!

水,生命之源泉,万物之甘露。千百年来,人们依水而居,傍水而生,依附于江河的飘带繁衍生息。它哺育着勤劳、勇敢、智慧的人民,人民也用辛勤的劳动妆点着母亲一样的河流。今天,丹江口水库里的水,静静地睡在库区的环抱里,似乎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远山如黛,近水透绿,工业文明与大自然如此和谐,使人情不自禁地想拥抱它们。是啊,这种成功的水利工程,实质上是对大自然的绝妙调适,而不能看成是对大自然的战胜。从根本意义上讲,大自然是不可战胜的,人类也没有必要去战胜它;因为人类与大自然同属一体,人类是大自然的组成部分。我们给予的应该是多一点关爱与呵护!

南阳:南水北调中线干渠穿过的第一座城市

南阳,一块秀美丰饶的盆地。

11月下旬的宛城,已是寒意料峭。我们驱车行驶在一望无边的中原大地上。从河南邓州到南阳,不足70公里。南阳是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将要穿过的第一座城市,总工程量约占中线全部工程量的近1/6,既是渠首的调水区,也是第一个受水区,扮演着中线调水的双重角色。怎样保护、开发和利用水资源是我们将要采访的话题。

三面环山、南部开口的南阳,因居伏牛山以南、汉水之北而得名。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将要穿过辖内的淅川、邓州、镇平、卧龙区、宛城区和方城6个县市区24个乡镇,约185公里。丹江口大坝加高后,南阳地区移民将动迁16万人,供水控制面积7630平方公里,占南阳总面积的28.7%,覆盖了南阳市平原面积5573平方公里的全部和岗地2050平方公里。在市水利局,徐局长向我们介绍了南阳人民为迎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所做的工作。

南水北调中线的渠首—陶岔,位于辖内淅川县香化镇。当年,为实现“引汉济黄”的伟大构想,从1958年9月到1961年底,南阳市先后调动了160多名干部、3万多民工投入到丹江口水源工程的建设当中,抽调了邓州、镇平、宛城、卧龙、方城、唐河、社县、新野等8县市5万民工投入水库引渠、陶岔渠首闸、引丹总干渠及小洼枢纽工程的施工,工地参战民工高峰期多达8.5万人;有141人献出生命,2880人致伤致残。在当时吃粮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南阳市为建设南水北调中线渠首工程,还承担了9000万公斤的粮食供应任务。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回想他们延续至今的奉献与牺牲,南阳人民对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期盼依然保持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下午4点,我们驱车来到总干渠将要穿过南阳盆地入水口的北京大道,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贾大周手指着进水口说:“总干渠由西南往东北方向穿过南阳市盆地,我们站着的这条北京大道,从1993年开始,按照城市发展规划设计,应该是向北向南延伸,但为了给南水北调工程让路,我们把向北向西的方向改道成从西南方向往东北方向走。为这一规划的变动,我们对白河进行改造。在河道上修建了三级橡胶坝和大桥,多投入了2亿多资金。”

白河是南阳的母亲河。站在城区的制高点,穿越市区32公里长的白河尽收眼底,橡胶坝横亘于白河宽阔的水面,同蓝天白云、碧水绿荫、亭台楼阁、点点游船相映成趣,2800亩的水面让城市尽显灵韵。白河大道、滨河大道依河势蜿蜒旖旎。漫步河边,犹如置身海滨,两岸的滨河公园给人回归自然的感觉,古老的南阳正在焕发出勃勃的新辉。

城有水则秀,居有水则灵。南阳人民以对白河的体验迎接南水北调的到来。为做好开工前的准备工作,他们一是认真编制移民安置规划,合理制订移民安置方案。丹江口大坝加高,南阳需动迁16万人口,市委市政府按照国家下达的指标已完成了移民安置区的选区方案;二是严格执行国家下达的丹江口水库库区及沿线建筑设施的停建令。2002年11月,市政府加强移民户籍管理,冻结了搬迁区户口,对需要注销、迁出户口的五种类型和需要迁入户口的六种类型进行了量化定性,提出了对象、范围、申报条件、程序、注意事项和责任追究等要求和规定;三是积极保护丹江口水库库区生态环境。坚持以小流域为单元对辖内水源区进行综合治理,编制完成了丹江口水库库区及上游水土保持规划,制订了水土流失防治措施,推动了水源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良性循环;四是加大丹江口水库上游污染的综合治理。1996年以来,先后关闭了11家重污染企业,捣毁了230多个小选金混汞辗及氰化池,并在南阳流域内设立了多个水质监测站。经过对流域内污染源进行大规模的综合整治,2000年辖内流域的水污染物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比1995年减少了50%;五是严格控制农药、化肥等有害物质的使用,实行无公害生产。调查显示,丹江口水源区耕地每年需投入的化肥量为3.25万吨,农药施用量为639吨。为实行无公害生产,他们采取传帮带的形式,引导农民科学施肥施药,把加大生物肥料使用量作为减少水质污染的主要措施,推广施用有机肥、绿肥、沼肥,减少了有害物体对水体的污染。

顺着南水北调中线引水渠经过南阳城区的26公里线路,我们横穿这个城市。所见所闻,印证了前面的介绍,全程没有违章建筑,没有与国家工程相矛盾的场景。为了一条引水线路,这座城市的多处路段处于长期的闲置与等待之中。11月初,国家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李铁军沿中线考察,得知南阳人民所作出的牺牲和努力,紧紧握住南阳市市长何东成的手,感动地说:“你们做得很好,人民应该感谢你们!”

