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江号 视频 正文

烈日下的荆江水文哨兵

来源:长江水利网 作者:赵昱婷 曾庆州 王君立 时间:2019年08月02日

长江从湖北省枝城到湖南省岳阳市云溪区城陵矶段,全长347.2公里,亦称荆江。自上游倾泄下的江水裹杂着大量泥沙,在地势低洼的江汉平原沉积,致使河床高出两岸平原,形成了“地上河”,便有了“万里长江,险在荆江”之说。

千百年来,长江中下游百姓为防御洪水而广修堤坝,荆江大堤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堤防。这条始建于东晋,有着长达1600多年修筑历史的长江防洪重点堤段束起荆江肆虐的江水,岿然不动地守护着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

烈日下的荆江大堤

与荆江大堤一道,为保大江安澜,默默坚守在这“九曲回肠”的长江最险河段的,还有一群荆江水文人。他们就像是防汛抗洪的前线哨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望着,观测水位、雨量及流量等水文要素,及时提供准确的数据信息,为荆江水旱灾害防御工作提供强有力的基础支撑。

7月23日,大暑,是一年中光热最强的时期,骄阳炙烤着荆江大堤。在靠近沙市水文站的堤坝上,两个显眼的刻度标示着44.67米和45.22米,这是1954年、1998年长江洪峰经过沙市水文站的最高水位记录。

沙市水文站是荆江河段重要的防洪控制站。当天起,三峡出库流量加大到30000立方米每秒,水文荆江局安排沙市分局和河勘中心共同完成观音寺大桥和调关弯道水文测验工作。水文303测船与水文207测船兵分两路,开展观音寺大桥测验后,随即驶至调关河段与水文119测船会合开展后续测量工作。

骄阳似火,地表温度一路飙升,江面如同一个巨大的反光镜,江水在高温的炙烤下蒸腾起热气。在测船上进行测量工作,犹如“蒸桑拿”。几次测验下来,测量人员的衣服干了湿,湿了又干,脱去救生衣时,衣服上已堆积起厚厚的盐花。

在处于高水期的监利水文站,为完整施测“长江2019年第1号洪水”的变化转折过程,测量人员主动加密流量测次,进行高水期走航式ADCP与流速仪的比测;在坐落于山清水秀的清江河畔的高坝洲水文站,工作人员不顾酷暑,进行测流仪器的清洗工作;在松滋河的新江口水文站,缆道测流取沙工作和遥控无人船流量测验比测同步进行;在枝城测验断面,一条测船和年轻的水文哨兵们头顶烈日,运用各式各样的采样仪器,开展水文测验。

工作人员进行取沙作业

7月24日,“长江2019年1号洪水”顺利入海。在荆江河段,本轮洪水受洞庭湖顶托和三峡出库调洪影响,水位流量关系复杂。荆江水文人充分发挥了防汛抗洪的前哨作用,在高温烈日下,精准完成了一次次测验工作,诠释了敢于吃苦,勇于担当的荆江水文精神。

在荆江大堤上距离沙市水文站几百米的地方,“九八抗洪纪念碑”面临长江,向世人讲述着那一段响彻寰宇的抗洪凯歌。而荆江水文哨兵的故事,仍在继续……

责任编辑:曾庆州
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长江水利网