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庆南水北调工程开工

作者:许正甫 文章来源: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2005年12月30日
毛主席在1953年第一次视察长江时,对林主任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北方水少,南方水多,北方要向南方借水,要长委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有关部门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开展了对南水北调的研究。西线由黄委、长江委研究,中线由长委研究,东线由天津院及有关省、委研究。中线可以解决华北大部分问题。现在中线关键工程丹江口初期规模已建成,蓄水位157米,可以向华北调水;最近研究,为了保证调水量,准备在开始调水前,把丹江口坝加高到最终规模,蓄水位抬高到170米,调水量可以增加到145亿立方米。

——引自李镇南《治江侧记》 

 

2002年12月27日,通过电视新闻得知,朱总理宣布南水北调工程开工。继而出现了一系列的画面:其中有毛主席和林主任对话镜头,东、中、西各条引水线路示意图等。消息令人心潮澎湃,半个世纪前的往事历历在目。

1953年春天,长江委第二查勘队完成丹江口水库和坝址首次查勘,正在整理查勘报告的时候,孔处长匆忙地走到队部说:林主任传达了毛主席指示,要求我们到汉江上游寻找引汉济黄线路,立即行动。现在除手上有工作不能放下的同志之外,能去的都去。队长王明庶是一位老工程师,欣然受命,立即着手准备。首先准备了相关资料,如:汉江河道地形图、1:10万军用地形图、少量水文资料、降水资料、前人查勘报告、古籍《水经注》等。林主任所珍爱的在解放战争时期得到的一本1比200万彩色地形图,也破例地借给了我们。

凭借地图和一些资料,认为在汉江洵河口稍下的干流上,可以做高程约250米的高坝,形成水库,蓄水位可达450米左右;打隧道穿过秦岭,水流可直泄,经西安平川注入渭河、汇入黄河。洵河口以上的汉江流域面积约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汉江丹江口以上流域面积的1/2,估计水量约200余亿立方米。秦岭,自太白山至终南山从西向东,山脊横亘于北纬34度,与汉江渭水近似平行。据此,认为拟定的隧道走向可以与子午线同轨。地势南平缓北陡峭、山脊垭口(子午峪),高程约2000米,太白山3767米,终南山2604米,该山脉构成中国年降水量800毫米与400毫米的分界线,是北方水少的地理因素。我们就是要对此进行实地考察。5月初,准备工作就绪的长江委王队长亲自带队,到西安后停一天,雇了临时工搬运仪器和工具,再从西安向南,沿秦岭北坡,跨子午峪直奔洵阳。沿途查看访问,我们了解隧道所经地带的地形地貌及地质地震概况,中途在榨水县停了一晚,第三天抵达洵阳。接着在洵河口汉江段重点查勘,选择坝址。大家认为洵河口以下1—2公里河段条件最好:河道顺直,两岸山势狭窄、山坡陡、地质条件较好,可以就地取材建筑堆石坝。队员们称之为引水的“天赐宝地”。对着地形图作了简单的勾划。河谷地形偏窄,虽不利于其他水工建筑物的布置,但认为该工程只为引水之用,坝下游不必考虑其他工程,地形偏窄还可以节约工程量和造价。坝址查勘毕,次日开始其他外业工作,主要是考虑洵河河谷作为引水明渠,并与规划隧道衔接,以便分析。为此进行了测量、调查和照相,沿着洵河水边测量水准作河道纵断面,同时选测河谷大断面。当沿河底水准测到410米高程的两河口小镇时,队部在这里驻扎下。按计划此地已接近隧道入口处,是研究沿子午线水准过秦岭的时候了,这是王队长的“既定方针”,拟在此处参照北极星测正北线,据以跨秦岭测水准断面。队员们对此有疑虑。主要认为水准测量工作量太大,要跨越高程2000米的山脊,道路崎岖,沿途人烟稀少,时有狼豹伤人,生活食宿都成问题。有人还认为查勘阶段的成果,不必有这样高的精度。用现有的地形图,作为规划隧道工程量估算的依据,应该是符合要求的。讨论中谈到途中见一猎人家,墙壁上钉了一张豹皮,证实了沿途确实有野兽出没,这时王队长终于放弃了他一直坚持的跨秦岭的方案。当晚仍计划测量北极星东西大距,以定正北。于是我们架起了仪器,准备好工具和天文历围坐以静待。开始繁星在天,我们充满希望。可接近观测时刻,突然从北面生成时隐时现的云层,继而星斗逐渐被遮住,此次东西大距观测计划宣告失败。次日我们改用罗盘仪,定了一道磁北线,立桩之后,将隧道口前的北线展绘在地形图上。当日队员们从秦岭南坡而上,直抵山脊垭口。大家心情特别愉快,席地而坐,侃侃而谈。想着我们正在从事毛主席托付的重要任务,不禁油然地产生了美丽的憧憬:引水工程建成,隧道里的流水,静静地从这山体内流过,滋润秦川,滋润华北大地。根据初步估计,年引水200亿立方米,平均流量约600每秒立方米。据此开隧道的石方约4000万立方米,如果为增加开挖面,在隧道腰部设计一两个竖井,就可以加快施工速度。憧憬是美好的。等到引水时候,我们一定再来这里,现在回忆首次查勘情景,倍感自豪。