南阳,干渠穿过的第一座城市。在等待与期盼中,迎来的将是一个美好的明天。

方城:神奇难解的分水岭

方城,南水北调跨流域调水的分水岭,位于北纬30度附近,河南省的西南部。

23日下午,我们离开美丽的南阳盆地,一路风尘,赶往方城,来到这块神秘的分界线。说它神秘,是因为方城的地理坐标极其特殊。大家知道,北纬30度附近出现的一串串奇妙的地理现象,地球上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平地而起的仙山——峨嵋山,天下第一奇山——黄山,奇秀甲天下——庐山,海天佛国——普陀山,莲花佛国——九华山等中国众多的著名山脉从这穿过;美国第一大河——密西西比河,世界第二长河——尼罗河,中国第一江——长江等世界著名大河从这里流入大海;地球上最大的奇迹——埃及金字塔,大西洋最恐怖的地段——百慕大三角区,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的沙漠“绿洲”之谜,神秘莫测之湖——死海也均诞生和发生在北纬30度附近。方城也在北纬33度04分至北纬33度37分之间。

翌日清晨,县水利局张局长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一见面,我们就被局长介绍的一串串自然的巧合而迷惘惊奇。这里是北亚热带与南暖温带的分界线,县境北界恰在秦岭至淮河一线两个温度带的分界线上;又是长江淮河流域的分界线,分水岭自西北的鲤鱼垛、七峰山至东南的猴王山、白龙寨山斜穿全县,流域面积各占全县总面积的二分之一;即是南阳盆地和黄淮平原的分界线,县境为南阳盆地的东北部与黄淮平原连接的最外缘;又是伏牛、桐柏山脉的分界线,郑南公路境内段以西为伏牛山脉,以东为桐柏山脉;不仅如此,方城还是华北地台与秦岭地槽的分界线,黑沟——栾川——维摩寺——确山断裂从县境北部通过,断裂以北为华北地台,以南为秦岭地槽。这条充满神秘的北纬线,有许多奇妙的让人难以理解的现象。多少年以来,人们一直以困惑的眼光注视着这里。张局长还给我们说了方城一个神秘的自然现象,在县境东北部,还有一个“缺口”,这是因山地突然沉陷而形成的,地质上称为“地堑”,其形态为东北窄,西南宽,像喇叭状,为南北气团进出南阳盆地的走廊。这里因风多风大,又被当地人称为“风口”。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条件,给方城县的气候、水文、地质、地貌、土壤以及光热资源和生物群落都涂抹上了极具个性化的色彩,具有明显的过渡性、边缘性和多变性。因为方城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地形地貌“缺口”,而成为淮河流域与长江流域的分水岭,中线跨流域调水的分水口。所谓“五界一口”指的就是方城。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力量,在方城造就了得天独厚的天然地堑。垭口两侧地面高程达200米以上,哑口处仅为145米。地形的突然下降,为地跨长江、淮河流域的南水北调引水干渠创造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独特的地形地貌给方城这块弹丸之地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方城也因为有了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而名扬四海,因为南水北调中线选择这个自然“缺口”而名声大噪,因为有了这些神秘奇妙的自然现象,方城才有了历史上那么多与水有关的美丽传说和动人故事。据说,西汉时,先民们就已经在这里修坡筑堰,治水兴利。西汉建昭元年(公元前38年),南阳太守召信臣曾对赵河进行治理;北宋嘉祐元年(公元1056年),唐州知州赵尚宽再次对赵河进行治理,取名赵渠;明、清时期已有引水灌溉。民国32年(1943年),省当局在招抚岗规划凿井示范区,倡导井灌,灌溉少量农田。

沿着先民的足迹,我们来到方城县城东约一公里处的“缺口”。但身临其境,这个巨大的“缺口”并不是肉眼所能看出来的。眼前是一马平川,万顷良田,与广阔的平原别无两样。但一条河床的壕沟却清晰可见,壕沟内满是参差不齐的野草。县水利局办公室的李文龙向我们介绍说,因为有了这条壕沟,才有了“襄、汉漕渠”的故事,才有了这个古代著名的水利工程遗迹;因为有了这个真实的历史事件,当地的村民才称这条渠为“十万沟”。北宋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正月,京西转运使程能向宋太宗赵光义建议,请自南阳下向口(今南阳夏响铺)筑堰,引白河水入石塘、沙河,会蔡河达于开封,与湘潭漕渠贯通。数万人开沟通渠,挖至方城东,因地势高,水不能至;又增夫开挖,水仍不可通漕。时至汛期,山洪暴发,石堰被冲,工程被止。端拱元年(公元988年),再修,渠终未成。今天留有渠首、渠道遗址。仔细辨认,一条渐远的渠道一直延伸到村庄尽头,河床已干枯。如今,漕渠路线为国家确定的南水北调中线调水线路的必经之地。此前一段时间,联合国粮农组织、教科文组织,全国人大、政协,水利部等中外水利专家多次来此考察。我们向牧羊的村民问及南水北调之事,村民们个个知晓,不过我们说的南水北调在村民的口中被称之为运河。

郑州:东西南北中

摊开中国的地图,河南省会郑州,正好位于东西南北的中间。

传说,中华民族始祖黄帝轩辕氏建都新郑,并立一石柱,柱顶刻有“天心石”三字,寓意这里是天地中心。中州、中原、中国之称谓,皆缘于此。1267公里长的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自豫西南蜿蜒北上,出安阳,纵贯河南全境长达731公里,占干线总长的58%,是调水总干渠最长的省份。干渠经过的供水区有11座大中城市,30多座县城,也为全线之最。

群雄逐鹿,问鼎中原。得中原者得天下,古往今来,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自夏、商、周开始,20多个朝代在此建都,200多个帝王于此称帝。殷墟安阳,九朝古都洛阳,北宋百万人口大都市汴京等等,无不印证着这里有过的文明与繁荣。25日,我们踏访郑州,这天上午,河南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成立。分管全省水利工作的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接受了记者采访。

中线工程,对河南省影响深远。河南省不仅是调水区,更重要的是受水区,也是投资受益区。吕德彬介绍说,中线工程调水渠首始于淅川陶岔。丹江口大坝加高,辖内的淅川县要动迁16万人,移民安置和生态建设任重道远;中线一期工程分配给河南用水量38亿立方米,占调水总量的40%,是沿线受水区分配水量最多的省份;中线工程有50%的投资在河南,建设工期按7年计算,需水泥约250万吨,钢材44.5万吨,砂石料1300万吨,不仅为建材行业带来可观的利润,而且可为市场提供约6万个就业职位,还可带动电力、运输、餐饮等产业发展,对拉动河南省的经济增长将是全面持久的。所以说,河南人民是积极响应和支持这项伟大工程的。

中线引水干渠,在河南730公里长的干线上,要穿越地下煤海、深沟大壑、千古黄河,施工技术十分复杂。谈到中线工程的建设,吕德彬透露,河南是工程施工地质情况最为复杂、技术难度最大的地区。总干渠要经过潮河段的移动沙丘区,南阳、平顶山一带的膨胀土壤区和焦作市的煤矿采空区。当然,技术难度最大、最为复杂的是穿黄工程,引水渡槽或隧洞的规划方案,从设计到施工,都将是世界级的挑战,这在我国水利史上都将谱写新的篇章。

江、淮、河、海四大流域纵贯河南,按理说,河南不应该是缺水的省份。但恰好相反,河南又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大省。水资源人均212立方米,亩均304立方米,只有全国平均值的1/10,还不到世界人均水资源12900立方米的1/60,甚至还不及以干旱著称的以色列,不足他们的1/2。造成缺水的根本原因是水资源极度匮乏和用水量大大超过城市的负荷能力。因为缺水,只有靠开采地下水维持生产、生活。目前,全省的地下水水位每年以2米的速度下降。郑州、许昌、安阳、焦作等河南主要工业城市,不断传来令人忧郁的消息:地下水位先后降到60米以下,已出现不同程度的地面下陷,中原大地已形成一个1万多平方公里的“漏斗”。据2000年编制的河南省水资源规划,要保证城市日常用水,2010年供水缺口将达到29.7亿立方米,2030年将达到50亿立方米。

只有南水北调,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郑州严重缺水的最佳选择。在郑州市水利局,副局长赵佩璋高兴地给我们描绘南水北调工程将给郑州生态带来的可喜变化:“仅总干渠流经我市水面一项就相当于建200个一百余亩大的湖,将会彻底改变郑州地区干燥的气候,干渠两侧的水保生态林相当于干渠条带上增加60毫米的降水量,且每日吸收尘粉20吨,吸收有害气体350吨,吸收二氧化碳500吨,排放氧气360吨,对净化空气改变生态环境调节气候产生巨大作用。这样,人才能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相得益彰。”北上汉水润中原。穿豫而过的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在中原人民的心目中是一条碧水长流的生命河。有着9600万人口的河南,是全国人口最多的省份。走进这座充满着人情味的都市,你能感受到郑州在现代化城市建设的进程中跳动的旋律。宽阔的公路两旁,高耸的建筑,川流不息的车辆,错落在鲜花与绿色丛中的雕塑,处处展现着一座城市的生机与魅力。南水北调中线穿过郑州长达132.2公里,600万郑州人民听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就要动工兴建,一双双热情的眼睛洋溢出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期盼。因为南水北调,将给他们带来的是一片蓝天白云,晴天丽日。

安阳:水利人的红土地

安阳,豫之门户,中线总干渠穿过河南省的最后一个城市。

28日上午,我们采访组离开古都郑州,前往河南安阳踏访。

提起安阳,不能不让人想起20世纪60年代红透中国的红旗渠,这是一片彪炳中华民族水利史册的红土地,是让水利人深感自豪的地方。当年,周恩来总理曾自豪地向国外友人介绍:“新中国的两大奇迹,一个是南京长江大桥,一个是林县红旗渠。”