查勘任务完成得如此顺利,王队长似有丁点儿遗憾:沿子午线的过秦岭水准断面没有做。查勘工作一结束,我们马不停蹄,在西安不逛街也不游览,立即赶回武汉。没有两天,孔处长来了,又高兴地讲了毛主席会见林主任谈话的情景。既然从汉江引水可能,我们准备向林主任汇报。大约两三天,接到汇报的通知,由队长向林主任汇报。他汇报了查勘的简况、坝址的选择、库区淹没、隧道规模、引水明渠、引水水量及有关规划设想,还提出隧道子午线走向最为有利的建议。林主任仔细地看着图,不时会心地微笑,显得很高兴,还不时插话,进一步向我们阐述了毛主席的引水战略思想。队长回来后给全体队员传达。他有背诵《水浒传》重点片断的记忆力,传达得很传神,我至今记忆犹新。

没有几天,忽然接林主任通知,为第二查勘队胜利完成引汉济黄查勘的任务,设宴祝贺,全队参加。队员们齐去长春街小食堂赴宴。林主任首先致祝词,传达了毛主席在长江舰上给他作的指示,他和主席谈到从长江上游引水、西汉水引水等都有困难,然后毛主席问及汉江。林主任凭着他的知识判断,回答“可能”。此次派查勘队前往验证这项大胆的设想,果然如其所料,现在可以向毛主席汇报了。他又谈到这项引汉济黄的伟大意义。200亿立方米水量接近于半条黄河,效益巨大,这是长委一项重大任务。他的话使我们受到莫大的鼓舞。然后他举杯“干杯”,喝了一口,笑逐颜开地说,这白干性烈,大家随意。队员们感谢林主任的关怀。王队长代表队员们讲了话。酒不醉人人自醉,队员们没有喝酒,已被这种气氛感染得醉了,终身难忘。

第一次引水查勘报告提出后,引起了长委会广泛议论与思考,大多数人认为引水线路还应该向洵河口以下寻找,再做方案比较。第二查勘队又进入伏牛区探索可能入黄的两条隧道路线;还提出穿汉江-嘉陵江分水岭,引嘉入汉、引汉济黄等方案。不久,王咸成同志根据史料发现河南方城江淮分水岭有垭口,名始皇沟,早在宋代有人研究作为江淮引水渠道所经地,提出从丹江口水库引水经此处济淮济黄必然可能。王队长奉命带队前往查勘,惊人地证明这里是一个极其优越的明渠跨流域引水通道。这时丹江口水利枢纽的研究已有了眉目,坝址、水库测量有了初步成果。据分析只要正常蓄水位150米以上,便能有效地引水。这时丹江口水库水位正在150—170米之间作比较分析,认定过方城引水渠方案是最优选择。从此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进入全面系统的研究。在汉江丹江口以上年径流量约400亿立方米,从北方需水量考虑,汉江的水量远不能满足要求,还必须从三峡水库引水济汉,再引汉济黄乃至华北平原,一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序幕从此拉开,长江委为此成立了引水室,吴志达具体参与并领导该工作。规划方案先后编入1959年和1990年的《长江流域规划简要报告》。南水北调方案分三条线路,即东线、中线和西线,其中东线和西线很现实,工程系统,部分已具规模。规划东线和中线可引水1700亿立方米。东线由天津设计院和有关省、委负责,中线由长委负责,西线由长委和黄委负责。

东线在黄河以南可以说有很好基础,干渠可以充分利用大运河,并与洪泽湖、骆马湖相串联,第一期引水62.7亿立方米,第二期引水210亿立方米。其水源工程江都抽水站于1963年—1977年初步建成,抽水量为每秒473立方米。中线引水第一期100亿立方米,第二期145亿立方米,其水源工程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规模已于1974年建成,陶岔引水渠首枢纽也于20世纪80年代完工,已经具有引水条件。丹江口的最终规模蓄水位170米的前期工作已基本作好。遵照中央的决定,长江委已经组织了庞大设计力量开展工作。东线、中线规划1700亿立方米的引水量还需从三峡水库调水,三峡水利枢纽将于2009年建成,引水方案的实施,也将指日可待。至于西线工程,也有初步设想方案,并正在研究中。主要是长江上游西部地区的地形地质、生态环境等有关情况复杂,有待进一步调查研究和规划设计。1997年林主任又提出了三江联合调水方案。他称: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系从西藏高原的怒江、澜沧江、雅砻江、金沙江和大渡河南流的五大水系调水,穿过巴颜喀喇山入黄河,以黄河干流的大柳树枢纽为灌渠渠首把水引向内蒙西部,直至新疆东部地区各地。此项工程年调水约800亿立方米,是改造自然、改善生态环境,造福子孙、惠及万民的千秋大业。

林主任现年92岁,长期关心研究南水北调中、西方案。为了西线选择最佳的引水线路,他在20年中曾经4次登上高5000多米的巴颜喀拉山,1990年他第4次登上时年已79岁。1996年9月中旬,他提出的西线选线成果在中国科学院第61次学术讨论会上引起科学家们的高度重视和浓厚兴趣。1997年6月《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出版。

中央宣布启动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已经开工;中线工程的水源工程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规模早已完成,现在在长江委主持下,积极开展该枢纽的最终规模加建工作;西线工程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步伐而日益临近,不是遥远的未来。

责任编辑:周愿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