蜿蜒盘旋于太行山悬崖绝壁的“人工天河”——红旗渠,全长1500公里,通过1250座山头,架设151座渡槽,打通211个隧道,像一条美丽的玉带飘动于千山万壑之间,吸引着世界许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友人,前来参观,曾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水利在这片古老文明的土地上有着辉煌灿烂的历史。出安阳城北,在漳水南岸安阳县丰乐镇,建有一座西门豹寺,寄托着豫北人民对治水先贤的怀念之情。西门豹修建的引漳十二渠,数千年代代不废,灌溉着10万多亩农田的灌区,至今仍能觅到痕迹。 自从汉安帝修筑西门渠开始,又有史起修筑的横渠,曹操修筑的漳渠堰,隋代修筑的太平渠,唐代修筑的高平渠,无不印证着崇尚水利的安阳,与水有着难以分解的历史渊源。新中国诞生以后,红旗渠更是享誉中外。安阳人民用勤劳、智慧和铁打的肩膀,实现了“天上银河来到人间”的伟大誓言。

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安阳,有着令世人惊叹的殷墟文化。一个多世纪之前,甲骨文现身安阳殷墟,经过几代学者的发掘与研究,以甲骨文和青铜器为代表的殷墟文化,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中的瑰宝。中线南水北调引水总干渠由南向北进入安阳南郊,之所以沿西北划出一个半圆,再向北去,就是为了保护古城的遗址。在行程的途中,安阳市水利局办公室扣主任边走边向我们介绍说,这是市政府作出的决定,一定要绕开古迹,让古迹得以安全地保存下来,这足以证明当地政府令人钦佩的文化眼光。

中线总干渠穿过安阳地区的汤阴、滋阳两县和龙湾、阴都两区,全长65公里。下午三点,我们在市水利局总工程师冯靖宇的办公室,就有关中线工程的话题作了采访。冯总说:安阳地区辖五县四区,是华北地区“十年九旱”的城市,20世纪80年代以来,水资源日趋紧缺,特别是地下水超采严重,有些地方形成大面积的漏斗区。根据我们的调查,市区水资源多年平均流水量为16.4亿立方米,地表水源8.57亿立方米,目前全市年用水量22.1亿立方米,其中农业用水16.2亿立方米,工业用水3.5亿立方米,生活用水1.4亿立方米,仍缺水3—5亿立方米。南水北调调水计划分配给安阳市3亿立方水,将为安阳的经济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

在太行山东延的丘陵岗地与恒河冲积平原之间,蕴藏着丰富的地下水源。多年来,安阳一直有节制地开采地下水,用好地表水。建于恒河之上的小南海水库和彰武水库,相距不到20公里。除用于流域农田灌溉外,是安阳城区一批大型企业的生产主要水源。双全、汤河、琵琶寺、南谷洞、弓上、石门等6座水库,几乎拦蓄了安阳境内所有的河川径流量,支撑着安阳的工农业生产和经济发展。

在采访中,记者从市环保局获悉,为迎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开工建设,安阳市把保护生态环境放在首位。2003年5月份以来,市环保局先后3次组织环保专业骨干队伍,对全市400余家重点排污企业进行了明察暗访,对其中29家违法企业分别实施了关停。目前,全市共取缔关闭“十五小”“新五小”企业249家。经初步测算,工业粉尘削减污染4200吨,二氧化硫削减6070吨,COD减排2440吨。

今天,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将由西向东穿过河南最后一个地市。安阳作为红旗渠的诞生地,仍将一如既往地以当年建设红旗渠的精神参与南水北调的工程建设,以一流的施工,一流的服务,一流的创业精神完成这项具有历史使命的任务。

邯郸:请给我们救命水

30日上午,我们离开安阳古城,进入河北省文化名城——邯郸。邯郸,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进入河北省穿过的第一座城市。

走进邯郸,说起中线水源地丹江,个个知晓。南水北调中线办公室副主任张磊得知我们是从中线源头来的,高兴地说:“我们北方人都说丹江水好,我家里现在还存着丹江口水库的一瓶矿泉水。”水利局总工周赤举起酒杯,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今天敬你一杯酒,明天送我一江水”,言谈举止中,透露出真诚热情的邯郸人对中线调水的企盼、邯郸人民对水所持有的一种特殊情感。

邯郸是一个资源性缺水的城市,人均水资源量只有157立方米,仅为全省平均水平(311立方米)的51%,是全国人均水量的7%,属极为严重的资源性缺水地区。新中国成立以来,被水困扰的邯郸先后喝过四种水。上世纪50年代,他们喝的是浅井地下水;70年代末期,因水环境的恶化,改用自来水厂处理过的有异味的滏阳河水;80年代,滏阳河被严重污染,不得不从40公里外的源头引水;90年代末期,滏阳河源头水难以满足城市发展的需求,不得不改从55公里外的岳城水库引水。在座谈会上,周总说起邯郸人被水困扰的经历,满脸的艰辛与苦涩。当地民间流传的理发店剃头不给洗头、餐馆吃饺子不让喝汤的说法,是这座文化名城缺水的真实写照。

邯郸市的水质也是长期困扰邯郸人的一大问题。首先是高氟邯郸市高氟水县有11个,氟病村共有900多个,涉及人口110多万人,患有氟斑牙人数约4万人,氟斑牙患病率接近4%。其次是(微)咸水,微咸水分布在邯郸县、大名县等916平方公里,至今还有不少村队饮用苦涩或咸味的微咸水。第三是高碘,在对邯郸市成安李家町村的调查检测中,发现长期饮用高碘水也可导致甲状腺肿大。

邯郸的水也极具个性。市南水北调中线办公室古处长用4个字概括为:少,急,脏,乱。水少给邯郸市的水环境带来很多社会问题。由于缺水,1999年,邯郸市6大支柱企业多次面临停产,大量农业用水被生活、工业用水挤占,使实际灌溉面积减少;由于缺水,到目前全市还有近30万人的饮水困难尚未解决;由于缺水,马颊河等市内几条主要河流几乎常年干涸,生态环境不断恶化;由于缺水,引起社会矛盾日趋突出,争水、抢水等事件时有发生。水急表现在暴起暴落,如1963年汛期,8天时间就下了1300毫米雨水,剩下的357天只下了200毫米,而1996年汛期,3天时间的降雨量就达到了年降雨量的90%,下得水库没法存,不敢存,不得不放走。水急带来的水土流失现象也十分严重,市西部山区2805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积占山区面积63%。因为水急,造成河道淤积、水库废弃、土壤沙化、土地退化、好土地被冲走。水脏主要表现在污染严重。最近的水质监测结果表明,滏阳河东武仕水库、张庄桥断面为四类水,属中度污染;南留旺、苏里、莲花口断面水质为超五类,属严重污染;清漳河的涉县大桥断面为五类水,卫河龙王庙断面水质为超五类,属严重污染。主要超标物质有氨氮、硫化物、化学耗氧量、挥发酚等,1990年,永年、邯郸、肥乡三县小麦、大蒜因用了被污染的水灌溉,受灾面积分别达到6.5万亩和5560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500多万元;东武仕水库因污水的大量排入等原因,1995年夏季死鱼37000吨,损失2亿多元。2003年初,邯郸县又有几千亩麦苗因用被污染的水灌溉而枯萎。最后一个问题是水乱,主要表现为管理上混乱。上游的不管下游,管水的不管河岸,管河岸的不管向河里排污,管排污的不管治污,这是几十年来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古处长说起邯郸的水,一脸的无奈。

翌日上午,我们实地踏访流经城区的滏阳河。天色阴沉,河床柔和的线条渐渐消失在薄雾中。为治理这条河流,市政府从世行贷款6000万,按照高标准要求修建了十几公里长的护坡、砌衬,经过治理的滏阳河整治一新,成为城市最为亮丽的一条风景线。市水利局的同志向我们介绍说,城区的河道风景虽然亮丽,但河水不能饮用,只能作为市区的环境用水。我们向走在河边的一位中年人问及滏阳河的情况,他说:“这条河有水的时候,还好;没有水的时候,特别是夏天,走过河边,就会闻到一股刺鼻的怪味。”市水利局的同志说:“这条河一直流到海河,20世纪60年代,河水还很清,能看到鱼虾,不仅能行船,而且还能直接饮用,但到了70年代,河水污染越来越重,上游超标排污,危害下游。如今,流量减小,快断流了,河水早已不能饮用,只能用于工业和农业灌溉,水的功能已被单一化。”

我们驱车前行,来到一家化工厂,亲眼目睹冒着腾腾热气的白色污水被排进河道的情景。污水所经之处,数米高的树已枯死。看见这种情景,随同我们采访的市水利局的同志无奈地说:“工厂并不是没有净污设备,是因为成本高而不愿意启动。”

邯郸地下水超采严重。平原区70%以上的地区浅、深层地下水已严重超采。20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超采,地下水位平均以每年1.49米和0.52米的速度下降,仅1990年以来就累计超采地下水达50多亿立方米,并出现了五个较大漏斗区。新中国成立以来,因为地下水位下降,迫使打井深度从几米到几十米,再到现在的几百米,提水工具也从水车到离心泵到简易深水泵、工业深水泵,直到现在的潜水电泵,已经更新了5代。

在城区20多公里外,我们在邯郸县三陵乡姜三陵村亲眼目睹了一口水井被打到642米深的情景,这个数据相当于我们现在肉眼所能看见的4个丹江口大坝的高程。乡党委副书记董献军向我们介绍说:“这几年,原来浇地用的水井都废了,地里的庄稼只有靠天收,全乡5.5万亩土地,有近5万亩改种耐旱的红薯;地下水井从上世纪70年代的100多米深打到300多米深。”

邯郸踏访,所见所闻,让我们的心情变得十分沉重。要解决邯郸市水资源短缺问题,邯郸人别无选择,只有将希望紧紧地系在南水北调这根生命的链条上。

今天,邯郸人对水源区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请给我们救命水!”

燕赵大地:因水而困 盼水心切

1日中午,我们离开邯郸,驱车前往河北的省会城市——石家庄采访。

石家庄虽说是河北的省会,但城里人却戏称其为全国最大的村庄。城市二环路内至今还有48个村庄,庄外有城,城内有庄,现在城市人口已发展到900万。 战国时期,齐、楚、燕、韩、赵、魏、秦等七国争雄,当时在现今的河北省境内,北有燕国之地,南有赵国之域,所以后世就以“燕赵”作为河北省的代称。

北上的中线总干渠,由安阳漳河进入河北,沿太行山东麓和京广铁路西侧北行,途经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等境内25个县(市),从涿州市穿北拒马河中支进入北京,全长461公里,共穿越大小河沟201条,修建各类建筑物697座,大部分渠段从山前平原通过。中线核定给河北省的水量为35亿立方米,扣除总干渠输水损失,至各分水口门水量约30亿立方米。二期工程的分配水量为48.3亿立方米,到分水口门约为42亿立方米。

2日至3日,我们顶风沙,冒严寒,在燕赵大地实地踏访。

河北地处我国严重缺水的海河流域。全省大大小小水库有1100多座,但总库容却只有110多亿立方米,干旱年经常是有库无水,年平均降雨量只有536毫米,人均水资源量占全国的七分之一,属于人口、生态双重压力下资源型极度缺水地区。60年代后期,滏阳河可直通天津,70年代就不行了。邢台宁晋泽湖、大宁泽湖、大陆泽湖和文安洼地原来都是湿地,现在开辟成为滞洪区,良性循环的生物圈已遭破坏。市原有的7个地下水厂,现只有两个能用,而且还要加压,水质水量都不行了,水厂一直在寻找新的水源地。论缺水,河北沧州和恒水最为严重,当地水已经不能再饮用。为弥补地表水的不足,工农业生产、生活所用的水,大都是以开采地下水的代价来维持的。河北全省每年超采地下水50多亿立方米,目前累计已高达1100多亿立方米,是我们中线踏访中所看见的最为严重的“漏斗”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石家庄就已演变成四周高、中间低的地下漏斗形状,现在,石家庄市的地下漏斗面积已经扩大到300多平方公里,根据水文部门的预测,到2010年,还要扩展到410平方公里,平均水位埋深将达到49米,中心地带将达到58米,约75%—80%的含水层将被疏干。具有40年水利工作经验的老局长张昌信痛心地说:“地下水一旦被疏干,几百年都很难恢复,实际上,石家庄人现在已经预支了子孙后代享用的水源!”更可怕的是锅底形的“漏斗”结构,为城市的污水排放找到了一个畅通的通道。资料表明,石家庄市每年的污水排放多达2亿多立方米,加上农田施用的化肥农药渗透土壤回流到漏斗区,再被循环利用,这将断掉子孙后代的生路。石家庄市将演变成人类不宜生存的地方。有专家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曾经呼吁,因地下水被严重超采,石家庄有可能被迫迁址!

目前,河北省浅层地下水开采量已达到允许开采量的90%,水环境持续恶化。河北省有一些缺水地区因长年饮用地下水,引起氟斑牙、氟骨病和小儿佝偻病的人很多,沧洲、恒水身患脆骨病的人已相当普遍。当地政府曾对一所中学做过调查,学校90%的孩子都患有氟龊病,如花似玉的姑娘开口一笑,一口黄牙,不仅仅是这些祖国的花朵,即便是一位年富力强的中年人,骑自行车稍微不注意,摔一跤就会因骨折站不起来,老人行走更是要慎之又慎,摔一跤就可能爬不起来。

市水利局张昌信局长领我们来到约20公里外的市郊。沿途经过滹沱河的一条支流——小清河。张局长说:“这是滹沱河,原来有水,从左岸到右岸,还得摆渡,现在早已干枯见底了。”手指方向,能看到原来的河床上现在长满野草,草已枯萎,一片萧条。

华北平原,中国的粮仓,这里日照充足,土地资源丰厚。可是因为没有水,直接影响了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采访中,我们深深感觉到河北人对水的深厚感情。因为缺水,他们有太多的感叹;因为缺水,他们饱尝了太多的无奈;因为缺水,他们历经艰辛,刻骨铭心。

水,生命之源。京、津、冀三省市同属严重缺水的海河流域,面临着区域整体性、资源型缺水危机,河北则更多地承受着区域缺水的双重压力。即使是在这样缺水的条件下,河北人民也以服从大局为己任,每年拿出19.3亿方优质水,无私地贡献给北京和天津人民,现在,河北在自身水资源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决定按照国家发改委、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的决定,先期建设南水北调中线河北省段应急工程——修筑引水干渠,从太行山前的河北岗南、黄壁庄、王快、西大洋等大型水库向北京应急供水。

水是城市的润滑剂。被石家庄市民称为“民心工程”和“德政工程”的“民心河”,四面环城,今天已成为市民的亲水平台。1997年,政府投资6亿元,从黄壁庄水库引水3000万方,分东西南北环状绕城,循环用于改善城市的水环境。2000年,工程竣工以后,城市的园林建设和房地产开发,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记者在现场看见,“民心河”的诞生,不仅拉动了城市园林工程的建设,形成了15个公园景观,而且还调动了房地产商的投资热情。一些投资商纷纷看好有水有景的黄金地段,开发出一片片商品房,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采访市民,他们几乎异口同声:依水而建的居宅,不仅价钱卖得好,而且出手也很快。

城有水则秀,居有水则灵。踏访中,我们几乎天天都能听到这样的话:“我们河北人出差,看见省外优美的生态水环境,羡慕得不得了,就感觉到人家的生活质量高,那才是生活。回到家乡,看见河北省的地表水,有河皆干,有水皆污,只感觉反差太大。现在石家庄的房地产商,建房子先以水环境的好坏来衡量地皮的价值,水环境好,房价就卖得高,水是当地人最看重的生存资源和环境资源。”

燕赵大地,因水而困,盼水心切,渴望汉水北上!

“诺亚方舟”,生命之舟,这是远古时期美丽的神话和传说。

汉水北上,穿过华北平原,不仅仅是900万石家庄人,而且是6700万河北人民最后的“诺亚方舟”。半个世纪前,党中央在西柏坡指挥了震惊中外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召开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七届二中全会,奠定了建立新中国的坚实基础。半个世纪后的今天,石家庄人民为水而战,“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当了裤子卖了袄子,也要把南水北调工程办好”的义无反顾精神,托起生命的“诺亚方舟”,从容面对,精心打造生命之舟的宏伟框架。

2日上午,在省南水北调办公室,我们采访了耿六成主任 。

从上世纪80年代未,河北省就着力开展中线工程规划和可行性研究工作。20年来,河北省领导班子换任了6届,但都没忘南水北调,每年都拿出数百万元的专项基金,作为前期开发费用,仅前期准备工作,地方财政就已投入2亿多元。从1994年,省市勘察设计单位开展中线工程总干渠初步设计工作。至2000年底,河北省就已全面完成了中线总干渠河北省段原规划方案的461公里渠道和701座建筑物工程的勘测设计。目前,南水北调工程筹备处已归档正式成果报告1131册、设计图纸19152张。仅中线总干渠初步设计成果报告、图册就达445册。

河北省南水北调受水区包括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廊坊、沧州、衡水7个省辖市,18个县级市和74个县城,受水区面积6.21万平方公里,受水区人口约4000万。

下午,在河北省水利厅,韩厅长向我们介绍说,北来汉水,来之不易,为确保中线工程良性运行,充分发挥调水工程的综合效益,河北省将构建“两纵六横”的供水网络。“两纵”指中线总干渠和现有引黄输水干渠。“六横”主要指省内供水区六条输水分干渠工程。这一供水骨干网络体系,加上另外修建的数十座中小水库调蓄工程以及供水区地下水水源地(包括地下水含水层),形成了河北省外调水与当地水相互连接、四通八达、地表水与地下水互补互济的供水体系。供水区内7个省辖市、92个县与县级市均可就近从这一骨干体系中引水,保证城市工业发展用水需要。东部地区饮用高氟水的村、镇也可逐步从骨干网络体系及县城供水支线上取水,解决广大群众生活饮用水水质问题。

河北省计划中线工程实施后,城市用水主要由中线引汉江水来供给,不足部分由当地水源补充,以保证中线水能得到充分利用。当地地表水还供于农业,使地下水得以休养生息,也可保证工程水价能得到有效落实。

近些年来,石家庄、保定、邯郸、邢台4个省辖市相继建成了从西部山区水库引水入市工程,并在靠近中线总干渠附近兴建或规划了地表水厂。中线工程实施后,只需进行水源切换,就可将中线水送入各个水厂和用户。中线工程水质好,一些工矿企业不需修建水厂即可直接引用。东部的沧州、衡水目前也在部分使用引黄等地表水,中线工程水质好于当地水和引黄水,也容易做到与城市供水水源置换。

政府将通过出台有关政策,实现城市地下水禁采、限采和封井。这既是涵养城市地下水源、逐步改善地下水环境的需要,也是中线水得以充分利用的保障措施。城市地下水井封而不废,作为城市的应急后备水源设施,一旦中线来水不足,可以用于补充应急,提高城市供水保证率。

南水北调工程实施后,河北省供水区将形成外调水与当地地表水、地下水等多水并用的局面。为此,河北省将加快水资源统一管理步伐,及时出台相关政策,实行用水同区同价、同质同价,利用经济手段,提高外调水的有效利用率。

河北省已开始研究制定科学合理的水资源联合调度运用规则,准备出台《南水北调建设与管理条例》和《地下水控制开采条例》等法规。

目前,城区年缺水4亿立方米。根据预测,到2010年,石家庄城市的用水缺口仍为7.23亿立方米,南水北调通水后,初步计划分配给石家庄市7.21亿立方米水,可从根本上改善城市水环境持续恶化的现状。

俯卧在西柏坡脚下的岗南水库,是河北省最大的水库,它担负着中线京石段应急水源的补水任务。不久前,经北京有关部门监测,岗南水库的水质为二级,是理想的饮用水源。在岗南水库,我们遇见水库管理局局长武建军,他正在忙于筹建大坝加高工程。他介绍说,为了适应南水北调中线调控水量的需要,总库容15.7亿立方米的岗南水库,坝体将加高1.5米,总投资1.8亿,目前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即将动工。远古神话说女娲炼五彩石补天,堵住了天漏。南水北调无疑将从根本上解决和改善河北省水资源短缺和水环境恶化的问题,为燕赵大地置换地下水,修补“漏斗”带来新的转机。

“诺亚方舟”和“女娲补天”,只是远古时期拯救人类的神话和传说。今天,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将手牵汉江,千里北上,造福亿万华北人民,也将再次将神话和传说演绎成现实,成为华北人民企盼的美好现实。

保定:京津干渠的“蓝色通道”

3日傍晚,我们投宿保定,并踏访这个中线总干渠穿过的河北省的最后一个城市。保定,扼守北京、天津供水要塞,是汉水向北京、天津过境输水的分水口,总干渠从辖区内徐水县的西黑山分口,一条通向北京,一条通往天津,输水干线长度均为150公里左右,全部采用暗涵管道输水,以确保优质的丹江水顺利进入京津地区。因此,保定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京津干渠安全运行的“蓝色通道”。

保定,位于海河流域大青河水系的中上游,人口多达1050万,占河北省人口的六分之一,是河北第一人口大市,辖25个县区2212平方公里,山区平原各占一半。因地处太行山迎风坡,降雨在年际之间变化非常大,有时一年的降雨量可以在几小时之内完成,所以保定又以“旱似中东,涝似东南亚”而闻名,降雨多集中在7、8两月,有“七上八下”之称,人均水量只有300立方米,属资源性严重缺水地区。

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自曲阳县南洼里村东进入保定市,沿太行山山前平原至唐县县城进入低山丘陵区,途经曲阳、定州、唐县、顺平、满城、徐水、易县、涞水、涿州9县(市),于涿州市西疃村北进入北京界,全长165公里,占河北省境内渠长461公里的36%,设计有大小建筑物280余处,总投资约78亿元。

中线干渠惟一一座在线可调蓄水库,也在保定。2002年5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来到瀑河水库坝址考察,说:“如果说中线干渠是个直肠子,瀑河水库就是中线的胃,我们一定要把这个胃建设好,调养好。”瀑河水库,距徐水县35公里,调蓄量可达到2.4亿立方米,计划投资15亿元。

4日上午,我们采访组离开保定,驱车前往徐水。沿途道路崎岖,阡陌交错。我们爬上一个山包,站在这京津的分水口,迎着凛冽的寒风,望着如睡的西黑山, 县水利局党组书记李敏和摊开地图指着西南方向低矮的山丘介绍:“总干渠自西南往东北方向穿过,在这里设分水闸,东北方向是通往北京的干渠,正东方向是通向天津的干渠,在规划中,我们就考虑到了渠道经过的地方尽量避开村庄。”

西黑山,因黑石遍野而得名。这里是干渠渠首所在地,除通往北京的主干渠外,还有天津、沙河、廊坊三条跨地市输水干渠,其中,天津干渠全长144公里,途经徐水、容城、高碑店、雄县4县市,在保定市境内长82公里,占干渠总长的57%,境内有大小建筑物80余处。

寂静的西黑山,默默地沉睡在空旷的山野里。山前的麦地纵横交错,随着起伏的丘陵而变化。传说,西黑山有个黑山贼,占山为王,为防止有人外奔或侵略,黑山贼专门派驻一人长年看哨,扼守要塞。西黑山也因黑山贼的故事而得名。今天,这个村里居住着930户人家,3400多人,连老太太都知道湖北有个丹江口水库,丹江水要从家门口过。我们来到村里,正遇村民们排队接水。接水的村民听说我们是采访南水北调的记者,纷纷围上前来询问:工程什么时候开工?丹江水什么时候能送进村?怎么还不开工呢?村支书陈建国向我们介绍说:“我们村的人都盼着工程快点开工,现在全村有三分之二的人吃不上自来水,每天要跑到1.5公里远的地方挑水吃。原来村里的三口井,有两口井都干底了,全村的人都用这一口井提供的自来水。”村长刘素军高兴地说:“丹江水引过来也是一条大河呀,全村的人都等着来水这一天呢!”徐水县水利局吴局长告诉我们,保定有4个大一型水库,从1997年到现在,连续7年干旱,因为缺水,老百姓一盆水常常是先洗脸,再洗菜,然后再喂猪,不敢用肥皂。

中线工程在保定有22个供水目标,19个县(市)约871.6万人口受益。根据2001年城市水资源规划,到2010年,保定市城市缺水量为5.4亿立方米,河北省分配给的外调水量为5.13亿立方米,其中保定市区为1.93亿立方米。南水北调工程建成后,保定将形成“一纵三横”网络、“四水”联调的总体格局,一纵是指总干渠,三横为沙河、天津和廊坊干渠,四水为地表水、地下水、引江水和处理后的污水。

吴局长还告诉我们:“保定是河北省最深的漏斗区,有些地方深达400多米,地下水已经开采到岩石上了,彻底疏干了,省里想了好多办法,新上项目仅仅是杯水车薪,挖肉补疮,都不能彻底解决水源短缺问题,只有南水北调工程,才对保定有现实意义”

 

责任编辑:刘霄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